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四百二十三章 看不下去了

第四百二十三章 看不下去了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怎么对不起我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能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能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!!!”

        蔡永庆一咬牙,说:“他在外面包小三,被我发现了,这些是封口费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屋里的气氛瞬间凝滞,苟贼妻子瞪大泪眼说:“你知道之后不告诉我,居然勒索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不是……保护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保护谁了!?”苟贼妻子又悲又愤,抓起墙边的拖把要揍他,“自打来了桑海,你整个人都变了,整天就知道要钱要钱要钱,出去吃喝嫖赌,还创业,你骗鬼呢你!是你害死了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过去劝慰苟贼妻子,“姐姐你放心,我们会查明真相的,请节哀顺变,日子还要过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苟贼妻子点头,“永庆,跟警,察说小三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着你的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快说!”她喝斥。

        蔡永庆搔搔头,“她就在附近一个小区里面,是个年轻的女主播,我上回偶然撞见姐夫和她在一起,问姐夫这是怎么回事,他求我千万别说出来,他告诉我这女孩是从外地来的,被人骗了,挺可怜,所以他提供了一些援助……傻子都知道这是骗人的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你知道她住在哪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……现在去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近为什么不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苟贼妻子非要跟去,她父亲拼命劝说,这才给劝回卧室,然后蔡永庆陪着四人下楼,身后传来父女二人的哭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蔡永庆不屑地说:“假如我姐夫是搞外,遇死的,那真是死不足惜!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培尧看不下去了,说:“小子,你姐夫尸骨未寒,你就说这种话,忘了他给你多少钱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?轮不到你来说我,你不过是我姐夫的小跟班罢了!”蔡永庆狂妄地说,他似乎已经忘了,能让他如此狂妄的靠山已经不在人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搞外,遇怎么就该死了?”苏菲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婆怀孕出去搞外,遇,难道还有理了不成?这种男人就该死!当然,勾,引已婚男的女人也不是好东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幸好法律不是你这种人制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难道想说,搞外,遇有理喽!”蔡永庆反唇相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拜托你少说两句吧!”顾凌都看不下去了,“跟警,察就这个态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你看着像警,察,至于她……”蔡永庆嘴角上扬,十分不屑地瞅了一眼苏菲,“看着像中学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一阵恼怒,每当听到这种讥讽她身高长相的言论,心里就噌噌冒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给我道歉!”顾凌严厉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道什么歉,我说错话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说错话了,侮辱执法人员,我们是可以请你去局里的!现在给你个机会赶紧道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靠,有这么严重吗?”蔡永庆嘀咕一声,对苏菲说:“对不起啊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道歉不是太真诚,但苏菲的气顺多了,扭头用,嘴型对顾凌说:“谢谢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笑笑,表示不必客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五人来到另一个小区的一间公寓前面,蔡永庆砰砰砸门,喊:“小妃,在家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门开了,一个瘦瘦的女孩打开门,她好像刚刚睡醒,睡衣外面披着一件外套,她实在太瘦了,完全是骨瘦如柴,细细的胳膊仿佛只有皮肤和骨骼构成,皮肤也是过于苍白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见外面这么多人,小妃吓得把外套裹紧,“为什么带这么多人来,他们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警,察。”蔡永庆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警,察!?”小妃一脸戒备,“喂,我可没直播过低俗内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不不,他们不是来找你的,苟贼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苟贼是谁?”小妃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姐夫,包,养你的人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哦哦,他怎么了!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翻了下白眼,说:“小姑娘,我们进屋说吧,外面有点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妃这才让几人进来,她回头瞅了一眼苏菲,嘀咕道:“到底谁才是小姑娘。”苏菲只好装作没听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屋子乱得简直不像一个女孩住的地方,进屋之后,蔡永庆自己换上拖鞋,从冰箱里拿了一瓶盐汽水,大咧咧地坐在沙发上,顾凌小声对苏菲说:“看来这小子,和这女孩挺熟的,一定是常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点头,她也察觉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坐下,简要说明情况之后,苏菲问:“你最后一次见到苟贼是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妃一边玩弄着衣服上的坠饰一边回答:“我压根就不认识苟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我已经把你俩的关系都告诉警,察了,你就实话实说吧!”蔡永庆说,并悄悄地挤眉弄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!”小妃摊手,“前天晚上见过一面,我俩去小区吃馄饨,回来一起听歌,打了会游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环顾四周,这是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,在桑海弄这样的房子,肯定要花百万以上,“这房子是他给你买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听他吹nb!是租的,我自己也是主播嘛,刚来到桑海,需要一个工作的地方,苟贼热心肠,给我租了一套房子,我俩是朋友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关心你们的关系,你知道他有什么仇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妃转着坠饰笑道:“他播游戏,天天有人骂他,该不会是嫌他打游戏菜的人把他弄死的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有可能是其它主播嫉妒他。”孙培尧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就不知道了,我俩其实也没有那么熟……你们可以走了吗?我刚洗澡,妆还没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我其实并不是很八卦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为什么突然说这个?”小妃下意识地看向屋子里的某处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指着衣橱,“请问,躲在这里面的人可以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衣橱慢慢打开,一个胖胖的男人满脸堆笑地出现,孙培尧震惊:“将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也是主播啊?”苏菲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平台的,也是播炉石的,你怎么会在这儿!”孙培尧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胖男人讪笑道:“我说我在修衣柜你们也不会信的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没事,我们不抓偷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主要是昨晚过来……找小妃有事……喝了点酒……在、在、在这过的夜……怕看见误会……”将军笑嘻嘻地解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