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四百二十章 上门调查

第四百二十章 上门调查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是不是死了一个游戏主播?”苏菲亮出警官证,“我们是×市来的刑警,在追查一起连环杀人案,我们怀疑这案子和我们正在追查的案子有关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是同行呀?我带你们去找徐队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到负责本案的徐队长,苏菲说明来意,徐队长说:“你们怎么知道和连环杀人案有关,以前有相似的手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。但我们锁定的一个嫌疑人,和死者是朋友,就当是警察的直觉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,警察的直觉?”徐队长从苏菲手中拿过证件看着,“×市?我倒是听说过那里的一些案件,你们就靠直觉破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性侵辩护律师杀人案、器官捐赠者谋杀案,侦破这些案件的时候,直觉确实发挥了不少作用。”虽然苏菲不想这样做,但要是不拿出履历,恐怕无法取信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徐队长果然十分意外,“这些都是你们侦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队长考虑了一下,苏菲又补了一句,“放心我们不抢功劳,以你们为主,我们获得的所有情报都会分享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队长笑笑,“分什么主次,大家是相互合作,别看这儿人多,可经验未必有你们小组丰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能和桑海警方一起查案,学习这里的经验技术,对我们也是很有帮助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相互学习,相互学习嘛!那就多关照啦!”徐队长伸出一只手,同两人分别握了握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来到现场,仔细观察了下,发现车旁边有张小桌子,放着从死者身上发现的私人物品,钱包、手机、车钥匙、证件、一副眼镜,钱包和手机上都沾了血,徐队长说:“死者全身上下都是血,命案我们也侦办过不少,但没见过血染得如此夸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车内应该不是第一现场吧?”苏菲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显然不是,凶手只是利用这辆车搬运尸体,我们正在找沿途的监控。”徐队长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想看下尸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队长带他们来到解剖室,死者的衣服被剪开,平摊在另一张解剖床上,那是一件秋冬款的黑色卫衣和一条牛仔裤,上面涂满鲜血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见死者的时候,顾凌下意识地捂了下嘴,“真的好魔幻哦,平时在直播间见到的主播躺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死者年龄约三十岁以上,大概是因为工作需要久坐,腹部有一圈脂肪,其它部位却很瘦,他的脸上有戴眼镜留下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楠上前检查死者,他的胸口有一处纵长型的刀伤,江楠说:“手指、足趾僵硬,尸斑出现融合,角膜轻度混浊,推测死亡时间在十二小时左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厉害啊小姑娘。”徐队长说,“队里的法医也是这个结论,刚刚测了提温,具体死亡时间是昨晚9点左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小声对苏菲说:“那样的话,孙培尧有完完全全的不在场证据,当时他在直播呢,这案子和我们没有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要查吗?现在退出虽然会被同行笑话,但也没多大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看着死者的脸,“我想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们就查!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队长问:“对了小苏,你刚才说你们盯上的嫌疑人和死者是朋友,那人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道:“一个叫孙培尧的主播。但昨晚我们去他家拜访他,他应该是有不在场证据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意思是,当时你们和他在一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他在小区附近的工作室直播,时间从下午四点到晚上十点,我们有看那段直播,中途我们替他妻子去工作室送饭,确认他确实在里面工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啊,这两人关系很密切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在主播圈里,他俩是焦不离孟、孟不离焦,特别铁的哥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他一定能提供一些有价值的线索,你们既然去找过他,那询问工作就拜托你们了……哦,我并不是在指挥你们,只是建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紧!”苏菲笑道,“我们也确实有这样的打算,毕竟去过一趟,轻车熟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菲菲,看下这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把他们唤过来,她发现死者紧握的拳头中攥着一小片塑料薄膜,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,收进证物袋交由徐队长处置。

        徐队长说:“我们准备开个简单的案情讨论会,你们也来参加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来到一间大办公室,徐队长和大伙介绍三人的时候,一帮单身汉表现得特别兴奋,江楠有点认生,红着脸小声打招呼,大伙排着队过来跟她作自我介绍,在徐队长的喝斥之下才有所收敛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坐下来说:“果然还是阿宁这样的软妹子更招人喜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啊,我觉得你更有魅力。”顾凌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我就收下你这句恭维,宽慰一下被朋友比下去的受伤的小心灵。”苏菲开着玩笑,习惯性地想把脚搭在桌子上,一想起这里是外地,又收敛了形状。

        徐队长打开投影仪,放一些死者的资料,主要是从微,博上截取下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死者陈晨,是一名游戏主播,艺名苟贼,籍贯航州,年龄34岁。今天早晨在中潭路一座公园附近的小道上被发现他的车以及尸体,从初步尸检来看死因是胸口被利器刺入造成心血管破裂,死亡时间为昨晚9点前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下面有人发问:“他是播啥游戏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《炉石传说》吧我记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《炉石传说》是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把魔兽的各种角色做成卡牌,相互较量的游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举手说:“b站有他平时直播的视频,要不让大家看一下他的工作状态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行。”徐队长找到一段视频,点击播放,由于绝大多数警察都没玩过《炉石传说》,看苟贼在那打牌只觉得一头雾水,有人说:“这人话好多呀,打个牌怎么这么多废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直播间有人送礼物,苟贼大咧咧地说:“谢谢idxxx的朋友送的火箭,感谢这个b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噗嗤”,有人乐了,说:“他平时就这样感谢别人打赏吗?那不是骂人话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