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四百一十九章 很失望

第四百一十九章 很失望

        邹文静回复:“找你的,在家吃饭呢,我麻烦人家送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培尧回复:“你也真是,还叫人家送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然后搁下手机,继续嘻嘻哈哈地打游戏。

        回来之后,苏菲说:“原来直播间就是一个一室一厅的小房子,很普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给你们看《逗鱼时刻》吧,有我丈夫露脸呢!”邹文静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那个!教科书般的亵渎,哈哈,逗死我了。”顾凌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玩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要不怎么看得这么起劲,苟贼的直播我也看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吐槽:“我真怀疑你平时有没有好好工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个家叨扰到十点,孙培尧下班回来了,一进门看见三个陌生人,问:“你们找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孙先生,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谈谈。”苏菲说,他闻到孙培尧身上有一股气味,像是刚刚洗过澡,可是工作室似乎没有洗澡的地方,另外他的头发是湿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邹文静说:“他们是代理商,想找你接广告,他们人可好了,在家陪我聊天做饭……你们在客厅谈,我带孩子回卧室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不用,我们想请孙先生喝杯茶,外面有茶室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的。走吧!”孙培尧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到附近一家茶室,苏菲亮出证件,孙培尧愣了片刻,“警察?警察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在查两年前发生在高岭的杀人案,案发当时你在山上的民宿住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培尧笑了,“我的天,你们也太敬业了,这算跨省追查么?那肯定不是我干的,我怎么可能杀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那是一宗连环杀人案,之后在其它地方也有相似的案件,我们需要你提供不在场证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培尧站起来离开,然后又折回来,“你们来出差,就为了打听这个事,还帮我媳妇做饭,这样,作为感谢,我替你们付酒店的钱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,我们能报销的。”苏菲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改天请你们吃饭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必客气,我们该走了,你早点回家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培尧就此告辞,苏菲看了下手表,顾凌说:“看来嫌疑排除了,得,再去找下一个嫌疑人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奇怪,他身上有一股紧张的味道……会不会他有别的亏心事呢?”苏菲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又不了解他平时什么样,也许他只是有社恐。”顾凌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耸肩,“这个人从外形气质上看,很符合我心目中嫌疑人的模样,不过不在场证据很过硬,确实没有再怀疑下去的理由……我跟方队长说一声,明天就回去,继续查别的线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江楠惊讶道,“就这样走啦?好不容易来趟桑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戳她的脑瓜,“你还想去迪斯尼玩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好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作梦呢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!”江楠又失望地垂下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就在附近找了一家酒店,旅途劳顿,苏菲洗个澡躺床上很快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隔日一早,他们在附近吃生煎馒头和咖喱牛肉汤,闻名已久的美食吃到嘴里也就那么回事,江楠说:“正经的生煎馒头在市里面有几个地方卖,要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你留下来玩吧!”苏菲说,“顺便找个桑海男人嫁了,给人家生个孩子然后被甩掉,等我们案子破了过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静安寺、城隍庙、迪斯尼、外滩,来都来了,至少去一个地方见见世面!”江楠还在极力争取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我可以订下午的机票,我们去外滩逛一圈,吃个饭,也不耽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!”苏菲斩铁截铁,“每个地方都玩一天,案子不要查了!?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失望地垂下头,顾凌苦笑道:“菲菲,你比方哥还要冷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心里面揣着案子,我哪有心情玩,等‘凭栏客’抓住了,我们回×市泡温泉去,好不好?”苏菲压根不敢松劲,她心里一直在怀疑,三个月以内能不能抓住“凭栏客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我想今天去玩……”江楠用最小的音量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好玩的,在电视里看不都一样吗?”苏菲摸摸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你,这完全就是大人不带小孩出去玩的老套借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承认自己是小孩喽?”

        吃完东西,他们乘地铁去飞机场,准备坐上午的航班离开,顾凌在地铁上刷着微,博,突然惊叫起来,“喂!苟贼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苟贼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孙培尧的那个主播朋友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拿过手机看,是微,博上刚刚出现的消息,游戏主播陈晨(苟贼)今晨在中潭路附近的一辆车里被发现,胸口有一处伤口,那辆车是他自己的,目前警方正在介入调查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神情悲凄,“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菲菲,我们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是我们要查的案子。”苏菲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我们现在在这里,苟贼又是我很喜欢的主播,上次在竹榻村遇到一具无名男尸,大家一致同意去查,案件撞上咱们就是一种缘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竹榻村和这边的情况不一样,桑海警,察多,设备比×市还好,人家需要我们这几个外来的和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顾凌咬着嘴唇,这时地铁停了,他说:“我申请在这里留几天,我至少要看一眼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下了地铁,苏菲无奈地叹息,看着顾凌站在月台上,又期待又失望的表情,苏菲心里那个叫作“直觉”的声音在对她说:“留下来!留下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在车门关闭前一秒,苏菲拉着江楠下车,顾凌喜出望外,“我就知道你会留下来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是一个团队,靠你自己能成什么事,走,去看一眼吧!”苏菲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!”顾凌感激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乘地铁来到中潭路,跟路人打听,问了好几个人,一个大妈说早上是在路边发现了一具尸体,警察已经连车带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他们来到该辖区的刑警支队,即便是桑海,这种刑事案件也数罕见,况且死的又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立案,警察们正忙忙碌碌,三人走进来,被人拦下问:“寻啥宁呀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