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四百一十六章 满地打滚

第四百一十六章 满地打滚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他确实很强,潜心练拳多年的他,比一般武警还要强悍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我像头雄狮杀进羊群一样,交手不到两分钟,前面的流氓已经倒成一片,后面的人挤不过来,听见同伴的号陶声,也心生怯意,一些人甚至扔了武器逃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揪住一个流氓的脖领子,伸出拳头,流氓吓得以手遮面,大喊:“妈妈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变拳为掌,一巴掌扇在这名流氓脸上,把他打,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直起身,满地呻吟打滚的流氓像收获后的麦穗,王昊错愕地后退,“你……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迈过人堆朝他走过去,王昊尖叫一声,扔了武器就跑,但却发现周围的每条小巷都站满了人,那些正是长期以来被他欺压的村民,流氓被暴揍的消息很快传遍家家户户,让大家鼓起了勇气,来到这里见证村霸的倒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让开!”王昊吼道,“拦老子的话,你们想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村民个个攥着拳头,怒目而视,一名大汉喊道:“打死他!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男女老少齐上阵,把王昊按在地上又踢又打,王昊抱着头不停打滚,喊着:“警察救命,要出人命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停下!停下!”我试图拉开人群,他的声音却被村民们愤怒的吼叫声淹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顾凌冲天开了一枪,听见枪声,众人这才停下,我说:“都住手,你们想从受害者变成施害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家惭愧地低头,一个村民哭着说:“我们实在太恨他们了,这些年把我们折磨得死不如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法律会还你们公正的,去找绳子把他们绑起来,不许再动手了!”我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答应着,找来绳子,很快将一众流氓都捆成粽子,像工厂里的瓷娃娃一样摆成一排,有村民上前请示:“领导,我可不可以往他们头上撒泡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一脸无奈,“不行!谁也不许动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领导,打人要拘留几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七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值了!”村民说罢,扬起巴掌就抽在王昊脸上,其它人也跃跃欲试,恨不能把王昊给分尸。

        光是拦住村民不对这帮人动粗,就把几人搞得精疲力竭,以致于最后把一个过于冲动的村民当场铐了,大家才有所收敛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就算这样,人家还是往主任家走去,决不能饶了那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待他们赶到主任家门前,只见一辆破旧的面包车被人群围在路上,大家抓着汽车摇晃,几乎要被摇散架了,车上坐着的人正是村霸大妈,她满头大汗、焦急万分,冲着拦车的村民叫骂。

        失去了武力后盾,村民已经完全不惧怕她了,一些人伸手揪扯她的衣服,把她的袖子撕成一条条的,还有人从地上抓起沙土朝她脸上撒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想,倘若他们坐视不理,村霸估计会被愤怒的群众给活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住手!”我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光是喊没有用,我从顾凌手上接过手枪,对天开了一枪,众人这才消停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家冷静一点,从现在开始,交给我们来处理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走过去,当她打开车门的时候,看见车上有几个鼓鼓的麻袋,露着钞票,都是些旧票子,真正意义上的民脂民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,逃跑的时候还不忘记这个……给我下车!”苏菲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下!我不下!你们有种把我杀了呀!”大妈伏在方向盘上耍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让村民动手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大家又群情激奋,个个摩拳擦掌,准备收拾这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给你台阶就识相点,赶紧下吧,这个村里现在人人盼着你和你儿子死,只有我们是保护你们安全的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妈流着眼泪,看见苏菲手上锃亮的手铐,“我有关节炎,可不可以不戴那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冷笑,不由分说拽过她的手,铐上,拖下了车。

        被从人群中带出来的时候,苏菲简直提心吊胆,生怕哪个村民伺机动手,每双眼睛都喷着岩浆似的怒火,这情景就如同解放初期,村里的恶霸被打,倒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偏偏这女人还主动挑事,对周围的群众叫嚣:“我做错了什么!谁来统治你们不都是一样,天底下哪个官不贪,父母官父母官,你们孝敬父母不是应该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话未说完,苏菲一巴掌掴在她脸上,说:“你算什么东西,居然敢用‘统治’这个词,真拿自己当武则天了?你这样的人存在一天,别人就要多受一天的罪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打得好!打得好!”群众们欢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帮人被关在村支部的几间空房里,群众一直不愿意散去,处置完他们,我责备苏菲:“你干嘛动手?诉讼的时候她再告你一状,我们又有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啦,我打得很轻,没有证据的。”苏菲笑道,“况且当时那个情况,我不‘意思’一下,就该群众揍她了,这叫‘保护性扇耳光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都是你有理!”我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也没闲着,我让村里其它干部出来主持工作,派人去电信局把光缆修好,又派人去县里报警。

        隔日,四人在饭店里围桌而坐,吃白菜萝卜火锅,这种火锅也就是吃个汤头,大姐过来笑呵呵地问:“味道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村里面的蔬菜真新鲜,我这种平时不吃萝卜的都吃了好几块。”苏菲笑道,“可惜不够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得了吧!”江楠说,“你吃辣的程度,对普通人就是致死量,饶了我们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说说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给你们加个好东西。”大姐拿来一个小碗,里面有些小颗粒状物体,苏菲眼前一亮,“油渣子!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给你们烫到锅里。”大姐把一碗油渣子都倒进锅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没听说过这种东西,苏菲解释说:“就是肥肉炼完油之后剩的渣,特别香,尝尝。”说着夹了一点放在顾凌碗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尝了一个,眉毛扬了起来,说:“好香啊,很有嚼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这可是好东西,十斤肥肉炼出来就这么一丁点,还可以包饺子,或者跟白糖拌在一起吃……那种吃法太腻了,我想着就头疼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