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四百一十五章 实力吊打

第四百一十五章 实力吊打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把江楠叫醒,她迷迷糊糊地问怎么早起来去哪,苏菲小声说:“我哥哥看着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江楠立马清醒,麻溜地穿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人来到位于村西头一座小丘上的村支部,那是几间平房,门窗统统被砸坏,门前像破庙一样杂草丛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弄成这样?”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就因为村支书说了几句批评她的话,她带人把这里砸了,还在地上放一捆草叫村支书吃掉,意思就是骂村支书是个牲口,简直丧尽天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种人当初是怎么当上村主任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啊,在村里是出了名的泼妇,从小把个儿子溺爱得跟宝贝似的,长大之后在外面喝酒打架被判了刑,当时她到处送礼想搞个妇女主任当当,村里人都知道她的德性,怎么可能让她上?这女人只要吵不过人就脱,裤子,诬蔑对方强奸她,简直笑话,哪有强奸自个脱,裤子的?后来他儿子刑满释放回来,听见他母亲受了‘委屈’,拿刀去找村干部算帐,这女人估计想明白了一个道理——枪杆子里出政权,就叫儿子纠结一帮社会人员,在竞选村干部期间挨个找前任村干部,要么送钱要么威胁,这才混上一个小村官……她用这一套手段把自家人全部发展成干部,什么贫困补助、残疾人补贴,甚至希望工程捐的盖小学的钱,她和那帮人全部吃光抹尽。万幸她不是党员,儿子又判过刑,所以村支书她一直当不上,不过她正在培养自己的一个没犯过事的侄子入党,也许再过几年,整个村都是她的天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的功夫,顾凌已经走进屋里检查坏掉的广播,他说:“机器被人浇了水,里面的电路板都锈了,没有替换的零件是修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能从别的电子设备上拆下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有个别的主意,我可以把上面的喇叭拆下来,改成一个扩音器,那个构造简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抬头望了一眼,说:“动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他们把支喇叭的木杆给砍了,卸下上面的喇叭,顾凌一通捣鼓,弄出一个交流电的扩音器,试了一下,可以用,但声音没有广播那么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个扩音器已经不错了,我说:“一旦话喊出去,咱们和他们的矛盾就彻底激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迟早要来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微笑,捏了捏拳头,“快刀斩乱麻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拿过扩音器,站到房顶上,向全村喊话:“各位村民,我们是×市市刑侦局刑警,我们将坚决打击盘据在此地,长期欺压、勒索百姓的村霸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请你们来村支部,向我们提供村霸的犯罪证据,我们在这里等你们!请相信法律的公正性,恶人必将遭报应,他们要为自己做的一切恶行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乎每家每户都想立即跑到村支部血泪控诉村霸的恶行,可他们又在犹豫,瞅瞅邻居出门了没有,想再等一等,等有人动身了自己再出门,谁也不敢当那个出头鸟。

        空荡的街上出现了一帮人,原来是王昊和他的手上,他拿着半截砖头砸在一户人家的窗户上,玻璃应声而碎,骂道:“看看看,是不是想去告状?都tm给我听好了,警察就四个人,他们在骗你们,他们自己都泥菩萨过江了,你们要是有一个人敢离开家门,去告状,哼哼,老子打断他的腿!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少开着的窗户又紧闭上了,远处,苏菲把广播内容又重复了一遍,王昊朝那个方向望了一眼,骂道:“tmd,还敢跟我玩这一手,走,弄死他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昊哥,真的弄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打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女的也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来那么多废话,敢动手的就往死里打,走,取家伙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喊过话,苏菲坐在屋顶上说:“好像没什么反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你的一番话也未必能让大家马上勇敢起来,但只要把希望散布出去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手搭凉棚,“有人来了,而且来者不善,他们拿着家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快?”我震惊,解下手枪交给顾凌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诧异道:“方哥,不用枪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枪只能往天上开,又不能杀人,把他们揍一顿比吓唬他们更实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笑道:“那你下次索性带个发令枪,方队长是不是已经迫不及待了,有合理合法的架可以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?”我说,心里却在想,还真让小魔女说中了,看着这帮人耀武扬威,他早想收拾他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这帮人从巷子里涌出来,手上拿着木棍、农具,王昊站在人群前面,骂道:“臭条,子,敬酒不吃吃罚酒,我们在这里把你们干掉,埋了,谁都不会知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拉开拳架,勾勾手指,“来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昊气得鼻孔冒烟,把脖子扭得喀喀作响,吼道:“打断他们的腿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帮人沿着小坡冲上来,我调整呼吸,大喝一声冲上去,这声势把冲在最前面的一拨流氓吓得一愣,就在这一瞬间,我已经腾跃起来,一脚踹在他们胸口,一排人像多米诺骨牌似地倒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干死他!干死他!”王昊站在一棵树桩上鼓舞士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流氓从摔倒的人群两侧冲出来,一个流氓抡起棍,子朝我头上砸来,我向侧面一闪,右手接住对方的手腕,左手从对方的肩膀下面穿过去,朝反方向折他的关节。

        流氓负痛大叫,木棍脱手而出,我接住木棍,扔到另一个准备偷袭的流氓脸上,打得后者鼻血直流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又有两名流氓朝他头上抡棍,子,我侧身闪过,用肩膀一撞,两人连同后面的五、六个人从坡子上摔了下去,他顺势一记斫掌劈在另一个流氓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楠看着我一个人力战乌泱泱的流氓大军,简直惊呆了,“他这么强的吗?简直太男人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想,对方人虽然多,却是乌合之众,加上坡道狭窄,把他们的人数优势化整为零,前面摔倒的人反而会妨碍到后面的人,对付一两个人,以我的实力完全是吊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