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四百一十四章 哭笑不得

第四百一十四章 哭笑不得

        我指着村庄的方向,只见屋顶上有几个鬼祟的人影,几乎与无边夜色融为一体,不仔细看完全发现不了,“逃不了的,只要我们一逃,他们马上会追来,在野外遇害,我们四个就真的人间蒸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说:“咱们不是有枪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他没带,苏菲的枪放在杨队长那里,至于我,枪里只有七颗子弹,刚才威慑歹徒的时候打掉一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我想他们不会马上动用武力,毕竟还是忌惮咱们的警察身份的,我们回饭店大姐那里,歇一宿,养精蓄锐,看看明天早上能不能想办法离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好可怕!头一次遇上这么疯狂的人!”顾凌捂着嘴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却哈哈大笑,“太刺激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笑得出来?”江楠皱着眉头责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笑,难道哭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四人回到饭店,大姐说:“怎么这么晚才回来?饺子都沱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姐,晚上我们要在这里留一宿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没问题呀,你们在这我还安心点,待会我给你们拿铺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早上有车离开村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每天早上八点,有辆大巴车经过,只有这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十点多,大姐去楼上休息了,四人就在饭店里打地铺,顾凌和江楠都是头一回睡地铺,感觉很不适应,夜里的村庄一片死寂,耳朵里反而会产生嗡嗡的幻听,顾凌躺了很久也没有睡意,盯着天花板说:“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经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兵来将挡,不要怕他们,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。”我劝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方哥在,我当然是不怕的……方哥,你能打过他们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武力解决,是最后一招,希望不要走到那一步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我猜对方也很害怕,杀警察可不是闹着玩的,放我们走也不可能,多半明天会来找我们谈判,试图拉拢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那就就坡下驴,反正先离开这里,再搬救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沉默不语,他比较担心的是,等他们一走,这帮人立即销毁证据,或者潜逃,眼下只有和外界取得联系才是上策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提出一个话题,“大伙睡过的最糟糕的地方是哪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回答:“解剖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停电的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大笑,“那也算?我睡的最糟糕的地方是……尸体旁边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说:“我也睡过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摇头,“我的情况和你不一样,方队长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翻了个身,“睡觉啦!还说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切,难得有联床夜话的机会,江楠,卧谈一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不要打扰大家休息吧!”江楠压低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宿睡得很不踏实,为了防止夜间出什么事,我把枪也带在身上,硌得很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噩梦不断的一夜总算是过去了,一阵汽车的声音把四人吵醒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三人来到外面,外面停着一辆卡车,王昊等人从车上跳下来,叼着烟,眼神轻蔑,王昊说:“臭条,子,昨晚为什么管闲事,还把我兄弟打伤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回敬:“村里的光缆是你剪掉的吧,不知道破坏通讯设施要判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呸!”王昊吐了口痰,“老子杀人放火都不在乎,还怕这个?我明确告诉你,在竹榻村,是龙得盘着,是虎得卧着,否则休怪我们不客气……不过我妈愿意再给你们一次机会,晚上她在家里备一桌酒菜,你们四个过来,赔礼道歉,也许我妈宽宏大量,能放你们一马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不禁笑了,“你妈只是个村干部,连村长都不算,她放我们一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臭娘们,我和你说话了吗?”王昊瞪着牛铃大的眼珠,“在竹榻村,我妈就是天皇老子,就是武则天,谁来都没用!晚上六点,别迟到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大手一挥,他和众流氓爬上卡车,扬长而去,甩了三人一脸尾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拿手扇了扇,说:“太嚣张了,他哪是什么村干部的儿子,简直就是个太子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晚上这场是鸿门宴吧,我们还是别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摇头,“我想他们的目的仍然是拉拢同化,矛盾还没有激化到你死我亡的那一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!”苏菲指着周围,居民纷纷从窗户露出头,在看着他们仨,“村里的百姓一定不希望我们被同化,我们是他们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默不作声地回去了,他在饭店里抽着烟坐等,想等八点钟来车了,搭车离开这里,至少要出去一个人通风报信,他准备让江楠去,剩下的人在这里盯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等到八点半,仍然没见任何车辆的影子,大姐站在门口张望,说:“奇怪,今天车怎么不来!从来不迟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叫住一个小孩,派他去问问,小孩离开二十分钟跑回来,说:“饭店阿姨,那帮痞子在村口把车拦下来,叫车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得,我们能想到的办法,他们也想到的,他们是真打算把我们困在这个村。”苏菲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只能见机行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‘见机行事’是指晚上去赴宴,摔个碗掀个桌子,表明一下你不会被收买的立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有更好的办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摊手,“我们应该主动一点啊,我们是四个人吗?不,我们不是四个人,我们背后还有一千多名沉默愤怒的村民,在王昊划出道让我们选的时候,我们应该反将一军,发动群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发动群众……”我沉吟着,“别太过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我不是要搞革命,只需要大家站出来就足够了,眼下最关键的通讯问题,村民可以替我们解决,他们能围堵我们四个,难道能围堵一千个村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对了!”大姐激动地说,“大家已经忍他们忍了太久了,大家平日里不敢声张,只能把那对母子的名字绣上袜子上踩他们……小姑娘,你真是比男人还有胆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姐,村里有广播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啊,村支部有一台,但已经坏了,主任家里也有一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也许我能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陪你们一起去!要站出来,我愿意第一个站出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