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四百一十三章 追凶

第四百一十三章 追凶

        后来更过分,我晾在院子里的内,衣裤经常不见了,起初我以为是被大风刮走了,可是找遍整条巷子也找没着,邻居跟我说是吴建国鬼鬼祟祟拿走的,我一想到他拿我的衣服干什么,我就恶心得浑身起鸡皮疙瘩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说了,这丢死人的事还越说越起劲了!”吴波无力地阻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警,察来调查情况有什么不能说的?人在做天在看,吴建国这几年一直s扰我,搞得我们都想搬家!”

        吴波说:“一个巴掌拍不响,我不信你当初相亲的时候,对他没什么表示,不然吴建国怎么可能一直对你念念不忘,你嘴上不说,心里肯定美坏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地良心!”小琴站起来,“我但凡跟吴建国说过一句不守妇道的话,天打雷劈,你怎么就老怀疑我跟他有什么,人家调,戏你老婆,你怎么不去找他算帐!你就是个孬种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么没找过他,上回他来咱家调戏我,我不是拿镰刀把他吓跑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别吵了。”我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吴波憋了太久的委屈不吐不快,“你说你和他没什么,他还纠缠你,这话我是肯定不信的!我看电视剧,那些被强奸的女的,不都是自己不检点,净去些不好的地方,你老老实实在家他能找你麻烦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这样的情况城里也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吴波像找到了知音,说:“对吧,城里这种事一定很多,女的不自爱,就休怪人家骚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笑道:“我是说,城里持您这样观点的男性,也有不少,但凡男女之间的纠纷,不管三七二十一,马上跳出来说女的有问题……你自己老婆你不相信?那你要相信谁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道:“唉唉,你就别在那拱火了……吴先生,说下案情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吴波搔搔鼻翼,“那天晚上我和小琴干完活回来,把中午的剩饭热热吃,看会电视剧就睡觉了,要说不对劲吧,就是睡觉的时候小琴说闻到一股臭味,我说八成是有狗在巷子里拉屎了吧!到了天快亮的时候,我们被呛醒了,满屋子都是桐油的味道,呛得我直咳嗽,赶紧把窗户打开透气。我上回刷门买了一罐桐油没用完,搁在那个炕洞里面,我以为是老鼠碰翻了,哪知道一看,吓坏了我,里面有一双脚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以为是进了贼,拿棍,子敲炕缘叫他出来,那人不动,我拿棍,子捅他也不动。我和小琴合计半天,大着胆子把人拖出来,居然是吴建国那王.八蛋,他穿着棉袄棉裤,裤子脱到腿上,露着……露着那东西,脸红扑扑的,嘴上好像还在笑,我拿手一摸,人已经没气了。哦对了,我想起来一件事,11月7号晚上我和小琴过了夫妻,生活,当时听见下面有动静,只是当时没多想,也没心思想。后来我才明白,我们在上面弄的时候,这王八孙子在下面听着动静打,飞机,唉,真恶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吴波叹气说道:“人家死在我家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,死者身上的衣服呢?”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,在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吴波从炕洞里掏出一个用报纸裹起来的包,惭愧地说:“我们本想等风声过去了,把它悄悄烧了,就当作这事没发生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家里死个人,不报警?自己处理,你是不相信公,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吴波低着头,“我们也是怕呀,怕事情张扬出去,王昊才不管人是怎么死的,死在我们家就是我们家的责任,上门打我倒是次要的,主要是怕主任趁机罚款,住在这个村,我们干什么都得特别小心!”说着,吴波用袖子擦了一下眼泪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戴上手套检查死者的衣物,衣物完整,口袋里有手机、钥匙、手帕等等,另外棉裤上有白色的精斑,像是擦拭上去的,内,裤里沾着一些排泄物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用手机朝炕洞里照照,问:“炕洞里有多少桐油?”

        吴波回答:“半罐,大概……这个碗这么粗的铁罐子,用纸盖上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他的死因很明了了,吴建国可能是进来偷东西,被回家的吴波夫妻给堵住了,临时钻到炕洞里避一避,结果听见他们交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!”我提醒她,当着当事人的面,措辞别这么生猛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立马纠正,“听见夫妻二人过夫妻,生活,吴建国一时兴起开始自.慰,这期间动作太大弄翻了桐油罐,自.慰完因疲惫睡着了,期间吸入大量桐油气体,空气不流通、桐油的毒性、固定的姿势,这诸多原因造成了他的心源性猝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吴波巴巴地问:“那警,察同志,我们没犯法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回答:“吴建国的死,你们应该不用法律责任,不过发现尸体后不报警,用这种极端的方式处理尸体,让警方浪费大量人力物力来调查,这件事情你肯定是有责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吴波低着头说:“我们认识到错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拍了下他的肩膀,“但也多谢你把我们引来,让我们了解到此地的水深火,热,今晚早点休息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四人离开了,顾凌问:“接下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通知杨队长过来结案,顺便多带些人处理这些村霸……”我掏出手机,“咦,我怎么没信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掏出手机,“我的手机也没有,无线信号也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四人的手机都没了信号,我突然意识到什么,“混蛋,一定是他们搞的鬼!马上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    四人赶紧去找他们停在村外的车,小村夜里没有灯,一路上黑洞洞的,顾凌总觉得那些阴森的小巷里,手持利器的流氓在暗中观察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停在村外的车时,我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,走近一看,发现车玻璃被砸碎了,轮胎也被刀砍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畜牲!对警,察下手?”苏菲不可思议地说,“他们疯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,

        “并不是每个罪犯见到警,察都会吓得蹲在地上,真正穷凶极恶的家伙,是连警,察也敢杀的。”我若有所思地说,“他们害怕我们把消息传出去,想困住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害怕地说:“没有车,咱们步行离开这里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