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四百一十一章 万分激动

第四百一十一章 万分激动

        大姐说:“小姑娘,我觉得你很勇敢,那么多人都敢上,不愧是当刑警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助长她的气焰!”我说,“菲菲,这趟回去必须给我写份检讨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垂着头,这副可怜巴巴的模样让人很难把她和刚才那个暴力狂联系到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姐给几人倒杯水,坐下来说:“唉,我男人不在家,主任派人上门收修路费,我说过两天的,哪知道他们当晚就来找碴!真是太可怕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修路费?”顾凌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修她去下地狱的路吧!还不是变着法收钱,我们村里盖房子要罚款,生孩子要罚款,出殡也要罚款,但凡能t到油水的地方那女人是绝对不会放过,如果不交钱,哼哼,她儿子就会带人晚上上门‘催收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像今晚这种事经常发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经常了!”大姐摇头叹息,“那女人看谁不顺眼就收拾他,隔三差五都有人被打得躺到卫生所,对面住的陈四,有一次和主任碰上没打招呼,当天晚上就被这帮人揍了一个小时,没有一个人敢说话……也许外面的世界早就是二十一世纪,但是这里,当你踏进竹榻村,你就来到了万恶的旧社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阵沉默,我对苏菲说:“菲菲啊,不是说好了我们要演戏么,你这一拳直接撕破脸皮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低着头,小声回答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也好,有今晚这一出,警方就有理由把这帮人控制起来了,等控制起来再慢慢调查他们的底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姐激动地说:“你们当真要抓他们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!难道以前没人报警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姐摇头叹息:“村里水太深了,一是没人敢出头,就算好不容易盼来外面的人,也了解不到真实情况!他们可会伪装了,哪怕真把事情闹大了,那帮流氓会自己拱个人出来扛雷,他们管坐牢叫‘上大学’,已经有十几个流氓‘上大学’去了,可是动不了流氓头子——那对千刀万剐的母子,他们缺人手就到社会上招募,或者找村里一些无业游民,只要走个小仪式,拿烟头在耳朵上烫个疤就是自己人。这帮流氓吃香的喝辣的,个个占着低保名额,有些人还有残疾证,领着国家补贴。上次有个村民的儿子在网上发贴曝料,被主任知道之后,知道他们一家什么下场吗?老子被打断了腿,亲姐姐当面被一帮流氓糟蹋,那孩子也被打坏了腰,大白天呀,村里没人敢吭声……唉,我们的眼泪只能咽到肚里,这里就是地狱!人间地狱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大姐掏出手帕拭泪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敢相信在国泰民安的今天,居然还有这种光怪陆离的事情上演,沉默的四人心里都涌起一股怒火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夜晚,王昊从拖拉机上跳下来,指挥着一群人剪线,小弟不懂,问道:“要剪哪条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昊叫他拿上工具,开始攀爬信号塔,王昊掏出烟点上一根,一边抽一边不耐烦地点脚,这帮警察不识抬举,明明都收了钱,还替村民出头,把他一个兄弟打伤。

        主任马上意识到事情不对,这四个警察白天只是在演戏,眼下第一紧要的就是把村里通讯给切了,防止他们搬救兵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名小弟凑过来说:“昊哥,我记得破坏光缆是犯法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犯什么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像是有这样一条法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帮编法律的人真是闲得蛋疼,剪自己家的光缆犯哪门子法,快查查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弟掏出手机,正在查询,发现没有网了,这时身后的流氓叫起好来,上面的流氓已经把光缆给剪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临危奉命去剪光缆,这个流氓心理压力巨大,因为以前没干过,也不知道那东西有没有电。

        剪完,他才松口气,结果乐极生悲,往下爬的时候脚上的橡胶鞋滑了一下,流氓拼命地挥舞手臂想保持平衡,还是从高处摔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下面的人吓得四散奔逃,只听见砰的一声,震得王昊烟灰都掉了,他扭过头,一脸错愕,“摔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弟过去检查,说:“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白痴!”王昊愤然骂道,“埋了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弟传下王昊的命令,大家慢慢挪过去,把尸体抬上拖拉机,小弟一脸狗腿相地询问王昊:“昊哥,那个……他死了,他名下的低保能给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昊点上根烟,慢悠悠地呼出一口,突然一巴掌扇在小弟脸上,把他推倒在地用脚狂踩,“低保,低保,低nmd保!这时候还跟我说这个,我cnm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帮人在拖拉机上站着看,有些人还露出看热闹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发泄发,王昊跳上拖拉机,命令开车,拖拉机突突突地开走了,地上的人慢慢爬起来,擦抹着脸上的血泥,一个人坐在田里呜呜地哭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饭店里,大姐把村里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全部给我反映了,村霸做的这些恶事,听得四人胸膛火热,恨不得马上把他们收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转眼到了九点,大姐说:“你们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没。”顾凌诚实地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没吃,我去煮点饺子,一起吃吧!”说着大姐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感慨,“这帮村霸真的太坏了,为什么这么多年,都没有人搜集材料去告他们,或者跟警方反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他们害怕报复,相比这批流氓打手,每个村民都是势单力薄的,如果报警没起作用,报警人的下场会很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‘沉默螺旋’理论吗?”顾凌说,“当一个人感觉自己的意见是少数时,就不敢表达出来,这种沉默又会加剧其它人的沉默,最终就是这种万马齐喑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希望我们这股外力,能打破这里的僵局。”我说,他发现苏菲低着头不说话,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是这样,“菲菲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……对不起……”苏菲消沉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事已经过去了,你别自责了。”我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摇头,“我有暴力倾向,正是因为这样,陈叔叔才叫我当警察,把我的暴力倾向转化为对抗犯罪的力量,我以为我已经转化得很成功了,结果又变成这样,头脑一热,完全丧失了理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