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四百零九章 百草枯

第四百零九章 百草枯

        大妈狐疑地看向我,完全不知道苏菲在唱哪出,我会意,责备苏菲:“喂,话哪有这么挑明了说的,不像话!我们去别的村也没有直接开口要钱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哟,方队长,我看这位大姐是人才,把村民管得服服贴贴的,不趁机捞点都对不起她的治理有方。你最近不是缺钱么,你包的二奶天天嚷嚷着要买车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气得要冒烟,演戏就演戏,哪有这么瞎说的,但也不能戳破,“干刑警本来就不是肥差,要不我怎么一直申请想调到海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妈两眼放光,像外星人在地球发现了同类一样,勾着脖子问:“你们也贪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轻描淡写地回答:“也就是偶尔捞点外快,都是小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早说!?”大妈一拍大腿,回屋去了,拿出四个信封,给我那个明显要厚些,她塞到四人手中,满脸堆笑道:“一点小意思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您太客气了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啥,村里刚收过修路费,韭菜不能割得太勤,晚上我研究研究,看能不能借你们这次查案巧立名目捞一把,到时候我们五五分帐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收一茬税能拿多少钱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妈挤着眼说:“村里上下一千多口人呢,一人收一百也有十万了,晚上我考虑一下,方大队长,你有时间晚上来吗?我们一起研究研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露骨的眼神,让我都鸡皮疙瘩,嘴上却答应着,“有时间的话我就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离开大妈家,苏菲数着手上的钱,“呵,这红包够大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说:“我真没想到当法医还能收到红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钱啊,留着当证据吧!”我说,“菲菲,你刚才那招也太险了,万一演砸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摊手,“不会的,我算是看明白了,她就是个作威作福的村霸,手下养着一批流氓为她效忠,这种人一叶障目,自然而然地推己及人,认为天下乌鸦一般黑,哪怕我们演得再拙劣一点,她也会相信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后这种事还是商量一下吧,突然试探,我真是捏了把汗,唉!”我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……刚才你们说话的时候我录音了。”顾凌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干得好!”苏菲伸手作了一个拍他后背的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谢谢……咱们现在去哪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去那家饭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走到饭店门口的时候,我突然示意大家跟着他进了一条小巷,转弯的时候苏菲发现身后吊着两个人,她低声说:“村霸不信任我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瞧你干的好事。”我停住,迎面走过来的那两人突然被拦下,一脸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大咧咧地问:“兄弟,村里哪有招待所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原来你们在找招待所啊!”其中一人说,“我带你们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二人带他们来到一间空屋,道:“村里没有招待所,你们可以住这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掏钥匙打开门,并把钥匙取下来交给我,笑道:“想住多久住多久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见屋里家具齐全,似乎以前是个三口之家,问:“这谁的房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主任没收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收?从谁手上?为什么没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你就甭问了,我们也不能说,总之这是主任的房子,随便住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四人进屋的时候,那流氓把手搭在门上,打量着江楠的身材,说:“城里妞长得真好看,晚上别搞太大声哦,村里人都睡得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想挨揍?”苏菲冷冷回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说你,小孩子横什么横?”说着,两流氓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攥紧拳头准备发作,被我按住手腕,摇头示意她别冲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俩并没有走,而是蹲在对面的树下抽烟,继续履行监督的职责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骂道:“人渣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能不能不要老是胡来啊?”我埋怨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不爽地抱着双手,“被评头论足的又不是你,你当然能沉得住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了,别说了。”江楠说,“我就拿他们当会说话的动物看……你们肯定要收拾这帮人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收拾也是用法律手段收拾,所以眼下低调,多了解一下这帮人的所做所为,我再叫当地公安介入调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叶哥,你办这种案子没经验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!”我被说中了,掏出一根烟叼在嘴上,“是啊,可不得摸着石头过河吗?”指指自己的烟问苏菲:“抽根烟不介意吧,憋一上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抽吧,反正屋里气味也不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弄点吃的吧,在大妈家压根没吃饱,我看看有啥食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结果只找到了一把挂面,一捆青菜,顾凌一阵踟蹰,他从没下过挂面,江楠说她来吧,用厨房里现场的调料煮了四碗阳春面,端上来的时候大家都夸赞好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嘻嘻,厨房里有猪油,放了一点。”江楠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猪油长什么样?”顾凌问,招来三人惊讶的目光,他搔着头说,“我是没见过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‘肤如凝脂’这句诗吗?凝脂就是猪油。”苏菲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跑到厨房一看,惊叹道:“真的呀,白白细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吃完饭,我考虑要不要出去查案,但那条小巷白天似乎没人,他沉吟道:“你们觉得吴建国的死会是怎样的意外?目前来看中毒的可能性较大,弃尸人要处理尸体,说明吴建国的死ta有责任,倘若让王昊那些人知道,估计饶不了ta。但普通农家能有什么毒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当然是百草枯之类的农药喽!家家户户都有。”苏菲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问题是发生什么意外,会让吴建国把别人家的农药喝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流氓斗狠?”顾凌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过尸体,身上白白净净的,这类型流氓多半是胆子比较小,打架总是在后面助威的,我不认为他能干出来喝农药的狠事,况且也没有流氓用这种方式斗狠的,玩命不说,效果也不够冲击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插了一句:“从解剖来看,他应该没有喝毒药,大部分毒药都有腐蚀性,可是他的口腔、食道都很干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