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四百零八章 做实验

第四百零八章 做实验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顾凌,我们来做个试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啥试验?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未落,我把顾凌抱了起来,顾凌吓得哇哇乱叫,我从巷子中段抱着顾凌走到巷口,苏菲和江楠跟在后面看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 放下之后我喘了口气,“我的天,真重,下雨天估计更吃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死人的话会更沉。”苏菲说,“我很好奇,为什么人死了会变重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解释:“不是变重了,只是活人被抱着的时候会不自觉地调整重心,所以感觉没那么吃力,死人就像物品一样,重心不稳,抱尸体的人就得多花很多力气来平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考虑,道:“我算是比较强壮的了,从刚才的试验看,一个人搬运尸体很困难,我觉得搬运者可能是两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一点我刚才也想到了。”苏菲说,“要打开储物舱的话,无论弃尸人有多壮都必须腾出手,那就意味着要把尸体放在地上,当时下雨,地面泥泞,可尸体身上非常干净,说明肯定是两个人……”沉吟片刻,她说:“共同处理尸体的人一定关系非常亲密,他们是父子或者夫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的时候,苏菲注意到一户人家的窗户露出一双眼睛在窥探,四目相对,那双鬼祟的眼睛立即消失在窗帘后面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看了下手机,“快中午了,该去吃饭了吧……我可以不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我也不想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这么任性,我相信弄清楚这个村的怪相,对破案是有帮助的,不止吴建国的事情,王秀才也是这帮人里面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秀才不是已经排除掉了吗?”苏菲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再打听打听,杨队长毕竟是外人,我想听听村里人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考虑了一下,“那个大妈喜欢你,应酬就交给你了,反正是你答应下来的事情,我们就当个人型摆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指指自己,“我也去吗?这种场面我应付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啦,吃个饭而已,随便应付一下就行了。”我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向沿途的村民询问大妈的住处,村民指给他们看,那建筑不要太显眼,宽阔的四方大院,贴着净白瓷砖,上面铺着红盖瓦,院墙一角有座木塔,上面安装着喇叭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他们来,大妈热情地迎出来,拉着我的手握了又握,苏菲看见王昊等人在另一间屋子里吃饭,几个男的坐没坐相,腿搭在条凳上,捧着粗瓷大碗呼噜噜地往嘴里扒拉面条,王昊一边咀嚼一边冲江楠飞个媚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是一伙的,苏菲暗想。

        走进客厅,顾凌小声说:“一个村干部这么有钱,怕是来路不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显而易见。”苏菲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妈已经炒好几盘蔬菜,一碟鸡蛋,她从柜子里拿出密封包装的德州扒鸡、卤兔肉,豪迈地撕开,里面的肉冻撒在桌上,把这些放在大碗里,又拿出一瓶五粮液,笑道:“没啥菜,喝酒吗同志?”说话的时候,她只盯着我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执行任务,不喝。”我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来客人了呀!”王昊走进来,伸手要来抓碗里的肉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滚滚滚,跟你朋友到外面玩去!”大妈赶紧把他推开,然后笑着跟我说:“不成器的儿子,整天没个正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酒给我留点啊!”王昊说,冲江楠挑了几下眉毛,看得江楠一阵哆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去去!”大妈不耐烦地作驱赶鸡鸭的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妈坐下来,拿起筷子在桌上墩墩,腕上的金手镯发出响动,她堆着笑脸招呼道:“吃吧,都是家常便饭,不要嫌弃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挺丰盛的。”我也拿起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城里人保养得很好,警察都长得这么俊,打算在村里呆多久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边吃一边聊,苏菲感慨我的随机应变能力,到底是卧过底的人,大妈又是夹菜又是敬酒,眼角的笑纹就没有消下去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有人在敲院门,大妈搁下筷子出去开门,开门的时候苏菲看见那是一个气质文弱的眼镜大叔,大妈朝里面看了一眼,居然走到外面把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立即跑出来,见院里没有其它人,就把耳朵贴在大门上偷听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叔说:“家里来客人了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城里来的警察,老吴家儿子死了,正在查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我听说了,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……下半年的修路费收上来了,您看下帐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没交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杨家、老李家,还有开饭店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想死!”大妈咬牙切齿,“开饭店的那两口子,上次还敢跟我顶嘴,说国家没有这种税,tmd,你甭管了,我叫我儿子去‘教训’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主任,有警察在呢,你悠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怕什么?一帮小青年而已,只知道查案子,不会管咱们的事情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别太张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滚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赶紧回客厅,我问:“你胆也太大了,听见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这个村确实有问题。”苏菲指指大妈的座位,“这位就是万恶之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算是有收获,准备撤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妈回来了,赔着笑脸道:“村委会的人来说事儿,不好意思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吃饱了,下午还得继续查案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这就要走啊,也没吃几口呀!”大妈一脸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民脂民膏吃着不香。”苏菲突然说,我惊呆了,她这是公然挑衅。

        客厅里的气氛瞬间降到冰点,四双眼睛都惊讶地看着苏菲,大妈啪的一声放下筷子,目露凶光,“小姑娘你啥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把身体前倾,笑道:“您当村干部,捞了不少钱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拼命摆头示意她别说了,可覆水难收,不知道这小魔女在打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妈冷下脸,“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,我当村干部一向是爱民如子,你可以到村里打听打听,谁敢不说我为官清廉!谁敢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笑了,拿起五粮液给自己倒了一杯,一饮而尽,道:“敞开天窗说亮话吧,我们这次来查案,也是苦差事,能不能借您的一方宝地捞点外快?”说着,苏菲搓着两根手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