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四百零三章 再生命案

第四百零三章 再生命案

        房间里,苏菲和顾凌把耳朵贴在门上,果然听得清清楚楚,苏菲走出来说:“这个房间隔音性很差,住在这儿的人可以记下来……我们再试试那个房间。”苏菲指着这一排的第二个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测试,只有拐角同一侧的第一个房间能听见走廊拐角处的谈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去把老板的登记薄借来了,四人回到房间,我走来走去地说:“仔细想想,凭栏客杀完人把人绑在树上,确实有种惩戒的意味在里面,难道说他一开始就盯上了私德有亏的陈大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吴倩周围的关系也可以查一查,没准凶手认识她,所以放过了她。”苏菲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认识就要放过?”江楠说,“难道凶手暗恋她?那位姐姐确实有种特别的气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靠!”苏菲吐槽,“你这什么恋爱脑思维,假如凶手是熟人,在之后的调查里,自己会暴露在警方视线下,对于凶手来说,暴露率自然越低越好,尤其是这种快感型杀人犯,他们会本能地避开熟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…”江楠羞愧地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!”顾凌从登记薄上抬起头,“重大发现,住在那个房间里的人是孙培尧!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人凑过来看,江楠说:“太好了,找到凶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忍不住想戳她的大脑门,“拜托,只能说这家伙有嫌疑,值得一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不是个游戏主播吗?网上应该可以找到!”我掏出手机查微,博,“找到了,好像是玩卡牌游戏的……炉石传说你们听说过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相信这屋里只有你没听说过。”苏菲吐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没玩过呀!”江楠举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坐下来,翻看微,博,顾凌打开电脑,搜索他的视频,没想到他就在夜间直播的,苏菲搬椅子过来看,孙培尧主玩术士,顾凌说:“我以前玩过一阵子,这好像是比较猥琐的套路,爆对方的牌,彻底破坏构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好像还挺有名气的,这样的人有可能隔三差五出去杀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他的微,博每天都有更新,显示的地点是桑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老家哪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安徽宣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那不是第五起命案发生的地方吗?这个人很符合我对凶手的画像,我们可以去见一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太好了!”顾凌说,“这趟没白来,锁定了一个嫌疑人,我之前还担心啥也查不着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大多数情况不是查不着,而是一大堆线索,不知道该查什么,我们也别太乐观,这个人有许多不符合凶手的地方,比方说他的工作不能随意离开本地,我们列出一个嫌疑人名单,第一第二第三,一个个排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方哥,网络主播也不一定就得在本地直播呀,就算在外地也一样可以工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,可以找录播的视频,或者问问水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查!现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顾凌一阵为难,“我们现在不是下班时间吗?我和月月约好了一起打游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赶紧查……查完可以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站起来,“我们走啦!这屋里烟味真重,同情一下瑞士军刀!”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一早,苏菲看见正在收拾饭厅的吴倩,打了声招呼,吴倩说:“早上好,今天天气不错,准备去山上玩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我们可没这么福分,你吃早饭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起吧,我们有些问题想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吴倩面露难色,苏菲补充一句,“放心,不是关于你的事情,主要是想了解一下你的人际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其它人下楼,苏菲点了豆浆油条糍粑,几人一边吃一边询问,吴倩自打创业失败窝在这里,人际关系一直没好好打理,能列出的熟人就五、六个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天南海北的都有,其中有一个叫王秀才的人居然就是附近那个小村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是怎么认识的?”苏菲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呃,我有个影视公司的朋友过来拍他们村的农副产业,这期间我去帮忙,认识的他,算不上朋友吧,之后他经常发短信,有时候会过来玩,因为是熟人会给个优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说:“姐姐你是不是有很多人追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倩呵呵一笑,“以前是有过,现在窝在这小山里面,哪有机会认识人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问:“有个叫孙培尧的人,是个游戏主播,你认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孙培尧?”吴倩回忆着,“他是我姐的朋友,我和他没说过话,他老家是江西的,来这里玩过几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王秀才离这儿最近,可以先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今天就动身!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倩说:“你们不多玩几天,高岭还有不少景点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好意,我们查案没时间,希望以后有机会来吧!”苏菲说,“对了,我们现在退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替你们办手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临时的时候,吴倩找苏菲要了微讯号,说:“很高兴认识你,苏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是,再见!”苏菲和她握了握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山的时候,狗子欢快地跑来跑去,先跑到一段距离候着,见他们没跟上,又跑回来,精力实在旺盛得让人羡慕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楠说:“有钱有闲,到处浏览名山大川,结识不同的人,倒有挺有意思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其实你要真那么闲,反而会觉得没有意思,快乐都有边缘效应,为什么有些过气歌手都吸上毒了,就是因为太闲没事干,不停地找乐子,找着找着就吸上毒了,所以说工作才是活着的真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没有尸体解剖,确实也挺无聊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的叫什么鬼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乘缆车来到山脚下,发现昨天那辆大巴车停在下面,一群游客围成一群,议论纷纷,我的直觉告诉他,有事情发生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我们走过去问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死了个人!!!”导游说,“刚才打开行李舱一看,把我吓一跳,以为是有人搞恶作剧,我拿手碰碰他,冷得跟石头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顾凌,叫当地警方过来协助,江楠,看下尸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