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四百章 震惊不已

第四百章 震惊不已

        一辆印着旅游社logo的蓝色大巴车停在外面,一群人用包包和小旗子跑进去,都戴着小红帽,看来是组团旅游的,女导游对大家说:“我们在这里吃个饭,等雨停了再出发,大家自己点菜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冬天的出来旅游?”苏菲好奇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也许是单位团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他们什么单位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观察了一阵,听口音都是安徽人,而且这群人相互认识,他说:“事业单位,寒假放得比较早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帮人闹闹哄哄,吵得苏菲头疼,等外面雨停了,五人立即出发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午他们抵达高岭景区,我让狗呆在车里,五人下车步行,当看见水边古色古香的民宿、饭店,还有渡船的时候,苏菲惊呆了,两只眼睛瞪得大,大的,我说:“你真是头一次来景区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!简直像山水画一样,难怪有人,大老远跑来玩……哇,这些山真漂亮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谁说旅游没用的,光看照片你是体会不到大自然的神工造化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我以前没出来旅游,人生也没亏欠什么……我想坐那个渡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坐什么渡船,距离天黑还有三个小时,直接坐缆车到山顶,看看命案现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我静静地揣摩那个人的心理,他为什么要选择来这里杀人呢?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次谋杀意外的可能性很大,是这里的什么触动到他吗?

        下了缆车之后,五人沿着山道走了一阵,沿途看见一座名为“深山居”的民宿,这个季节登山的人不多,两名像是情侣的游客在门口打羽毛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这儿吧,第一名死者陈大福住过的地方。”顾凌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!”我说,“待会我们过来,问问这里的老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已经订了两间房间。”苏菲说,“我觉得在命案现场感受一下是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我震惊,“我的狗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以晚上想办法偷偷带上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只能住一晚,别以为我们时间充裕!”

        爬山的时候,几人的身体素质显现出来了,江楠第一个喊累,然后顾凌也脸颊涨红,呼吸急促,快到山顶的时候,苏菲也开始有点吃力,不时停下来抹汗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我一路上都很轻松,还抱怨他们,“又没带行李,走路而已,有这么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可不是一般的走路。”顾凌咽了一口唾沫,艰难地说,“体重乘上上升的高度,就是我们做的功,我的天,太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坚持一下,马上就到山顶了。”我鼓励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来到山顶,顾凌累得跪在地上喘息,江楠也嚷嚷不行了,扶着山壁喘息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见前方的绝景,苏菲的疲惫感一扫而过,她激动地走到栏杆前,凭栏而望,说:“哇,好高啊,原来这就是一览众山小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翻看着手机上的照片,找到附近一棵杉树,说:“这儿就是弃尸地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棵树上当然已经没有任何痕迹了,但一想到这是连环杀手初次作案的地点,那种时空上的接近感,在五人心中激起不同程度的波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平时命案现场没少看,血淋淋的尸体也不过如此,为什么看见这棵树就特别激动呢?”苏菲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能是因为我们一路爬上来的,路途艰难,这一段山路少说也花了一个半小时。”我说,这时天色已近夕阳,从山顶望出去,下面的山水都笼罩在暮色中,让人心胸开阔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楠说:“古人登高赋诗,这个人是登高杀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!?”苏菲一惊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楠被她的反应吓到了,“登高杀人呀,有问题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,你提醒了我,凭栏客来到这里,应该和我们一样兴奋,这种兴奋在他心中转换成了别的东西——杀人的念头!犯罪情境,就像香港的雨夜屠夫一样,特定的环境能激发他的杀戳欲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和他以前的成长经历有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这种可能。”苏菲走到栏杆边,盯着夕阳凝视了一会,“古人为什么要登高赋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的回答是“人在高处,会产生一种天地浩渺,自身非常渺小,生命短促的感觉,于是就登高而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从生理学上来说,就是气压造成了内分泌紊乱,所以会悲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笑道:“哈哈,用这个来解释李白杜甫的诗可一点都不浪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说:“杜甫是登高而悲,李白可不一样,他越是登高就越兴奋,能写出许多豪迈的诗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沉吟着,“他们不是同一种人,李白有暴力倾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你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,怎么得出这种大胆的假设的?”我纳闷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摊手,“虽然我和李白隔了一千多年,但阅读他的诗句就能了解他的为人,他的诗句里充满浩大滂湃的意向,有一种杀气腾腾的感觉,其它诗人登高会感慨:宇宙这么大我只是个小虫子,但李白却在表达:宇宙这么大你们都是小虫子,说明他很自我中心,并且有暴力倾向。但暴力倾向也不是说他是恶人,那只是一种心理能量,可以升华成李白这样的艺术天赋,也可以是喝完酒打老婆的恶劣行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李白应该就是那种心理能量非常强大的人,登高的危险反而让他肾上腺素过度分泌,产生一种亢奋的心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有些人会害怕高处,有些人越害怕越兴奋。”苏菲说,“你们看着下面,有种想跳下去的冲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是不是越讨论越偏了?”我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怯怯地说:“其实我是有这种感觉,我还以为只有我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那是大脑的自我保护,因为这很危险,只要往前走一步就粉身碎骨,所以大脑会亮起红灯,告诉你跳下去有多可怕,让你脸红心跳,不敢再往前。用弗洛依德的话来说,那就是死本能、求死欲,当死本能指向外界的时候,就是暴力的冲动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