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三百九十九章 十分激动

第三百九十九章 十分激动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妈其实还是挺讲道理的,听谈吐是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苦笑,“那是因为你是外人,你那些道理我在家也讲过,我妈就说:家庭不是讲道理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慢慢来吧!拿出点成绩让家里人看看,看看不一样的你。”我安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借你吉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人继续上路,晚上换苏菲开车,他们带了睡袋在车上过夜,第二天一早,苏菲睡下了,换我开车,到下午的时候,我说:“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往窗外看,他们来到一个小村落,远处能望见一片起伏的山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哪?”苏菲看着路边的招牌,“竹榻村?我们不应该到上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一条是近路,导航上面显示的,再往前开八十公里就到高岭了。”我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楠看着外面的建筑,“这村看上去经济还可以,家家户户都是楼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现在农村有钱的人家比城里多,城里上班一个月五六千,房子都买不起的人还整天去星巴克、吉野家吃东西,农村人一年务农收入二三十万,家里又有宅基地可以盖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这个‘二三十万’是怎么得出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新闻上看到的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笑了,“新闻报道的个例不能当作普遍现象的,能挣二三十万的农民要么有几百亩地,要么搞乡镇企业,普通农民的工资没这么高的,要不怎么那么多年轻人跑城里务工,城里工资水平还是高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,这就是没生活经验瞎说!”我趁机挖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”苏菲冲我的后脑勺扮个鬼脸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看见江楠冻得哆嗦,揪揪她的袖子,“你是不是穿得有点少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想在我哥哥面前穿得像小胖子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人本来就胖,赶紧回去穿衣服,装什么x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讨厌!我只是微胖啦!”江楠挥起小拳头抗议,乖乖回车上拿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先进去了,江楠到车里拿羽绒服换上,只是穿个外套而已,所以她没关车门,两个长相尖刻的小伙走过来,随随便便地把手搭在车门上,搭话道:“嗨,美女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吓了一跳,扭过身,看见两张笑嘻嘻的脸,其中一个人还在抽烟,把眼睛熏得一睁一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玩啊?”其中一个小伙问,他的发际线很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是的,我和同事一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车不错!”小伙探头进来看,“哇,还有小冰箱,有钱人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被堵在车里的江楠把双手放在胸前,有点不知所措,心想赶紧把这两人打发走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同事等我一起吃饭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给个联系方式呗!”小伙挑着眉毛,“哥就在这村里,这一块都很熟,你要去哪玩能问我,住招待所你只要报我昊哥的名字就能优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有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另一个小伙说:“昊哥跟你说话呢,不懂礼貌啊,这帮城里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这样……”小伙劝说同伴,然后掏出手机,笑嘻嘻地说:“你手机是多少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小伙的语气透出不耐烦,“有啥不好意思的!你们城里人不就喜欢约来约去的吗?留个号码我能吃了你呀,来来,快告诉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着急得要哭出来了,这时一阵狗吠传来,两个小伙吓了一跳,“哇,这哪来的狗!”、“滚滚滚!”

        金毛犬不依不饶地冲他们吠叫,把他们从江楠身边赶开,然后我也出现在车旁边,冷冷地说:“请你们不要为难我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?聊天犯法吗?”小伙回敬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懒得废话,掏出警官证,两人登时眼就直了,搭讪的那个还死要面子地说:“警察了不起啊,强龙不压地头蛇,知道我是干嘛的吗?”说着,拿大拇指指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说呗,我很有兴趣了解一下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啦,昊哥!”另一个小伙拉着他赶紧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对江楠说: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。”江楠脸颊红扑扑地说,我的搭救让她格外感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到小饭店,苏菲正和顾凌研究农家菜谱,“哇,这个满口香是用土豆炸的呀,想尝尝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听见外面的动静啊,有两个小子骚扰江楠。”我坐下来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听见啦!”苏菲笑道,“有你出面不就得了,又不是什么大场面……”然后对江楠说:“他们和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没什么,就是要电话号码,态度有点横,感觉不像好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问点菜的大姐:“刚才那俩什么人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村里的无业游民,不要理他们。”大姐说,苏菲观察她的手,发现她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五人点了一桌农家菜,满口香、农家茄子、小葱拌豆腐、打拌菜、菠菜炒馓子,口味倒不坏,就是油有点大,吃完得不停地喝茶解腻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的狗趴在桌子边巴巴地看着,我对它说:“这个咸,你不能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狗子呜呜地叫,可怜兮兮的,苏菲说:“人类天天吃对健康不好的食物,狗吃一点也不要紧吧?”说着准备夹个炸土豆喂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住手!!!”我一阵紧张,几乎要站起来,“你要害死它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不喂!”苏菲收回筷子,“反应也太夸张了吧?真是爱狗如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眼见快到嘴里的食物被拦下,狗一脸可怜巴巴地盯着我,我一阵心软,就拿了一小段不咸的玉米给它啃,狗子趴在地上吃得很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案子怎么查呀?”苏菲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手上的档案就是当地公安局提供的,按照上面的口供记录,我们把涉案人员重新走访一遍,如果有必要的话再去分局看看证物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楠说:“法医鉴定书和解剖记录我来看吧!不然我也发挥不了作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外面下起了雨,顾凌说:“不是吧?说下就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等一会吧!”苏菲掏出手机,“要不要一起打会游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!”顾凌开心地同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点上根烟,闻到烟味狗就跑过来吸二手烟,看得江楠都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