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三百九十七章 强烈的支配

第三百九十七章 强烈的支配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!上次的案件结束之后,她找我谈了一晚,想跟我们一直合作,其实她并不喜欢自己现在工作的法医教研室……冯队,她技术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队点头,“我看了结案报告,这个小法医的水准和市局的专家有的一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另一点也是我的私心,江楠是我的好朋友,要是好久不见到她我会寂寞的,我们两个女孩子在一起也能相互照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队说:“确实,团队里面是少一名法医,公,安队伍里面的法医人手一直紧张,一个都带不走,你的提议很好,编制问题我来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好了,冯队,谢谢你!”苏菲兴高采烈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她在学校不是还要代课吗?没问题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是博士生,只是帮导师代选修课,况且这学期的课已经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她学业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肯定会和导师沟通的……你是不是就不想让她来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绝对没这个意思!”我声明。

        冯队见顾凌闷闷不乐,问:“顾凌,你呢?家里要说一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我没问题!”顾凌说,“出差的事情我早就说过,他们是同意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顾凌心里却不是这么想,如果家人知道他要出差很久,不但不同意,可能还要逼他退出小组,索性就先斩后奏吧!

        一想到爸妈要大,发雷霆,顾凌心里有点虚。

        冯队拍了下巴掌,“很好,这两天就出发,你们可以好好研究一下‘凭栏客’的档案,如果能逮捕他归案,在全国公,安队伍里面都将是首功一件,我看好你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敬礼,“请放心,一定会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敬完礼,他发现苏菲无动于衷,苏菲说:“那是你保证的,我可不敢把话说这么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。”冯队笑道,“尽人事,听天命,有时候破案也需要一点运气,祝大家好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开始是当作正常案件调查,调查死者的人际关系,结果一无所获。同一年的八月份,萍乡市天子岭上发现一名32岁的女性死者,手脚被绑在树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几张照片依次投在墙上,有死者的全身、绳结的特写、周边的环境。

        五人静静地看着照片,照片上的女人是被吊着双手绑在两棵树之间,摆成了一个“大”字,背景是一片幽深的密林,透出一种诡异的神秘感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第一名死者就像随随便便处理的,感觉到了第二名死者,凭栏客才摸索出自己的犯罪风格……他很喜欢摆弄尸体啊,他有强烈的支配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尸体现在还在吗?”江楠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两年前的案子了,早就火化了,当时两地警方根本没想到这是连环谋杀。”苏菲说,“对了,一名护林员在案发前一日遇上一名可疑男子,他完全回忆不起长相,就记得是个很斯文的年轻男子,胸前挂着一部单反相机。当时天色已晚,护林员叫他赶紧下山,男子唯唯诺诺,称他上山拍完夕阳就走,并掏出一瓶矿泉水请护林员喝,警,察调查的时候护林员吓坏了,假如他当时喝了那瓶水,可能被绑在树上的人就是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搜索结果,“那座山没有开发成景区,死者独自上山应该不是偶然,可能凶手和她之前有过接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警,察也是这样想的,但是查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点了下鼠标,第三名死者的照片出现在墙上,就是之前冯队给他们看的那张,头一次见的江楠不禁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第三名死者,女性,27岁,张家界!她被杀害之后绑在山顶上的栏杆上,因为那里人流量大,信息很快就走漏了,当地警方大力侦查,排查当天游客两千多人,最后不了了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第三起命案简直是登峰造极,在人流量那么大的景区杀人,然后全身而退,犯罪风格已经完全成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看着卷宗,“冯队给咱们的资料上标注了一行小字,第三起命案开始,凶手使用的绳结变了,另外和第二命案之间间隔了一年左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继续解说下一张照片,“第四名死者,男性,54岁,怀化万佛山,同样是景区,手法和第三起如出一辙!略有不同的是第四名死者是从背后被刺的,凶手在杀害死者之后,在胸前又补了一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评论道:“他很在意这种展示效果,人被绑着,胸前血淋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是不是有一种牺牲的意味在这里面,中世纪被迫害的教徒,也会像这样被绑在路边示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很喜欢高处。”苏菲说,“第五次作案是今年九年份,宣城太极洞,那边有许多洞窟,但他选择的却是一座山顶。第五名死者是女性,42岁,是当地一名导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阵沉默后,江楠感慨,“祖国的名山可真多呀,这些我都没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哈哈,我也是,这边的龙泉山我都没爬过,这趟出差估计有的辛苦了……我们先去哪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我可不可以提个意见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随便说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有必要非得去现场吗?命案都是好久以前的了,现场什么也不会留下,去了那里除了感受一下,啥也做不到,不如就在这里慢慢研究这案子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摇头:“研究能研究出什么呀,就盯着这些死者的照片能看出凶手的名字?查案必须得去现场,必须得问周围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该问该查的,当地警方早就查过了,我们去真能有新发现?”顾凌有点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去看怎么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冯队叫我们去现场,目的也是叫我们身临其境地感受一下罪犯的心理,他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杀人,他对死者有什么偏好,我们对他了解得越多,抓到的可能性就越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说:“我觉得应该去第二起命案那里,既然有人目击到了,再仔细问问,没准能掌握更多线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想了想,说:“要不先去万佛山,比较近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