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三百九十六章 万分尴尬

第三百九十六章 万分尴尬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做什么工作的?”苏菲质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”五叔尴尬地瞅了一眼顾凌,答道,“上班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个单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那个……邮政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笑了,“我不买了,不好意思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就此告辞,五叔在后面挽留也挽留不住,顾凌问她:“为什么不要了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人有问题,说话的时候闪烁其辞、眼神回避,我怀疑车的来历也有问题,我可不想贪小,便宜惹上大,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,好不容易有一辆你满意的,再沟通一下呗,我觉得放弃了太可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不买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定定地看着顾凌,看得顾凌有点心虚,他敷衍道:“我又不会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笑笑,“二手车果然还是不靠谱,还是咬咬牙,分期买辆新车吧……咦,马路对面就有一家卖奔驰的,我们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吓出一身冷汗,那就是五叔经营的车行,万一苏菲发现刚才卖车的人就是这家的老板,再一调查,自己暗中布局的事情就露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灵机一动,装作崴了脚的样子,“哎哟哎哟”地叫起来,“我脚崴了一下,好疼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我扶你去那边坐一会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让顾凌搭着她的胳膊,去公交站的长椅上坐着,近距离接触,搞得顾凌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坐下后,苏菲说:“我看看你的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光天化日的脱鞋有点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啥不好意思的,除了我,又没人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没事,我揉揉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起身离开,买来两瓶冰矿泉水,叫顾凌拿着敷脚踝,顾凌装模作样地敷“患处”,心里一阵遗憾,本想拐弯抹角地送她一辆车,结果又没能实现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盯着马路上的车流发呆,顾凌瞧着她的侧脸,心想像她这样聪明有趣的女孩,他以前从未遇过,真心希望能成为挚友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者……更近一步?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敢奢望,毕竟自己也没什么恋爱经验,追女孩总是以失败告终,况且同事之间追求失败,以后岂不是变得很尴尬?

        正胡思乱想的时候,苏菲突然扭过头,“瑞士军刀,你今天有点反常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只是有点注意力不集中而已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一阵想笑,“你意思是,平时你妈帮你打理穿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不是。”顾凌连连否认,“主要是她看见会唠叨两句,我妈有洁癖,对细节比较在意,我最害怕的就是她来我房间,看见我乱放东西她能唠叨得我耳朵爆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父母关系一定不好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你的分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!关系较差的父母,总会过度关注子女的状况,孩子就是那种家庭维系的纽带。当然这也是我的经验,陈叔叔和林姐姐就特别恩爱,结婚几年还像热恋一样,他们就不怎么关心我,哈哈!当时我还在读警校,我提出来要不我以后搬出去住吧,让他们有二人世界,我自己也可以自由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姐姐?那是你养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我习惯这么喊,给你看她的照片。”苏菲掏出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见照片,顾凌“哇”了一声,“是本人的照片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该不会怀疑是修过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好看了吧,像明星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她可是美人呢,我也很喜欢她,就像喜欢陈叔叔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家庭一定是充满了温情,真的好羡慕。”顾凌由衷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,我们也是经历了许多事情才成为一家人的,我的生母我根本一个字也不想起,至于我生父,我压根不知道是谁,我的童年非常糟糕,就像生活在臭水沟里一样,完全不愿意去回忆……知道这些你还羡慕我吗?至少你有一个‘普通’的家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‘普通’的家庭。”顾凌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我打来电话,叫他们回来一趟,苏菲说:“得,今天看不成车了,回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打的回到指挥中心,冯队也在这里,苏菲调侃道:“冯队,你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,今天终于露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刑侦局的事务比较多。”冯队笑道,“我看了你们经办的三起案件,很想说一句干得漂亮,这证明我的眼光没错,月月头脑灵活,擅长推理分析;我执行力强,身手高强;顾凌八面玲珑,样样精通……你们磨合得不错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就现在来说,至少不吵架斗嘴了,合作得也还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耸肩,“我喜欢这里的自由,能够发挥全力地破案,薪水待遇也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我当警察以来,头一次找到成就感和荣誉感,自己在实实在在地团队中发挥作用,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队微笑,环顾四周,“指挥中心也被你们收拾得有模有样,好呀,我一辈子平凡无奇,临退休干成了一件事情,值得欣慰,值得欣慰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您是位伯乐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意思是,自己是千里马喽!?”苏菲调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没这么想,我就是一名普通的警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队说:“今天来就是通知一件事情,你们该出发去抓‘凭栏客’了,以他的犯罪周期估算,明年三月会有下一名受害者出现,我们现在就开始调查,这也是我们小组存在的意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顾凌说,“已经入冬了,马上要过年了,您确定我们现在出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‘凭栏客’出没的地方多是些景区,到了春天人会很多,冬天反而比较好调查,这家伙多地作案,行踪不定,上级也是非常头疼,能不能抓住都很悬,见识了你们的实力,我现在觉得又有希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会给你们保障充足的经费、权限,在地方你们可以得到当地公安的协助,这趟出差要走很久,家里面都没问题吧?有问题现在赶紧提出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三人都沉默了,冯队挨个叫名字,我说:“我能不能带上我家的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以自己决定啊!”冯队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我申请增加一个人的编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呀?”我诧异,“江楠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