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三百九十四章 火上浇油

第三百九十四章 火上浇油

        江楠说:“最可怜的还是左小惠,生父死了,母亲也可能是从犯,唉,太可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寻找证据吧,找到能逮捕左校长的证据,给这个案子划下句号!”

        三天后,左校长夫妻被带进了审讯室,左校长一介书生,心理素质很差,面对几样证据和我的逼问,他的心理防线瞬间全面崩溃,把什么都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过了一天,左校长戴着解犯链,由警,察押到犯罪现场指认。

        左校长伸出一根手指,指向秦教授的坠楼点,“当时他站在那里,我从后面悄悄接近,然后把他推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整个过程,与苏菲的推理如出一辙,苏菲说:“你既然已经得到了胰腺,顺利做完手术,秦教授背了所有黑锅,为什么不让你瘫痪的女儿得到骨髓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左校长低下头,“我恨他,恨他毁了我的人生,凭什么让这个糟烂混蛋最后以那样光鲜的形象退场,我女儿会永远记住他的,而我这个父亲什么都不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想说,小惠失去的只有重新站起来的机会,但你失去的是作父亲的尊严,对吗?”苏菲讥讽道,“你真的拿左小惠当作女儿看吗?还是说只是报复的工具、要挟的砝码?”

        左校长低着头,苏菲走近他,问:“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左校长突然抬起头吼道:“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他给我戴绿帽子,让我的人生和耻辱绑在一起!他糟蹋女孩子、他破坏别人家庭、他杀人,他就是一个蛆虫,这样的人渣,我不能忍受他的骨髓在我女儿身体里!左小惠是我养大的,虽然不是亲生的,但她是我的女儿,轮不到外人来关心!我只是做了一个父亲该做的事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该做的事情?”苏菲仰天大笑,“你也配叫父亲!?”

        左校长的眼神默默黯淡下去,就像一扇轻启的窗户缓缓关闭,外人只在那一瞬间窥见了他的真实内心,他摇头说:“不是这样的!不是这样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直到被警车押走的时候,左校长仍在念叨这句话,“不是这样的!不是这样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案件总算完美收场,苏菲心中一块大石落地,说:“我回家了,这两天要累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医院就在附近,我有个提议,大家去签一份无偿捐赠器官的协议吧,世上少了三名高尚的捐赠器官者,由我们三个来补上,这样的收场是不是更加完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意思我才不签呢,无偿的事情我不做!等那天国家有补助了,我再考虑要不要高尚。”苏菲摆摆手,准备告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你!”我简直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是这么自私,全世界这么多人,我只爱我自己!”苏菲扭头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半夜,顾凌接到老妈的电话,他赶紧爬起来开门,但是门外一个人也没有,顾凌纳闷地拨给妈妈,妈妈在电话里大笑:“傻小子,我逗你呢!我今天去北,京出差,已经到机场了,不说了,你赶紧上班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路上小心。”顾凌说,挂了电话,一阵无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学毕业之后,顾凌一心想独,立,铁了心要搬出去住,于是父母做出了妥协,妥协方式就是把自家楼上的公寓买下来,让他住在这儿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他当时有一种被当作小孩子耍了的愤怒,但最终还是接受了,毕竟总算有了一个个人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换好衣服他下了楼,父母住的那套房子是小区里最宽敞的户型,有三间卧室,按照父亲的喜好用的全是实木家具,客厅的多宝柜上摆着父亲多年来收集的古董文玩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到厨房,保姆张妈已经把早饭准备好,念初中的弟弟王静川正在吃饭,父亲戴着眼镜在桌边看报纸,顾凌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,父亲突然冒出一句:“唉,阿富汗真是水深火,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顾凌敷衍着答应一声,但不敢接茬,有一回他就说了一句“现在打仗还用步枪坦克呀?”,父亲跟他侃了半个小时的尖端前沿军武和信息化战争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坐下来,拿起自己那份早点吃起来,弟弟嚼着油条,突然说:“爸,寒假我可不可以去北海道旅游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!”父亲把报纸换了个面,目不转睛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嘛,我们班谁谁夏天都去了,拍了好多照片在班上得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不跟人家比点有用的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比什么?比爹啊!人家的爹是大老板,身价二十多亿,我能比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忍不住笑了,被弟弟看见,迁怒地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父亲继续专心地看报纸,“当学生就要把学习搞好,整天不务正业,现在小孩子的思想怎么都这么俗气?”

        弟弟瘪着嘴,突然问顾凌:“哥,当警,察好玩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一阵尴尬,他明白弟弟的问题不是出于关心,而是转移矛盾的诡计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吃着油条不说话,弟弟就在下面拿脚踢他,“好玩吗?你击毙过犯人没有?上次那个器官案是你破的吗?拿了多少钱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咳,当警,察又不是为了好玩。”顾凌只好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,

        父亲果然中招了,趁机发起牢扫,“当警,察有什么前途,撑死了也就是个局长,见到检.察院的人不还是低声下气?叫你考检.察院不干,年轻人脑门一热,以后是要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爸……我喜欢当警,察啊!”顾凌试图维护自己的立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凡事不是由着你喜欢的,你得考虑这个行业有没有发展空间,又累又不挣钱,还危险,前两天电视上播警,察被枪杀的新闻,我跟你妈都担心你担心得要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的新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墨西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大跌眼镜,这有什么可担心的,他说:“墨西哥本来治安就不好,国内很安全的,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国内就没有警察殉职啦?你知道你去参加那什么小组,我跟你妈整天提心吊胆,就怕你有什么事,好不容易把你养大,你倒好,去当警察,你考虑过我们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弟弟在旁边看热闹,一脸开心的笑,他还不忘火上浇油,“爸,以后我像妈妈那样当律师,或者跟你一样去当检察官,比警察强多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