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三百九十一章 再现迷雾

第三百九十一章 再现迷雾

        江楠一个人坐那发呆,喝着维他奶,听见开门声立即站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来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该不会是一宿没睡吧?”苏菲打量着江楠苍白的脸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事,尸体已经解剖完了,我在他的胃里发现了一样东西。”江楠拿过一个托盘给他们看,里面有一个红色的胶囊,“我感觉有点奇怪,胶囊表面涂了厚厚几层指甲油,至于里面的成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让苏菲拿来一个试管,用两个镊子分开胶囊,一些粉末落进试管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拿起来看,“作质谱分析得等我的同事来了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会在胶囊外面涂指甲油啊!”苏菲沉吟着,“指甲油不容易消化,难道说,目的是为了延缓药物的释放……对了,秦教授购买的化学药品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出那些药品的名字,江楠思考着,惊道:“这几样东西能合成亚硝酸盐,一种比较常见的毒药,致死剂量为3克以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拿起试管看了看,“颜色差不多。”然后用电子秤称了一下,“这里面有5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什么时候吞下的?”苏菲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跟药物一起的食物残渣已经经过了两小时左右的消化,既然还在胃里停留,说明是死前四小时吞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毒药……遗言……医院……”苏菲感觉距离真相就差一层窗户纸了,“我们去现场看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说。”江楠拿起一张纸,上面写着一些公式,画着简单的草图,“秦教授是胸口着地的,虽然我没有做实验,但凭经验,如果是自己跳楼,这个姿势着地很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你的第一个发现就已经否定了自杀,既然已经吞了毒药,何必跳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好了,我总算是做了一些有意义的事情。”江楠拍着手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拍拍她的肩膀,说:“你一直很棒啊,跟我们一起去吧,听听我厉害的推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五人来到教职工宿舍,秦教授的家之后被警察搜查过几次,但东西都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卧室里被烧过的桌子也没动过,一切就和那天一样,再次看见这个熟悉的家,江楠不禁又伤感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这里干嘛?还有线索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不是有一个最大的线索没弄明白吗?”苏菲找了只铅笔,在墙上写下那串密码,这种破坏现场的行为,我喊都喊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退后一步,打量着这串数字,“我明白这串密码是什么意思了,它就是给警察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双疑惑的眼神注视着苏菲,她自信地说:“秦教授杀人的目的,其实是一场见不得人的交易,这场交易不是对等的,他暴露在危险之中,而另一方却躲在暗处,非常安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似乎明白了,“所以,他要留一串密码,万一对方反悔,他还可以威胁对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!”苏菲笑道,“就像古时候捉刀的工匠,把自己的记号偷偷藏在作品里面一样,秦教授是在这里想出那串密码的,所以密钥也一定在这里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走到大书架前面,伸出手,“密钥就在这里面!让我们看看,秦教授究竟想告诉我们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拿出一本《九三年》的杂志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讲90后的书吗?”顾凌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投来看白痴一样的眼神,顾凌搔搔头说:“搞个笑而已,别当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说:“当时我们讨论了里面的情节,他谈到一些自己的事情,所以我想,这本书他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感悟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试试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拿起《九三年》来到客厅,对照着墙上的密码寻找对应的字,第一个字是“左”,她用铅笔写在数字下面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是“保”、“国”、“逼”、“我”四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发现震惊了五人,我说:“你的推理是正确的,这就是一段胁迫秦保国就范的密码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骄傲地合上,书,“看来秦教授在和你聊起这本书的时候,就已经酝酿好了整个计划,真相的拼图早就在我们每个人手上,老狐狸,真是个老狐狸,死后还能反将一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把书扔给我,“另外,我也知道他是怎么死的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站到茶几上,“秦教授和校长有一笔交易,校长这时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,秦教授的要求还没有被满足,他又面临全城的通缉,在这种敏,感的时期,他这个聪明人不会不防对方的灭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坠楼的地点,周围没有护栏,站在那里很危险!秦教授怎么会站在那里,任凭秦保国把他推下去?当时他脸朝外面,正在看什么东西,目击者说当时有辆车开进来,停了一会又开走了,所以我有一个假设,秦保国约秦教授见面,车进来的时候,秦教授站在阳台上打电话指引方向,这时秦保国悄悄从后面接近,将秦教授一把推了下去,所以秦教授用过的手机必须拿走,因为通话记录会暴露秦保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推理就推理,你上蹿下跳地干嘛呀?”我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从茶几上蹦下来,脸上洋溢着得意之色,眉毛挑动着,“这应该是最符合真相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,必须得有两个人,有一个人在车里……”我恍然大悟,“校长夫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所以她才这么紧张,我猜开车的人是校长夫人,毕竟她和秦教授有过旧情,未必下得去手,从后面接近,把秦教授推下去的人,正是左校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校长夫人!校长夫人?”江楠回忆着,“我好像听学长提过,他们有过一段感情,难道那时秦教授和校长闹僵,差点要辞职,就是因为这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他们闹僵的直接原因,是左校长知道了自己女儿是秦教授的。”苏菲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!?”之前并不知道这件事的江楠震惊莫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左小惠你认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拼命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秦教授烧掉的学生证其实不是你的,那个学号是左小惠的,照片也是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震惊不已,低着头回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