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三百九十章 激动不已

第三百九十章 激动不已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捕捉到这个细微的动作,悄悄把手机打开录相,藏在袖子里对准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继续说:“其实警方一直没公开,您得到器官的源头,就是被秦岳杀害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这样吗?”秦保国说,额头微微出了些汗,“真是太不幸了,那个人是谁呀,我想去表达一下我的感谢和哀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倒不必,丧事早就办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不,我还是想去ta墓上吊唁一下,请告诉我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是苏菲告诉了他郝珍的信息,秦保国说:“可怜的姑娘,我是真不知道,希望她的灵魂能上天堂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突然问:“您和秦教授关系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保国皱眉,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呀!”苏菲装出困惑不解的表情,“我只是想打听一下,几年前他差点辞职是因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你问这个呀……”秦保国转动眼珠回忆着,“还不是私生活的问题嘛,他性侵自己的学生,被人告发了,学校出于影响考虑让他主动辞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忍不住说:“秦教授没有做过这种事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保国好奇地打量她,“你认识老秦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作手势叫江楠别说话,“当事人是谁呀,我们警方没有这方面的资料,可不可以给我一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回去找找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留了联系方式,秦保国夫妻二人离开了,望着他的背影,苏菲说:“回队!”

        回去之后,我、顾凌和其它几名警察正在会议室里看监控,苏菲发现桌上有一份法医鉴定书,拿起来看看,“这么快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初步尸检,现在正在做毒物检测,如果没问题,基本上就结案了。”我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不解剖!?”江楠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转过来,“法医的意见是没必要解剖,现场也没有发现可疑脚印,支持他杀的证据几乎不存在,再加上遗书,大家的意见都是自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陈队长怎么说?”苏菲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队长?回来的路上有人讲了个笑话,陈队长哈哈一笑,肋骨的旧伤又裂开了,赶紧给送到医院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苏菲脸颊抽搐,“谁叫他提前出院的,伤筋动骨一百天……如果市局不解剖,我们自己解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在犹豫,已经判定坠楼死亡,能通过解剖得到的线索约等于零,苏菲说:“你刚刚还说帮江楠争取的,说话不算数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了一眼楚楚可怜的江楠,我说:“好吧好吧,解剖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对了嘛!”苏菲微笑,走过去把窗帘拉上,打开与投影仪相连的电脑,插上手机,“给大家看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把刚刚与左校长交谈时偷拍到的视频传到上面,众人看完,纷纷疑惑,“要表达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校长回答和秦教授的关系时有点紧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。”苏菲笑道,“而且当我告诉他秦教授死讯的时候,他朝死亡地点的方向望了一眼,但我当时撒谎说尸体还没找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阵阵切切私语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说:“这人证明不了什么啊,秦教授的案子现在已经是个闭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才不是!秦教授的动机一直是谜,左校长得到死者的器官之后,秦教授就离奇死亡了,对了……你们注意看校长夫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把视频又播放了一遍,这次大家注意到,在旁边一直未开口的校长夫人神色有些紧张,当左校长说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的时候,校长夫人暗暗拉扯了一下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两个人是不是很可疑?”苏菲笑道,“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想,左校长手上有秦教授的把柄,他利用这个让秦教授杀人,然后灭口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在电脑上操作起来,一屋子里静静看着,五分钟后他说:“他是在三院附近发的最后一条微,博,时间是11月19日晚上八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为什么他死前要去趟医院,有什么要见的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盯着电脑说:“有人给他的这条微,博留言了,是一名女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查!”我对其它人说:“拜托各位兄弟去了解一下左校长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成功撬动了目前的僵局,苏菲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教授的死讯很快传开,他的微,博上陆续有人留言,几乎都是女性,她们满心悲恸地哀悼秦教授,不禁让人想到了柳永死后一帮风尘女子为他修墓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条留言顾凌都仔细调查了,这里面没有什么太值得注意的线索。

        隔日早上的案情讨论会,大家聚在一起汇总各自的发现,左校长有一个叫左小惠的女儿,也在医科大念书,关于她的情报有限,甚至连张照片也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,秦教授曾用女儿的名字注册过一个帐户,购买了一些化学药品,具体的作用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这些吗?”苏菲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警察们说:“一天时间只能查到这么多,主要是这个教授杂七杂八的人际关系太多,调查起来很吃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开会的时候,顾凌一直在用笔记本电脑,他说:“我进入了医科大的选课系统,这里有些左小惠的资料,你们要看一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把电脑转过来,上面只有左小惠的年龄、籍贯,以及学号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学号,苏菲似乎在哪里见过,正回想的时候,我打开随身的小本本看了一眼,说:“和江楠的学号一样!她们学校的学号是每届都重复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吧?”苏菲激动地站起来,“难道他房间里的学生证,其实不是江楠的……扒皮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之前给我看的?”顾凌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找到那个扒皮贴,苏菲快速浏览着,突然笑了,“上面提到,他曾经勾搭过校长的妻子……难道说,左小惠是他女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站起来说:“我去会会这个左小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……”苏菲正想说一起去,江楠发来短信,叫她务必来一趟教研室,“解剖结果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好在医科大,一起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三人驱车赶到医科大,来到法医教研室,江楠独自一个人在里面,钢床上躺着秦教授的尸体,已经缝合完毕,针脚比平时江楠缝别的尸体还要仔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