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三百八十九章 面不改色

第三百八十九章 面不改色

        她把手覆在秦教授的胸口,把耳朵贴上面,用另一只手敲打手背,“胸腔有杂音,心肺血管有破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然后她抱着秦教授的脑袋,盯着它半天不说话,苏菲说:“脑袋有什么异常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摇头,伤感地说:“直到死的时候,他还是这么干净整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啦!”苏菲小声说,“市局的人在呢,收敛一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继续检查脑袋,把棉签探进耳朵,死者并无颅内出血的迹象,苏菲说:“检查一下鞋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被人推下来的,鞋底或多或少会有些痕迹,江楠抱着鞋子仔细观察,然后抬头朝上面说,苏菲说:“我们上去看过,目前无法判断是他杀还是自杀,技术人员正在采集脚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肯定的是,他坠楼的时候是清醒的……月月,可以让我解剖尸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市局的警,察会接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以自己掏解剖费,让我来解剖吧,我想找出他的真实死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姑娘!”市局的法医蹲下来说,“看你这个反应,是认识死者的吧?如果是熟人的话,最好还是避嫌,解剖就交给我们来做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根本就没有这种规定,法医秦明还给同学做过解剖呢!”江楠说,“拜托让我也参加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看着江楠哭红的眼睛说:“阿宁,我觉得你不应该参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!?”江楠不敢相信,这次苏菲也不支,持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过来!”苏菲把她带到一旁,“光看到尸体你就哭成这样,用解剖刀把他剖开的时候,你能承受得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用担心我!”江楠大声抗,议,“我是法医,我能控制住自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摇头,“我太了解你,你还是回家歇歇吧,今天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!我一定要参加解剖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扭头去找陈队长,陈队长的意见也和苏菲一样,他们都知道江楠多愁善感,而办案是不能有太多个人情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楠的要求得不到答复,竟然蹲在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,把一众警察都惊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看在眼里,走过去递了一片纸巾,这次他掏出来的是一整包没拆的纸巾,安慰道:“别难过了,现在这案子已经归市局了,你一个编外法医不能这么任性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抬起头,眼角挂着泪珠,“可是……我想送他最后一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伸出一只手,考虑到男女授受不亲,还是缩了回来,“具体要不要解剖,市局会研究,到时再争取,你现在这样哭,不是更让大家觉得,你靠不住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拼命地忍住眼泪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又说:“我知道你技术好,我也相信你,我会帮你争取的,好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带她回车上休息一会,他回来之后,苏菲说:“我现在终于了解你了,你就是看不得女孩子受委屈流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的什么鬼话,秦教授对她就像父亲一样,难过也是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终于放下成见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都没了,还有啥成见。”我点上根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刚才挺温柔的啊!”苏菲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和我去周围寻找社会面监控和目击者,一名附近的住户反映,昨晚有一辆车开了进来,不过没到楼下,就开到路口,然后又倒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可能是进来拐个弯的吧!”目击者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时间还记得吗?”苏菲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湖南台刚播完电视剧,大概九、十点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车牌看见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目击者摇头,“那哪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过这名目击者,苏菲说:“这案子该不会就这样结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秦教授身上能查的线索都查了,如果不是他杀,按流程来说基本就没有查下去的意义了,这案子已经花了太多时间,市局别的案子都堆积如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总觉得,还缺了最关键的一块。”苏菲遗憾地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!”一名警察找到他们,“快看死者的微,博,他好像发了一段遗言!”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人之将死,秦教授应该是想对某个人告别,但他说得如此隐晦,完全捕捉不到对方的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这段话只有关注他的人才能看到……”我点开秦教授的粉丝,“天,两万多粉丝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大笑,“到死都神秘感十足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市局准备收队了,苏菲看见技术警察将楼上找到的证物用箱子装着带走,她说:“等一下!”过来检查。

        检查完,我问她在找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朝那栋破楼望去,说:“我有一点疑惑,跳楼该有多疼呀,六楼摔下来还不一定马上死,一个人倒在拆迁废料里,听着内脏流血的声音慢慢死去,他为什么不用麻醉剂自杀……不过他的遗物里只有注射器,没有麻醉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考虑得很细致,咱们收队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沉吟着,“我想再找找监控,你先回去吧,我带上江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叫上江楠,去路边调取监控,在车上哭过一场,江楠的情绪已经平复下来了,只是还在纠结解剖的事情,苏菲说:“我尽量帮你争取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不觉她们来到了三院,江楠说:“这边就不用找了吧,不可能拍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我很好奇,为什么秦教授要藏在离医院这么近的地方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一对夫妻挽着手从正门走出来,正是校长和他妻子,苏菲打声招呼:“左校长,你出院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是啊!”秦保国笑道,“做完移植手术,人马上就不一样了,感谢那位捐赠器官的无名英雄,虽然伤口还没有拆线,不过我想还是回家疗养吧……你们案子查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决定试探了一下他们的反应,道:“您知道秦教授死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!?”秦保国一阵错愕,“是秦岳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微,博上有他的遗言,所以我们怀疑他已经自杀了,不过尸体还没找着,一上午我们不知道跑了多少地方。”苏菲面不改色地撒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不敢相信!”秦保国说,视线不自觉地朝不远处的破楼望了一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