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三百八十八章 越来越棘手

第三百八十八章 越来越棘手

        陈队长喝斥:“给我老实点,配合调查!”

        女人吼道:“我配合个鬼!你们想冤枉他,我不会帮你们做伪证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问:“陈叔叔,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队长回答:“秦教授的情,人之一,我们查到他们昨天联系过,她极有可能给秦教授提供出物质帮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人还在叫骂:“我了解他的人品,他平时连只蚂蚁都舍不得踩,怎么可能杀人!一定是你们破不了的案子,随便找个替罪羊把罪名安到他头上,你们都不是好东西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队长无奈叹息,“瞧,阴谋论都出来了,完全就是执迷无悟,这个老头在欺骗异性方面简直就是天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许每个被他欺骗的女人,都觉得自己是最特殊的那个……陈叔叔,我来审讯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,就交给你了。”陈队长一脸轻松。

        警,察把女人弄进审讯室,一开始她亢奋得像吃了兴奋剂似的,各种歇斯底里不肯配合,苏菲静静地看着她闹,等她累了才说:“要喝水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女人喘着粗气,用敌视的眼神盯着苏菲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平静地说:“你应该很清楚,其实你只是他众多情,人中的一个,他突然来找你不是因为爱你,而是他走投无路了,你只是工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少挑拨离间!”女人咬牙切齿,“他在最困难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,说明我在他心里很重要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叹息,一个妙龄女孩被个老头迷得晕头转向,被传销洗脑的人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需要粉碎对方虚幻的爱情,于是随便拿起一张纸,装模作样地审视了片刻,“我这里有他的通讯记录,逃亡之后他打了十五个女人的电话,你是最后一个,也许他来找你,只是因为你愿意帮助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人瞪大眼睛,眼泪慢慢涌出眼眶,说:“不,不是这样的,不是这样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审讯持续到下午两点,苏菲拿着一份口供交给陈队长,说:“全撂了,昨晚秦教授在她家过的夜,她提供了一些现金,今天早上有警,察来小区走访,秦教授察觉风声不对就溜了……该死的老狐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的审讯技术越来越高明了!”陈队长称赞道,“看来秦教授多半又去找另一个情,人了,他在×市有多少情,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保守估计,二十个左右。”这是江楠告诉苏菲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队长一阵错愕,“那就有二十个小伙得打光棍,一个个查,把他的藏身之处全部拔掉!”

        警方改变方向,去盯每一个秦教授的情,人,但这个人的狡猾程度出乎意料,接连几天不断收到民众提供的线索,但当警,察赶到又总是扑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天大家都没有好好休息,连着轴转,白天四处走访,晚上还要看监控,查聊天记录,每个人都顶着疲惫的黑眼圈。

        比起秦教授的下落,苏菲更在意的是会不会有下一个受害者出现,按照之前的推测,如果有新的受害者出现,就意味着秦教授的神秘使命还未完成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晃到了11月20日,一个星期过去了,民众对于这起案件的关注度早已被其它消息转移,专案组仍在不懈努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天早上,在指挥中心的沙发上睡觉的苏菲被一通电话吵醒,我在电话里说:“有新的尸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秦教授干的!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不是他干的……因为这具尸体就是秦教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简直难以置信,火速赶往那个地址,那是市内的一处拆迁楼,当她赶到时,大批警,察已经到场,在周围拉起警戒线,技术警,察在搜寻周围遗落的证物,市局的法医正在检查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教授穿着一件褐色呢子大衣,倒在地上,胸前的围巾已经被口鼻中流出的血染红,稀疏的白发略显凌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天苏菲无数次相信逮捕秦教授的画面,相信跟这个老狐狸在审讯室里斗智,当看见这个“恶魔”就这样死了,她只觉得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    法医经过初步尸检得出结论,“死者系坠楼死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又是坠楼?”苏菲皱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继续上楼,一直来到天台上,二人在边缘检查了一圈,我借了一部相机拍照,天台边缘有30厘米高的水泥围栏,上面蒙着一层沙尘,并没有被踩过、蹭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这里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从顶层往下搜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当他们来到六楼,发现一个敞着门的公寓里有床铺,苏菲戴上手套,拾起地上的烟头和酒瓶打量,另外墙角还放着吃过的饭盒,这些垃圾摆放得很整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俯下,身,在床铺上嗅了嗅,说:“秦教授在这里呆过……我们把他所有的情人都监控起来了,他走投无路,居然躲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不逃呢?以他的聪明程度,逃出×市也不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从床铺下面翻出一沓钞票,大概四千多块钱的样子,“是啊,他身上也有不少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到这边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来到走廊尽头,阳台边缘已经被拆除,从这里往下看,正好能望见下面的尸体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注意到边缘处的泥土和刮蹭痕,说:“坠落点是这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望下看,高度让她一阵恶寒,从死者趴在地上的姿势看,是脸朝外面摔下去的,之前她推理秦教授会自杀,可是现在又在疑惑,真的是自杀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时江楠赶来了,她情绪很激动,但是底下的警察不让她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赶紧下楼,对拦住江楠的警察说:“让她进来,她是法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这小姑娘哭成这样,我以为是死者家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是刚刚收到苏菲的短信赶来的,头发都没有好好打理,她使劲地抹着眼泪,可眼泪还是忍不住地流下来,苏菲安慰道:“别难过了,哪有法医哭着验尸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就是忍不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掏出纸巾给她擦眼泪,拍拍她的后背,“别哭了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忍着泪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让她看下尸体吧!”苏菲对现场的法医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戴上橡胶手套,仔细检查了一下瞳孔、口腔以及尸斑情况,“尸斑已经开始融合了,瞳孔轻度混浊,死亡时间不会超过十二小时……肋骨多处折断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