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三百八十七章 震惊不已

第三百八十七章 震惊不已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样的女生,你还记得长相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静摇头,“就看了一眼,哪记得,好多年前的事情了……”她看了一眼手机,“不好意思,我朋友要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多占用一分钟。”苏菲掏出手机,给李静看在秦教授家发现的那些照片残骸,“这是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肯定不是。”李静很肯定,“我就没拍过这种照片,我中学校服也不是这个款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谢谢配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静走后,顾凌说:“秦教授为什么在学校混不下去?江楠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摇头,“那是我读医学系以前的事情,我也不清楚,要不去问问学校的老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东西不必深究!”我说,“眼下最关系的是抓住他,具体背后是什么动机,等抓住他就都明了了……顾凌,咱们回去看监控吧,还有一堆工作要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我和江楠去趟医院,见见昨天移植胰腺的人,看看他和秦教授有没有联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五人分头行动,苏菲和江楠上了一辆出租车,苏菲在考虑李静说的话,问江楠:“当时李静见到的女孩子不会是你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呀!”江楠拼命挥动双手,“我是念大学之后才认识秦教授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在秦教授家的抽屉里,有你的学生证,他对你一定有什么隐藏的情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唔……”江楠思索着,“他那个人,就是给人一种藏着很多秘密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你是说神秘感吗?对了,他对交往的女性是什么态度,逢场作戏?尊重坦诚?还是毫无感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不会毫无感觉吧,我知道他有自己的偏好的,就是那种温柔可人、有点笨笨的女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不就是你吗!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讨厌!”江楠捶着苏菲,“我们真的没有那种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攥住她的手腕,这个亲密的动作惹来司机的偷窥,“我知道呀!我只是想搞明白,他有没有其它的亲密关系,比方说真心托付的情人,或者私生女,他有没有和你提到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咬着指甲回忆着,“秦教授经常跟我说,多希望你是我女儿呀之类的话……哦对了,有一次我过生日他送了我一个手表,很漂亮,他说我把你想象成女儿,觉得你大概会喜欢这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沉吟着,没准秦教授真的有私生女,又没准,江楠就是!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又仔细打量了一下江楠的长相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来到医院,打听昨天那个病人的消息,结果医生告诉他们,那位患有2型糖尿病的病人在昨天早晨病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不敢相信,“那么昨天接受胰腺移植手术的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临时换了一个条件符合的其它病人,我可以帮你查查昨天的手术记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……对了,我想看看病逝的病人的遗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在停尸房,就在住院部后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们来到停尸房,病人家属从外地赶来,聚在门口,在等殡仪的车开来把遗体带走,苏菲出示证件,要求检查一下遗体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戴上手套和口罩,掀开遗体身上的白被单,死者是个老人,被2型糖尿病折磨得形容枯槁、骨瘦如柴,他的手腕上有许多注射药物留下的针眼,密密麻麻的,但是颈部并没有针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楠仔细检查了尸体的五官,说:“从各项体征看,就是死于糖尿病,死亡时间大于24小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针眼……”苏菲拉过死者的手臂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从针眼周围的红肿情况来看,应该都是生前留下的,如果是有人注射毒药,针眼是没时间愈合的……你要解剖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了一眼外面悲伤的家人,苏菲说:“他杀的可能性不大,保险起见,还是作个毒物检测吧!费用算到之前的解剖里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啦,斤斤计较,这种小检测不收你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采集了头发、指甲和一丁点血,收进勘察箱。

        离开停尸房,苏菲暗想,红十字会的器官分配是在有了器官源之后才决定的,所以秦教授事先知道并杀人的可能性不大,这老人的死看来仅仅是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她们返回手术部的时候,刚才问话的医生找上她们,说:“查到了,昨天接受胰腺手术的是这位病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接过医生手中的文件,扫了一眼上面的名字,微微吃惊地说:“校长!?”

        正说着,发现里面有人在说话,当下问道:“里面的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瞅了一眼,“大概是校长夫人吧,我好像在校庆的时候见过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秦保国和秦教授关系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校长一个教授,平时又不来往的,关系肯定很一般……你不进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我观察一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在门口守了十几分钟,这时校长夫人推着点滴架,扶校长去上厕所,苏菲立即拉着江楠躲到隔壁病房,待二人离开之后,才鬼鬼祟祟地溜回那间病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干嘛呀!这不好吧!”江楠小声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嘘!”苏菲蹲下来,翻查秦保国放在床头的物品,找到手机查看上面的联系方式,然而里面并没有秦教授的号码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又检查了一下别的东西,包括校长夫人放在椅子上的挎包,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楠焦急地催促,“快点啊,他们要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了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离开病房,江楠说:“你干嘛这么在意校长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摊手,“目前为止,所有病人里面只有他和秦教授有那么点交集,我当然得多留意一下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校长不可能是坏人啦,他风评一向很好,在我们学校兢兢业业工作了三十多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警察就是谁都怀疑,我又没说他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都怀疑……那不就跟谁都不怀疑一样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角度也太刁钻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心想,秦教授的动机藏得实在太深了,她又想到第二起命案中,出现的神秘密码,可是仍然参不透秦教授的用意,心里一阵沮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去吧!”苏菲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赶回局里,两人撞上了热闹的一幕,几名警,察正把一个女子押回来,女人拼命抗拒,死活不肯进审讯室,还试图咬她身边的警,察,宛如一条疯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