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三百八十五章 得意洋洋

第三百八十五章 得意洋洋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意思!不好意思!”顾凌跟他们道歉,把一张椅子给扶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该死,他下手也太快了!”苏菲走来走去,往后捋自己的头发,“这家伙已经豁出一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单架从身边经过时,苏菲要求检查一下,她查看了郝珍的脖子,上面有一个不易察觉的针眼,和前两次一样,尸体没有其它任何外伤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当店里的人发现她趴在桌子上没了呼吸,第一时间拨了120,没人联想到这是一起命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尸体该带走了!”邹春龙催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带走!”苏菲说,“我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,但我不想让他得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是不讲理,好几个患者在等着做移植手术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她今天没有死,你会安排这些手术吗?你是不是还挺高兴的?有年轻健康的器官可以给病人用!”苏菲把自己没能及时阻止命案的怒气撒到邹春龙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邹春龙有点莫名其妙,顾凌打着圆场说:“她情绪有点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早就领教了。”邹春龙苦笑,“你要明白,无偿捐献的器官一直都是求大于供,好多人等着等着就去世了,或者倾家荡产走不法渠道,她生前签了无偿捐赠器官协议,这是她的意愿,我必须把尸体带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失态了。”苏菲呼出一口气,“把接受器官的人的资料给我……我只要做胰腺移植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邹春龙示意医护人员把尸体抬走,然后从车上取来一张纸给苏菲,看着上面那个陌生的名字,苏菲根本找不到他和秦教授之间有任何关联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救护车开走,苏菲的情绪跌到谷底,顾凌说:“今天好几个人能够得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命可不是加减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明白……我只是想说,会不会秦教授杀人的动机就是这个,他并没有特定要帮助的人,只是想无差别地救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考虑了一下,摇头,“他一定有具体的动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去看下监控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调出店内的监控,下午四点左右,秦教授走了进来,十分钟后离开,走的时候他还回头朝监控看了一眼,虽然动作幅度不大,但能看出他在冲监控点头致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得意吗?王.八蛋!”苏菲气得咬牙。

        市局发布了秦岳的通缉令,并且出动大批警力,关于要不要公开秦教授的猎杀目标,市局几个队长争论了很久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觉得应该把这件事说出来,让潜在的受害者能够自我保护,又有人觉得这件事公开之后,负面影响太大,本来全社会的无偿捐献器官几率就低得可怜,一旦民众知道器官捐献者反而成了凶手猎杀的目标,恐怕他们这辈子都不会在无偿捐献器官协议上签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争论双方达到共识,对外隐瞒这部分情报,但是加大通缉力度,网络、电视、纸媒,甚至警方群发短信,能用上的手段全用上,让生活在×市的每个人都知道有一个恶魔正在人间游荡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这天晚上,整个网络上都在热议“麻醉杀人魔”的消息,大家热烈地参与着,希望能传达出自己的一份正义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处在风暴眼中的几人,这天晚上却无精打采地坐在大排挡里,苏菲已经干掉了两听啤酒,江楠忐忑地啃着鸡爪子,顾凌在外面打电话,我早早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不是在生我气啊?”江楠说,“假如我能早点通知你,下午那个女孩就不用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放下第三听啤酒,“我不是生你的气,我生我自己的气。那天在医院见到秦教授,我有种感觉,觉得他和我心目中凶手的轮廓非常接近,可是又想,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呀!唉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低着头说:“网上都在骂他呢,明明都不认识,全在骂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想骂他,视人命如草芥的老混蛋,你不必同情他,无论他有任何理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对我来说,他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是放不下私情,这次我可以换人担当法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不!”江楠抬起头,“我会协助你们到底,我想知道他为什么变成这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相处许多年的人,突然变成满世界通缉的逃犯,江楠心里一定不好受,苏菲也能够体会,但不想安慰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从外面进来,苏菲问:“又在给家人打电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妈看见网上的新闻,担心坏了,害怕我被杀,好不容易劝消停,不过还是限我半小时以内回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饭都凉了,要不要先关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不行,打不通我电话,我妈会疯掉的……”顾凌拿起筷子,“你喝了多少酒,脸都红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点酒我是醉不了的,我现在脑子一团乱麻,就是想不明白,秦教授的杀人动机,放空一下,好好睡一觉,明天再接着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真的应该第一时间打电话的。”江楠仍在自怨自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啦,你要说到什么时候!”苏菲弹了一下她的脑袋,“我们都没怪你,就别自责了,已经发生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女孩和我一样大,就这样死了……”江楠的眼圈一阵发红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想到一件事,问:“阿宁,你什么血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b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是器官捐献者,和死者相同的血型,今晚你别回去了,跟我一起!”苏菲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上苏菲睡不着,索性打开手机刷起微,博。

        网上关于秦教授的曝料有很多,大多是反映他不检点的私生活的,舆,论已经把这个人塑造成了恶魔,可能就是之前看了太多这些内容,才会做这个噩梦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手机收到一条消息,我说:“今天不用来指挥中心了,直接去市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回复:“你起得这么早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回:“带狗跑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一阵想笑,没见过比我生活更规律的人了,这时我发来一张狗的照片,说:“这两天忙案子不着家,它都饿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不要给它起个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分钟后,我回复:“万一它不喜欢呢,又不能反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