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三百八十四章 怒火攻心

第三百八十四章 怒火攻心

        秦教授自顾自地说起来,他说得不紧不慢,声音很有磁性,出于礼貌女服务生站在那听他说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有点事……”她有点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帮个小忙,帮我拍张照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教授递出手机,整理了一下衣领,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摆好一个姿势。

        服务生只好拿起手机,替他拍照。

        递还手机,她准备走了,秦教授突然感慨一声,“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来这儿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您是来旅游的吗?”服务生不自觉地搭腔,这老头毕竟不讨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来找我女儿的,她应该和你一样大,你是在读大学生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,我二十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上去很年轻,就像刚刚走出校园的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服务生笑笑,“老先生,您是在夸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这打动不了你,像你这样美丽的女孩,一定有不少人恭维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是恭维话,但服务生平时从来没听人这样说过,她大概也明白了,这一定是个不正经的老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他倒是不讨厌,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成熟儒雅的气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我帮我女儿买了一个小礼物,不知道年轻女孩子喜不喜欢,你可以在这儿坐一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有工作要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耽误太多时间,我绝对没有什么企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服务生在他面前坐下,秦教授问:“你平时不戴首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工作要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手很漂亮,其实戴一件饰品,会显得手腕更细。”秦教授伸出手,在碰到她的手之前轻声道了句“不好意思”,然后握住了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晚上这儿热闹吗?”秦教授说着,朝窗外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服务生扭头的瞬间,突然感觉手腕一阵刺痛,她低头一看,一只注射器扎进了她的血管。

        大脑一片空白,全身好像飘飘然的,来不及思考和抽身离开,她已经失去了知觉,身子猛的一沉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教授迅速把她扶住,让她趴在桌子上,然后左右环顾,确认没有人过来,掏出第二只注射器,里面是乳白色的液体。

        下手之前,他发出一声低低的叹息,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    把200毫克异丙酚全部推,进服务生的颈动脉后,昏迷中的服务生开始抽搐,口吐白沫,秦教授用餐巾捂住她的嘴,紧紧压住,直到放在她脖子上的手指感觉到脉搏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教授替她把嘴角擦干净,撒开手,让服务生维持着这个趴着睡觉的动作,起身离开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联系完市局,苏菲火速赶回指挥中心,顾凌叼着细棍饼干正在搜索秦教授的手机讯号,惊讶地看着闯进来的苏菲,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资料!资料!资料!”苏菲急不可待地说,抓起几根细棍饼干吃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资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排查过的所有医院、红十字会的人,只要女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整理成表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把桌面投到墙上,苏菲抱着双倚在桌边看,突然指出一个名字,“她是不是负责捐赠者登记入库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单身女性,早该想到的!”苏菲抓起顾凌没喝完的可乐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去哪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从门里露出头,“一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我在查手机讯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聪明的人,能查到就怪了,走吧,我们去医院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路上苏菲都把头靠在出租车的玻璃上想事情,不时拧开可乐灌一口,顾凌甚至不知道出了什么事,问了几次,苏菲都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    车一停,她就冲下来,顾凌赶紧跟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找到那名正在给患者看诊的女医生,苏菲扳着她的肩膀说:“秦教授有没有找过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医生有点害怕,道:“你们不是问过话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问你,秦教授有没有找过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个秦教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风骚的老头……”察觉到对方眼神的变化,苏菲继续追问,“他是不是勾搭过你!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……没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实话,快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苏菲这么凶,女医生吓得快哭了,“我们上过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?”顾凌一脸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时候?”苏菲继续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两个星期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哪?在医院搞得吗?”苏菲很粗暴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在网上聊过,他那天带着夜宵来找我,晚上门诊没人,我们就在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有没有泄露过什么情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绝对没有!”女医生的眼珠活动着,“不过,我隐约记得他弄来一种药,说打了这个更刺激,我知道这不好,可是抗拒不了他,就打了一点点……后面的事情我就有点模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让我检查你的电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……好!我没犯法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没有回答,叫顾凌赶紧检查电脑的登陆记录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医生被打针的那天晚上,保存捐献者名单的数据库被人登陆过,顾凌向女医生确认细节的时候,她很害怕,表示自己绝对没有泄露过医院的帐号和密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泄露过,但是自己不记得了,麻醉药种类繁多,这里面就包括了俗称的‘吐真剂’!”苏菲对顾凌说,“我也是刚刚想明白的,既然凶手是秦教授,他肯定会用自己最得心应手的方式来获取情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,他根本没用过黑客手段,而是物理入侵!难怪我们之前一直查不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看过哪些人的资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,根据浏览记录,总共有十几个人,都是×市市内的,两名死者也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距离医科大最近的人是谁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推推眼镜,“郝珍,一名咖啡店女服务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们来到咖啡店所在的那条街,苏菲听见救护车的声音,她直接在马路上下车,穿过密集的车流来到咖啡店,看见医护人员正把一个穿着咖啡店制服的女子放上单架。

        邹春龙自然也到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郝珍!?”苏菲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她是叫郝珍,又一名受害者,同时也是器官捐赠者。”邹春龙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混蛋!”苏菲怒火攻心,直接把一张咖啡桌掀了,吓得店里的店员都脸色煞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