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三百八十三章 全城追捕

第三百八十三章 全城追捕

        知道秦教授走了之后,大家心情都不好,大家都进去检查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检查了一遍,说:“只有挂在衣架上的一套西装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想到什么,去打开冰箱,把里面的蔬菜和食品掏出来,拿出一盒速冻饺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之前我觉得奇怪,饺子应该要放在冷冻室才对,我和他说,他说里面装的是活性碳,用来净化冰箱里面的气味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打开速冻饺子,里面是整齐摆放的药瓶,还有注射器,苏菲的瞳孔因兴奋而收缩了一下,真凶终于找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药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拿起来阅读上面的英文标签,“氯,胺酮,一种短效静脉麻醉药,这个乳白色的是异丙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‘小牛奶’?我记得这好像是杀死麦克尔·杰克逊的药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立即给顾凌打电话,叫他定位秦教授的位置,苏菲走进卧室,想再找找线索,她发现一个抽屉上了锁,便掏出开锁工具,江楠说:“这个抽屉他从来不打开的,我也没见过里面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现在可以满足下好奇心了。”苏菲笑道,麻溜地打开锁,把抽屉拉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眼就看见里面有个笔记本,当她继续往外拉抽屉的时候,听见喀嚓一声,似乎内部有什么机关被触动了,然后一股火焰从抽屉里喷涌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!”我冲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火势很猛,似乎有助燃剂,江楠吓得躲在墙角,苏菲拿枕巾拼命地甩也扑不灭,反而连枕巾也烧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火速冲到厨房,从碗架上拿一口大碗接满了水,过去浇在抽屉上,火这才熄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干嘛用水啊!”苏菲跺脚抱怨,“里面的东西全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想怎么样,等一屋子烧完,再来提取灰烬?”我没好气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屋子里浓烟弥漫,呛得人睁不开眼,苏菲赶紧把窗户推开,随手拿起一张报纸扇风,这才舒服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失火的?”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好像在这个抽屉里设置了什么机关,狡猾的老贼,那里面一定藏了什么秘密。”苏菲愤恨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这样说秦教授啦!”江楠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检查了一下灰烬,笔记本已经烧掉一半,里面的钢笔字几乎无法辨认,本子里夹了几张照片,上半部分已经烧毁,那是一组女孩子的照片,只能看见穿着裙子或者裤子的下半身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还有一张残缺的学生证,看见上面的学号时,江楠震惊,“这是我念本科时候的学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那时的学生证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记不清扔在哪了……”江楠捧在手上看,“我不确定这是不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宁,你母亲和秦教授有什么交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啦!!!”江楠大声说,“我和秦教授没有这种狗血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他保留着你的学生证,他对你和对别人都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苏菲灼灼的眼神之下,江楠低下头,陷入迷茫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话突然响起,三人同时朝客厅看去,我看了一眼座机的来电显示,念出上面的号码,江楠不敢相信地说:“秦教授打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拨通顾凌的号码,问他现在能追踪吗,顾凌说还在公交车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电话已经响了六声,苏菲焦急地问:“接不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接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拿起来,秦教授在那头说:“阿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到底有什么目的!”苏菲问,伸手拦住准备上前的江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让她听电话,否则我会马上挂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要杀那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等苏菲把话说完,电话挂断了,苏菲气得想掼听筒。

        五秒后,电话再次响起,苏菲瞅了一眼江楠,示意她可以接听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拿起来,怯怯地说:“秦教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宁……”秦教授的语气缓和下来,“对不起哦,我有一件不得不去做的事情,今天应该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哭了出来,“求你不要去杀那些器官捐赠者,他们是无辜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世上谁不是无辜的呢?我一生都在伤害别人,沉浸在毫无意义的事情当中,我太害怕孤独了,所以很感谢你的出现,让我空虚麻木的生命中有了一道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泣不成声,“快停下吧!求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叹息,“等我完成任务,就会把自己交给你们,不要哭了好姑娘,我也是身不由己……我多希望有你这样的女儿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然后电话挂断,江楠对着盲音“喂”了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贴着听筒听完了对话,沉吟道:“‘把自己交给我们’,他说的不是自首!还有‘最后一次见面’……他要自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瞪大一双泪眼,难以置信地看着苏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他还要继续作案,所谓的‘任务’究竟是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擦干眼泪,说:“我马上把同事们叫来,看能不能找到线索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我去联系市局,全城缉捕秦教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我去联系吧,陈叔叔上星期已经出院了!”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,小声对他说:“帮她擦擦眼泪啊笨蛋!”

        屋里只剩下两人,我尴尬地在身上一阵摸,掏出一块皱巴巴的纸巾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江楠却没有伸手去接,丢下一句“我回趟教研室”就扭头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某条街街头,秦教授打完电话,把手机卡抽出来掰成两半扔进下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穿过熙熙攘攘的人流,身边不时听见有人在小声议论,“哇,看这老头子,穿一身名牌西装。”、“是个有钱人吧?”、“他好有范啊,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帅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每到和陌生人眼神相接,他总会彬彬有礼地点头微笑,即便眼下是逃亡,这种绅士风度也没有丝毫减损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教授来到一家咖啡厅,找张桌子坐下,一名女服务生过来询问喝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特浓咖啡,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服务生多瞅了他几眼,觉得这个老人看上去风度翩翩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十年前我来过这家店,当时对面还是一家电影院,当时正上映《泰坦尼克号》,票卖得很火爆,好多人买不着票,就买其它电影的票,然后偷偷跑到那个放映厅站着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