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三百八十二章 接触秦教授

第三百八十二章 接触秦教授

        不不不,她心目中的秦教授是个很和蔼善良的人,很多人误会他,但只有她了解他,他绝不是外界说的那种人渣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楠鬼使神差地拿起手机,点开苏菲的通话记录,她的手指在犹豫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打电话约秦教授,他说在医院,我们便赶过去,秦教授招呼我们坐下之后,我们便问关心的问道:“秦教授,您得的是什么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胰腺癌,好在发现得及时,整个胰腺切除了,我现在每天都得打人工胰岛素,一直在等手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移植手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医院的器官源很紧张,只能慢慢等。”秦教授秦保国笑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能不能告诉我,您11月8日、11月10日早上在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这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您知道8号是星期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,不过我肯定在这,我现在基本上一步不离开医院,瞧,我这大病房好几个病友,你可以问他们,护士也是每天来查房,我怎么可能离开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点头,“好吧,祝您早日康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去了一趟护士站,发现我也在那儿,问道:“你那边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很斯文的前黑社会成员,我在确认他的不在场证据,你那边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亲切和蔼的老校长,完全不像坏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接过护士递来的查房记录,两人凑在一起看,苏菲说:“这种急需移植器官的病人,身体弱得离不开医院,我突然想,他们根本不可能单独完成杀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……难道凶手根本不在这个范围内?可凶手如果是健康人,又何必杀害器官捐赠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雇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调查难度要上升好几个层次,每一个排查对象都得当嫌疑人一样深,入调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吗?看到左校长的时候,感觉他和我脑海中凶手的模样完全不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象的样子是什么样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冷静、从容、虚伪,一个五十岁以上的高学历男子,因为他个子很高,却采取了最省力的杀人方式,所以我猜他的年龄偏大……”说到这里,苏菲朦朦胧胧地想到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响起的电话声打断了苏菲的思考,拿起手机一看,是江楠打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没等她按下接听,电话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拨回去,江楠却没有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奇怪,她为什么打我电话,她现在不是应该在秦教授家里吗?”苏菲嘀咕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不会遇到麻烦了吧?”我有点担心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很好笑地问:“你到底是喜欢她呀?还是保护欲爆棚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一翻白眼,“我怎样都与你无关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哦,你担心别人可以,我了解你不行,方队长是不是有点双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扯这些,走了,还有几个人要排查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做了个鬼脸,跟上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上车之后,她不放心又拨了一个电话,却发现关机了,平时江楠很少关机,就算是解剖途中也不会,苏菲冒名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    思来想去,她说:“去学校!”

        来到医科大学,苏菲叫我把车停在教职工楼下,下了车她直接冲上去,当来到秦教授的公寓前时,看见江楠站在门前,低着头,好像正在做思想斗争,苏菲的突然出现让她一脸吃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打我电话又挂断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……没什么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扶着江楠的脸左右端详,“你这表情分明是有什么,你怎么站在外面,你们吵架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啦!”江楠牵强地笑笑,“我就是出门倒垃圾忘带钥匙,打秦教授的电话,结果不小心拨到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谎撒得太不高明了,我赶过来花了半个小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”江楠脸上一红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抬手敲门,江楠一脸慌乱,但是并没有人应门,苏菲说:“咦,他不在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……在的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反应更加可疑了,苏菲掏出开锁工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!”江楠按住她的手,“好吧,我说,我……我……发现了一条裤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裤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秦教授的裤子上有一个被烟头烫出来的洞,我想到了第一起命案,不放心,就取了些样本去教研室作比对,结果……结果……发现是完全相同的纤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是真的吗!?”刚刚上楼的我听见了这话,来到江楠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可是个重大发现啊!”苏菲也颇感震惊,她只是觉得秦教授的形象和凶手很接近,但是作梦也想不到,他就是凶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心里也在问,为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秦教授身体健康,也没有患这种病的亲人,他为什么要行凶?

        江楠像犯了错的孩子一样抱着双手,说:“对不起!我当时第一反应是赶紧告诉你,可是又害怕……害怕秦教授被你们抓起来,所以我想,当年来问问他吧,看看是不是弄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傻呀!”我皱眉,“如果他是凶手,你再当面戳穿,你觉得你今天能活着离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!对不起!”江楠低着头,带着哭腔,“所以这半小时我一直站在门外,在考虑怎么开口,秦教授对我来说就像父亲一样,我觉得不应该怀疑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痛心地想,这女孩到底有多么天真,真的哪天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。

        幸亏她不是警察,不然这种思想觉悟上的过错,直接就被开除警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准备开门,我问:“带枪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的枪不是寄放在市局?嫌麻烦!谁每天上班去取枪,下班还要去还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不嫌当警察麻烦?”我从身后掏出佩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当我没有?”苏菲掏出自己的枪,不过我一眼就看穿,那是上次那把仿真枪。

        警察嫌麻烦带仿真枪,估计全国也只有她这个奇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撬开门,和我朝两个方向搜索,但是屋里一个人也没有,卧室里被子凌乱,江楠说:“他之前在这里午睡来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回到客厅,看见沙发上放着那条裤子,旁边的衣服都叠好了,只有这条西装裤很随便地丢在那,简直不要太显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拿起来检查裤子上的洞,判断道:“秦教授察觉了,他跑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