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三百八十一章 万分无奈

第三百八十一章 万分无奈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一脸无奈,“我觉得你的‘提醒’,本质上是嫉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苏菲,你就非得把人往阴暗的方向想?假如有品行不端的女人和顾凌走得太近,我作为同事提醒一下,有问题吗?换成江楠也是一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俩真的就只是忘年交。”说完,苏菲拿上自己的包走了,准备去安慰一下江楠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自言自语道:“鬼才信!”

        直到下午三点,苏菲和顾凌先后打完了,两人口干舌燥,顾凌点了奶茶和烧仙草的外卖来润润喉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死了都!”

        三人都饿坏了,苏菲拿饮水机里的热水泡了三碗面,顾凌接过自己那碗,他看见苏菲泡的是超辣的火鸡面,咂舌道:“你也太能吃辣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无辣不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泡面怎么最好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从小冰箱里拿出一包芝士片,在自己泡好的面上面铺上一片,芝士遇热很快融化了,然后再撒上捏碎的海苔片,泡面瞬间有了一股别致的香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要吗?”顾凌问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!”苏菲一脸嫌弃,头一次见到这种吃法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边,我的电话也打完了,端上自己那碗泡面,早就饥肠辘辘的他吸溜溜地吃上一大口,说:“一千人的资料全部收集到了,过来筛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不能吃完饭再做?”苏菲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凶手可不会等,一边吃一边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只好抱上自己的泡面碗,回到位子上,顾凌在电脑上草作着:“筛掉其它血型,剩下340人,男性占190人,这里面身高达标的6,4人,还是好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到墙上!”我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那一排陌生的名字,苏菲说:“有没有可能凶手撒谎了,在问血型的时候就故意报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这样想的话,案子就不用查了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我昨晚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。”苏菲用纸巾擦了下纸,“凶手面临一个非常明显的困境,一旦被识破犯罪动机,警方就有一个明确的范围可以调查,并且这个范围会不断缩小。杀害新的目标,就意味着凶手的预期目的没有达成,一旦他停手,就等于告诉我们,他在这次接受器官的人里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而且考虑到凶手是患者,在做完手术之后,以他那时的身体状况也必须停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思考了一会,“你是凶手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回答:“放烟雾弹,比如多杀一个计划外的人,干扰警方的调查范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摇头,“但你忽视了每一次杀人,凶手都处在暴露的危险之中,目击人、监控、现场痕迹都会让他暴露,以这种暴露的风险为代价来干扰调查,本身是很不理智的,我们已经做过凶手的画像,他是个理智,受过良好教育,且思维缜密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因为凶手是个理智的人,所以他肯定会考虑反侦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个呀,纯粹是想太多,凶手可没有这种上帝视角,继续筛查!”我结束了这个讨论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这里面学历偏高,又急需移植胰腺的人有13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个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吃口面,方哥你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把座位交出来,我坐在电脑前使用警方的关联查询,当筛到当中某一个人的时候,苏菲说:“我好像认识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墙上显示的是一个叫秦保国的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他是江楠学校的校长,我在各种校内公,告中看过他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你经常去她学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学校食堂的饭菜很不错哦,在分局上班的时候我经常去蹭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在网上搜一下试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搜索这个名字,“秦保国,57岁,×市医科大学临床系教授兼前任校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以去拜访一下。”苏菲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个引起他们注意的是一个叫“屠龙刀”的名字,苏菲吐槽:“这人的父母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查找了一下这个名字,说:“这人有过前科,故意伤人罪蹲过几年大牢,出来之后自己经营公司,我去走访一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第三个引起注意的名字是“李清”,是一名麻醉医师,长着一张阴沉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这个人我来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三人分头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江楠正在秦教授家里做家务,中午两人吃了胡萝卜羊肉馅的饺子,秦教授每天下午都得睡一觉,江楠把阳台晾的衣服一件件收下来,叠好收进衣柜。

        叠衣服的时候江楠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,当时她虽然气得摔门而去,可是出了门又一个人笑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确实在担心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她一个人痴痴地笑起来,继续叠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发现秦教授的一条西装裤破了,准备去拿针线来补一下,可是突然间想起什么,她仔细检查那个不起眼的洞,它的周围有烧焦的痕迹,像是被烟头烫到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以死者和凶手的身高差来看,烫到的部分可能是裤子,西装裤一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昨天我说过的话在耳畔响起,江楠对着这个洞愣了好一会,头脑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    不……不可能吧!

        秦教授没有胰腺方面的疾病,身边也没有,他怎么可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可是秦教授确实不抽烟,而且他也不喜欢抽烟的女孩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了很久,江楠在裤子上取了一丁点纤维,用纸包好,然后悄悄离开秦教授家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教职工宿舍到试验楼只需要十分钟,今天考研室里没有解剖工作,几个法医同事在联机打游戏,打趣道:“你今天不是在你干爹家里吗?”、“是不是被你干爹欺负了?”、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帮男博士自认为很幽默,自顾自地大笑,江楠根本懒得理他们,放下包,把样本放在玻璃片里,推到显微镜下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比较两个样本,她意外地发现,这是完全相同的纤维!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感觉手脚一阵冰凉,在心里说:“不会的!不会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上一个周末,秦教授神秘地对她说:“我想跟你说一个秘密……我杀过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发生了命案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他为什么要突然说起这件事,因为他有一个杀人的计划,承受着巨大的压力,所以想要倾诉一点东西,或者是在试探江楠的态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