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三百八十章 十分奇怪

第三百八十章 十分奇怪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内心真是太险恶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,秦教授对你像对女儿一样,我只想知道原因……他有家庭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,离过两次婚,有一个女儿,不过都不怎么来往……啊,他出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把没吃完的章鱼烧交给苏菲,跑去迎接秦教授,两人挽着胳膊,一路有说有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发现秦教授个子很高,至少有一米八,不过他不抽烟不喝酒,身体很健康,应该没有胰腺方面的疾病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把食物解决掉,两手插着口袋走过去,问:“秦教授,手术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切顺利,不过我回家可有的忙了,课还没备呢!”秦教授微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您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静脉麻加局部麻,静脉麻见效快持续短,等移植器官建立血液循环之后,马上换呼吸麻,尽量把风险降到最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愧是专业人士,请您来真是太好了,费用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!”秦教授看了一眼江楠,“学生遇到麻烦,我这个做老师的哪能不帮忙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原来我们是沾了江楠的光,对了,想给您看张照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掏出手机,给秦教授看死者伤口的照片,秦教授用手捣着嘴沉吟着,“静脉麻一般不会往颈部打,这太危险,不过目前是杀人的话,那就另当别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您觉得他会用什么药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,我又不是神,看一眼照片就知道了,不过提个建议,你们可以查查社会上能买到的那几种麻醉药,比如利多卡因、普鲁卡因这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我先回去了哦!有空可以和江楠一起来我家里玩。”秦教授笑笑,然后朝停车场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自言自语道:“我才不会来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天以后,案情仍然没有取得突破性的进展,傍晚,五人在指挥中心碰面,汇总一下各自查到的情报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楠说:“一号现场的烟头上面粘了一些烧焦的羊毛混纺纤维,可能是死者手中的烟头烫到了凶手的衣物,羊毛的成分占70%,大概是比较高档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靠在桌边思索着,“以死者和凶手的身高差来看,烫到的部分可能是裤子,西装裤一类的……凶手用的是什么麻醉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仅凭血检查不出来,目前只能排除利多卡因、普鲁卡因、吗啡,从生物反应推测,凶手可能用了两种麻醉剂,一种致死者昏迷,另一种才是真正杀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社会上哪里能买到这些药?”我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不大清楚……总有渠道的吧?”江楠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网上就可以买到。”苏菲说,“利多卡因乳膏和注射液,一些网店会卖给女孩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干嘛用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笑了,“说来挺不可思议的,在网上叫破,处神药,能缓解初次交,配时的疼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天,商人真是无孔不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,更奇怪的是有这种市场的存在,女孩子不好意思和男朋友沟通,只能自己买麻醉药,男人把性看得比什么都重,但是男人从来都不懂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听得都呆了,回过神来,道:“一些纹身店也有局部麻醉的药,虽然绝大多数纹身是不打麻药的,据说打麻药纹出来的效果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就我所知,宠物医院也能弄到麻醉剂……其他线索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把自己查到的东西用投影仪投到墙上,“红十字会、医院、器官捐赠和移植委员会的电脑我都检查了一遍,他们的安全措施很好,我这种级别的黑客都骇不进去,调查后台日志,最近没有被非法入侵的迹象……当然也不排除对方是个高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拿起一沓资料,说:“患者我们也全部调查了,都有医院或家属提供的不在场证据,也就是说,凶手不在这个范围内,ta仍然没得到想要的器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按照你的推测,凶手患的是胰腺方面的病,我们干脆在这个范围内调查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在电脑上操作起来,说:“去公立医院检查电脑的时候,我悄悄塞了木马,让我查一下……这些是×市所有患胰腺疾病的患者名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天!”我看到那长长的名单,一阵头疼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可以筛选一下,大部分人患的是糖尿病,还没有严重到需要移植胰腺的程度,去掉不符的血型……好吧,现在还剩下一千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身高一米八、男性、有医疗从业经验,再筛一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没这么详细的资料,只能当面调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这工作量也太大了吧,等凶手杀掉下一个人,我们也查不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看着表格上患者的联系方式,说:“打电话吧,随便虚构一个国际胰腺疾病中心的问卷调查,一个个打电话搜集情况,我们四个人一上午就能完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……不好意思。”江楠举手说,“明天我来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明天不是休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但我要去秦教授家,每个周末我都会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你跟他什么关系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生关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他在本科阶段教过你,不过你现在都博士生了,还每星期天跑到他家,给他做饭、陪他聊天、帮他做家务,这种师生关系任谁听着都觉得反常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们本来就是师生关系,为什么要在乎别人的说法?”江楠脸红红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哎!”苏菲试图干涉,“方队长,人家的事情关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江楠已经算我们半个小组的人,我只是提个醒,那种人不要走得太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秦教授不是坏人!!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气愤地说完,拿上自己的勘察箱,摔门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惊了,我以为江楠永远不会生气的,苏菲说:“你有病吧?人家关系很好,你非要说三道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三道四?”我笑了,“她和秦教授这么亲密才叫不正常,我是男性,我能猜到秦教授心里在想什么,所以我劝江楠离他远一点,有问题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