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三百七十八章 迷雾重重

第三百七十八章 迷雾重重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立即去寻找书籍,我说:“别找了,死者屋里一本书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问:“那个……凶手干嘛要留信息给警,察呀!难道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,预告下一名死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那也太疯狂了,不像这个凶手的作风。”苏菲说,“我觉得密码不是留给我们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除了警,察,谁又能看见它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《交叉小径的花园》!”顾凌说,“这是我以前读过的一篇小说,主角是个间谍,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,用杀人的方式传达消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说,消息公开之后,另一个人会看见它?双方有共同的密钥,另一方能知道这行话的意思?”我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大笑,“这也太蠢了吧?为什么不用手机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想了想,“呃,比如双方并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认识他们怎么会有共同的密钥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你考虑的是两个人,如果变成三个人就解释得通了,a和c拥有共同的密钥,b是杀手,b认识a但不认识c,b接受a的命令杀人并留下密码,这样一来c就能接受到a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笑道:“怎么感觉这么复杂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笑了,“算了,不考虑这些了,我们还是按照我们的步调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拉上江楠,道:“我们先去趟三院,看看尸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邹春龙态度好一点了,他大概不会那么横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指指正在工作的警,察,“分局的人出面了,他表示愿意配合调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敢情我们没穿制服,就不把我们当警,察?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赶到三院,这时死者的器官摘除手术刚刚做完,邹春龙急着把器官送到另外几家医院,苏菲说:“邹先生,能耽误一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耽误不起,我知道你们为什么来,尸体现在在停尸房,我已经和医院的人说明情况了,不过只能检查,不能带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早这样合作不就得了,害我们还在a市呆了三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邹春龙苦笑,“之前多有得罪,我得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望着她的背影,若有所思地说:“邹先生也挺帅的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天!”苏菲拿指头戳她的脑袋,“给我敬业一点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是随便说说嘛!”江楠一脸无辜。

        医院早就没有太平间了,所谓的停尸房是一间空置的仓库,医生带二人来到这里,看见两具尸体并排躺在地上,苏菲问:“邱雅静的家人一直没来认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医生略显尴尬地说:“昨天已经来了,在附近的小招待所住着,他们不肯把尸体领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我们未经同意,把他们女儿的内脏摘了,她母亲是信佛的,闹得非常凶,说什么女儿下辈子投胎都做不了人了,一定要我们还他们一个完整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八成又是想要赔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也不能这么说,家属听说女儿死了,打击太大,医院还是得把摘除器官的事情告之,并不是人人都能接受这种事情。前两年有个得尿毒症的女孩子,稀有血型,好不容易有一个适配的肾源,是一个出意外死亡的男孩,女孩父母给对方都跪下来了,说任何条件都可以接受,但是男孩家就是不愿意,说凭什么,凭什么我儿子死了,你女儿就能得救!最后那个女孩……”医生摘下眼镜,擦了擦,叹道,“这种事情太多了,器官捐赠的观念还不普及,很多人都接受不了亲属的死换别人的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想了想,倘若这种事发生在她身上,她最爱的人去世了,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想得到所爱之人的器官,她在情感上也会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掀开尸体身上的白被单,两具尸体的腹部都已经被缝合,她问:“请问,他们是什么血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b,两个都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检查女性死者的每个部位,突然说:“看,脖子上有针眼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过去一看,脖子上有两个极小的针眼,上面那个周围微微隆起,另一个则比较隐蔽,得用手挤,压皮肤才能发现,这一定是死前留下的,因为死后细胞不再愈合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立即去检查男性死者的脖子,道:“这里也有,位置一模一样……为什么有两个针眼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过来,摩挲着第一个针眼,道:“这一针是扎在肌肉上的,第二针很深,刺进了颈动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就是说第一针是麻醉,第二针才是杀人,用麻,醉药让心肌停止活动……请问,他摘了什么器官?”

        医生拿起一张文件看了下,“心脏、双肺、胰脏、肝、肾、肠道还有角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几乎把自己全部捐掉了!”苏菲看着这个相貌平平的男尸,不禁有些伤感,“这么高尚的人,为什么要成为牺牲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就是说,待会有八到十台移植手术要做,八到十个陌生人会得到死者的器官……”江楠压低声音,“凶手会在这里面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凶手是个病人的话……用麻醉药杀人确实是合理的,他没有太多力气,而且清晨最容易偷偷溜出医院。可是即便八到十人,这范围也太小,太容易排查了,他不考虑后果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打开勘察箱,询问医生:“我可以取样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剪取了头发、指甲,并把注射器刺进死者的血管,尸体也是可以抽出血的,只是相对活人困难。

        男尸还好一些,女尸完全抽不出血来,非要采的话只能打开腹腔,采心包血,但她们没这个权限,江楠只得放弃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良久不语,直到江楠收拾好催她走,她突然说:“凶手需要的是胰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肾和肝会积累毒素,发生上一次的事件,凶手选择的杀人方式说明他不在乎这种后果,按照排除法,他需要的自然就是胰脏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我没想到这一点……”江楠的脸色突然沉了下来,“糟糕!这次的移植手术,器官里也有麻醉药残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赶紧给邹春龙打个电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