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三百七十七章 奇怪的数字

第三百七十七章 奇怪的数字

        江楠一翻身抱住被子,嘟囔着:“跑掉就跑掉喽,我又不是警,察……”然后咯吱咯吱地磨了几下牙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一阵无奈,对着江楠的耳朵说:“其实我有女朋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你说什么?”江楠一骨碌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精神啦?赶紧穿衣服笨蛋!”苏菲把衣服团成一团,扔到她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看了下手机,“早上没什么车,既然要回×市,不如我们坐动车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见网约车还有一会,顾凌跑到附近的超市,买来矿泉水,然后把一板晕车药给了苏菲,苏菲笑着道谢,“买这个还不如买点酸的东西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给你们买话梅,稍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……不用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已经跑到便利店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对你真好。”江楠羡慕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瞎想,我们只是同事,朋友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我觉得王警官喜欢你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眼里就只有谁喜欢谁,小学生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明是你迟钝,以前别的男生喜欢你,你是怎么发现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抱着双手,“我从来不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,除非有人明确跟我说出来,我才会考虑yesor,no,恋爱不就是两个人相互识别吗?合得来就在一起,合不来就拉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才不是呢,恋爱是一种由浅入深的感觉,两人由陌生到亲密,某一个瞬间捅破那层玻璃纸,那种感觉真是太甜蜜了。”江楠把两个小拳头放在下巴上,脚在地上跺来跺去,兴奋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每天就奔着这些,难怪你被人甩了七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明明是谈了七段刻骨铭心的恋爱好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奚落道:“是啊,发现自己的闺蜜和男朋友手拉手放学,是挺刻骨铭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讨厌死了!”江楠挥起抗,议的小拳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抓住她的双手,笑道:“所以你才和我当朋友对吧,因为我这个人压根就对谈恋爱不感冒,对你没有威胁,还能利用我的人际关系扩大你的择偶范围,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人就是这么阴险,总爱分析别人,我明明是喜欢你的独,立自强才和你当朋友的好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叫理性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顾凌回来了,提个大袋子,苏菲诧异地说:“他买了多少零食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用肩膀撞苏菲,小声说:“待会不要说‘谢谢’,说‘你对我太好了’,能大幅提升好感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噫,好恶心,我可学不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兴冲冲地跑来,说:“买了些路上吃的,正好没吃早饭,还有话梅和口香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我给你钱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啦,又不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给你钱吧!”苏菲掏出手机,顾凌推辞,最后只要了一半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楠小声吐槽苏菲:“你情商太差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在江楠的腰上掐了一下,让她发出“哇”的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赶到火车站,坐上动车,直到九点才正式出发,我发消息给顾凌,说:“怎么这么慢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待顾凌回复,几张照片被发送了过来,苏菲把脑袋凑过来看,“不是吧,×市又出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照片上是一具男尸,和上一位死者一样,也是静静地躺着,看不出任何外伤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在微讯上说:“这次的死者又是一名无偿捐献器官的人,邹春龙把尸体运走了,你们直接来北大街花园小区13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沉吟着,“邹春龙没有嫌疑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说:“也有可能是买凶杀人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摇头,“没有证据一般不考虑买凶杀人的可能性,况且邹春龙也不是有钱人,凶手大概是一名想要得到器官的人,上一名死者的器官没有分配到他,所以他要继续杀人……该死,居然是连环杀人案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托着脑袋望向窗外,一路上都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×市,三人立即打车赶往出事地点,我倚在自己的车前,已经等了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和上一个案子如出一辙,死亡时间大概是清晨,邻居发现门没有关,屋主人倒在地上,然后报了警。邹春龙是接到医院的电话才赶来的,尸体已经被拉到三院做器官摘除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扭头看去,单元楼前面停着警车,有警,察正在进出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手法完全一致,看来凶手压根不怕被警方并案调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!”苏菲说,“ta必须得这样做,如果尸体太晚被发现,器官就坏死了,ta要保证尸体完整,同时尽快被红十字会知道……我觉得我们应该从消息源头去调查,凶手怎么知道这两人的资料,知道他们捐过器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医院或者红十字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我们现在就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着急!”我说,“现场有样东西,你们最好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五人来到现场,分局的技术人员正在拍照、采集指纹和鞋印,苏菲问:“我们和分局一起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肯定不会一起查,他们的人既然已经出现场了,我就拜托一下,之后物证还归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怕江楠一个人勘察太累吗?”苏菲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没有理睬,说:“屋子里有打斗痕迹,不过凶手把弄倒的东西扶起来,还拖了一遍地板,我感觉这人有洁瘾……过来看下这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来到临窗的墙边,只见粉刷过的墙上写着一行数字:“68·15·47;73·6,9·21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数字工整地排列着,总共有五行,乍一看是印上去的,仔细瞧才发现用的是铅笔,苏菲说:“好工整的字,这是印刷体,凶手是怕暴,露自己的笔迹所以才这样干的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犯罪签名?”顾凌说,“可是就视觉效果来说,这也太弱了吧,确定是凶手留下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点头,“死者的个子没这么高,从笔迹的位置看,是个至少一米八的人留下的,门口采集到的脚印也证实凶手有这么高,我觉得像一串密码,但凶手想给谁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审视着墙上的数字,苏菲说:“那么这就不是犯罪签名……分隔开的三个数字,坐标?我明白了,它是一行话,需要有密钥才能解开……一本书或者词典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