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三百七十六章 疑犯逃脱

第三百七十六章 疑犯逃脱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好啊。”苏菲很积极,“一针见血的方式我最喜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个都这么不讲原则吗?”我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现在可不是普通的警察,冯队给我们自由的权限,就是允许我们使用非常手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种话我可从来没听冯队说过!”我想了一下,患者要躺很多天,那捐献者又是极度不配合,一直拖确实不是办法,我对着电话说:“把地址告诉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得到地址之后,我们一行人就往车里走去,上车后,苏菲笑道:“江楠可爱吧?像个小哈巴狗一样粘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淡淡地回应:“没觉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非得经营这种‘不近女色’的硬汉形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苏菲,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跟谁都像个热的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!”苏菲大笑,“我头一次听说有人夸我性格开朗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叫夸?”我懒得再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趁着夜色,两人来到科长的家,为防被监控拍到,两人从小区围墙翻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轻车熟路地用撬锁工具把门打开,黑暗中突然冲出来一个东西,吓了她一跳,那东西“汪汪”地狂叫起来,苏菲躲在我背后抱怨:“瑞士军刀怎么没告诉我们,这家养狗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而且还是一条大型犬,看着特别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来来,乖哦!”我俯下身子,伸出手。

        狗子犹豫了一阵,这才放下警惕,任凭我在它脑袋上揉来揉去,还主动拿脸蹭我的手掌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这才顺利进门,打开灯,发现那是一条哈士奇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吐槽说:“不愧是二哈,以前听说哈士奇会协助小偷,现在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狗能闻到人的情绪,你没有恶意,它们也不会伤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犁鼻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没文化,犁鼻器是除人类以外的哺乳动物都有的器官,60%的人类这个器官还没有退化完全,它能感应到其它动物身上的激素气味,第六感就是这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我的语气像在敷衍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科长的家普普通通,甚至有点冷清,想必是科长长期住院不在家,所以才显得没人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套上鞋,在屋里调查,苏菲抓着床单一掀,兴奋地说:“看看下面有什么!?”

        结果床单下面只有褥子,褥子下面啥也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期待什么呀?以为会发现满床的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电视剧里不都是这样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拜托,那种级别的贪官就像杀人犯一样少见,内心阴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切!”苏菲扮个鬼脸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我们在抽屉里发现了银行卡、存折,苏菲把号码记录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我们准备撤的时候,楼道里传来脚步声,我眼疾手快地关了灯,把苏菲拽到进门右手边的柜子后面,脚步声停在门口,然后开始敲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的心脏一阵狂跳,这种未经允许的搜查一旦被撞破,我们整个小组都要倒霉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意识到我离自己太近,下意识地把手抬高,举在胸前,作出防御性动作,黑暗中,两人呼吸相闻,略觉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外的人说:“陈太太,你回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有另一个人说话,像是邻居,“没人回来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奇怪,刚才在楼下巡逻的时候看见灯亮了一下。”敲门者说,估计是小区保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错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能是看错了,没事我走了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这才长松了口气,赶紧离我远远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顺利离开小区,到车上第一件事,我就点了根烟,看得出来,刚才那一幕我也很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车里安静得有点尴尬,苏菲说:“假如是家人回来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能怎么办?吓唬一下赶紧跑路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拧开矿泉水瓶灌了一口,她自己也是紧张得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宾馆的一夜稀松平常,第二天一早,苏菲和顾凌去了一趟这里的银行,查询结果显示,科长最近的大宗支出只有医药费和手术费,收入也是正常水准,似乎我们怀疑错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却不死心,说:“也许他们还有别的银行帐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要查的话,干脆从邹春龙那边查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有点难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处境就有点尴尬了,×市那边,死者家属还没有来,医院是不肯交出遗体的,这案子大家已经达成共识,动机十有八九与器官,移植有关。

        邹春龙是目前最大嫌疑人,但是他油盐不进,也无从调查。

        早上五人一起吃早饭的时候,苏菲感慨:“案子还没开始就陷入僵局了,好难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只是没找到突破口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我们还要继续盯吗?还是分头行动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分头行动能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手上不是还有东西要鉴定的吗?样本放太久是会变质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回答:“我昨天晚上已经用快递把样本寄到教研室了,大概今天傍晚就有结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天只能继续在a市耗着,邹春龙的车一直停在医院的停车场,也不知道这小子在干嘛,苏菲和我轮流盯着车,顾凌去网吧查资料,也可能是打游戏,江楠在宾馆看电视。

        傍晚时分,江楠收到教研室发来的邮件,长长一份鉴定意见书,表达的意思就一个,血样和注射器都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楠说:“看来出问题的还是器官本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天就这样无所是是地过去了,夜里在宾馆的房间,苏菲睡了一个好觉,挣开眼发现江楠像头小猪一样腻在她身上,好不容易才把她圆嘟嘟的身子推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走到窗前,突然看见邹春龙上了自己的车,她一个激灵,连鞋都顾不上穿,抓上外套披上,冲到隔壁狂拍门,说:“邹春龙要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门突然开了,我正在系裤,说:“你们多久能出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还在睡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先去追,路上发定位给你们。”说着,我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回去把江楠摇醒,江楠撒着起床气,“干嘛这么早啊!我还要睡一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起来啦笨蛋,嫌疑人都跑掉了。”苏菲使劲摇晃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