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三百七十五章 怪异的案情

第三百七十五章 怪异的案情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出了警局,正要放松下,突然顾凌匆匆走到我们身边说道:“走,到a市,有宗医闹的案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愣了愣,说道:“a市的医闹跟我们有关系,再说了人家的地盘也轮不到我们管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低声说道:“这案子或许跟s有关,而且受害者是xx局的科长,根据冯队提供的资料来看,他家可能有s组织的资料。冯队也跟a市沟通过了,允许我们协助他们a市公,安侦查此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协助破案就是心情好的话让我们过问下这案子,心情不好就让我们滚蛋,毕竟a市不是我们的地盘,我们说了不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一来就变得很棘手,而且时间也很有限,所以顾凌跟我们简单介绍了案情,就拉着我们上车,同行的还有许相辰、江楠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行人风驰电掣的来到a市医闹的医院,发现科长夫人还在跟医生纠,缠不清。我喝顾凌顾不得许多,亮出警,察身份之后便着手调解这件事的时候,江楠小声对苏菲说:“我想和麻醉医师谈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把麻醉师叫过来,江楠说:“你好,我也是学医的,想问下你在手术前用了什么麻,醉药?”

        麻醉师可算找到替他主持公道的人,一五一十讲明自己用的药品以及剂量,江楠记下来,说:“这好像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我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,我当麻醉医师十六年了,没出过差别,今天不知怎么了,一下子两个病患出了问题,唉,看来这个医院是呆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你先别着急,我们会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,谢谢!”麻醉师几乎要哭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转过身,江楠准备给医科大学的秦教授打个电话,苏菲好奇地说:“给他打电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知道他是×市水平一流的麻醉医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,我只知道他是你本科时候的解剖学教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他以前是麻酸医师,干这一行需要深厚的医学知识,否则很容易出差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你打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那边弄了半天,总算是把科长夫人劝消停了,回来的时候顾凌得意洋洋,“刚才留联系方式的时候,我共享了她手机上的wifi密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用?”苏菲一脸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大用!我可以利用这个骇进她家里的网络,查一查他们背后有什么金钱交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哇,你太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谦虚地说:“一般般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的电话也打完了,说:“秦教授意见和我一致,全身麻一般是用这个剂量,不过他补充一点,问题也可能出在器械上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我们现在要去取证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,有必要管这闲事吗?”苏菲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两个移植手术同时出问题,难道不值得一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的话引起了江楠的思考,她突然瞪大眼睛,说:“我……我好像明白了,问题出在器官上面,肾脏和肝脏都是解毒器官,而人又是刚刚死亡的,器官里面有麻醉,药残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恍然大悟,“死者是被人用麻醉剂杀死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,取证!”

        五人分头行动,我和顾凌去取证,苏菲跟江楠去查看患者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小时后,医院的小风波已经平息,五人碰头,苏菲看见我和顾凌手上的袋子惊了,说:“你们刚从超市回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这些都是手术用过的医疗垃圾,我们也不懂,全部带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问:“血袋和注射器在里面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在的。”我看了下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两样可以做个检测,如果没问题,那么问题就在器官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苏菲有点不放心,脸颊抽搐地说,“这一大堆医疗垃圾放在宾馆,然后又要放在车上,不会有感染吧?我可不想莫名其妙地得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来取样吧,并不需要全部带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戴上手套,从勘察箱里取出棉签,取了样本放进试管里,苏菲这才觉得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待的时候,顾凌问:“患者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已经脱离危险了,在输什么拮抗剂,大概就是中和麻醉,药的东西吧,心律和呼吸已经恢复正常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好不是毒杀的,不然……”顾凌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通过这件事,我更加确信杀人动机和器官,移植有关,不伤害内脏正是为了让它们平平安安地进入另一个人的身体。”我说,“顾凌,你现在能查患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附近有网吧,我可以去开台机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去吧,我们一会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走后,苏菲沉吟着,“杀人手段造成了这样危险的后果,凶手是没考虑到,还是说我们弄错方向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是没考虑到,麻醉,药好弄,但凶手未必懂得医学常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刚才有个叫邹春龙的好奇怪,听科长夫人说,她丈夫一死,他就出现了,而且组织警,察进尸检,感觉有点奇怪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怀疑邹春龙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点头,“有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我觉得他不会是凶手,如果是他杀人,为什么不马上把尸体弄走,还要让尸体在家里躺几个小时,或者干脆把人弄到这里来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提醒了我,我沉吟半晌,“像你说的那样就叫作倒卖器官,是重罪,所以他选择走正常程序,看上去天衣无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衣无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死在×市,器官送到a市,两地警,察都不方便介入调查,跨市追查要经过重重手续,可能到时连尸体都火化了。只有我们有这种灵,活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神秘报警人把这个案子给了我们,难道他一开始就预测到了?我的天,那家伙到底何方神圣!”苏菲发出一声感慨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把样本取完,三人在附近简单吃了点东西,八点左右,顾凌打电话过来,说:“患者好像不怎么爱上网,电脑里并没有什么惊世骇俗的内容,不过我能查到ip落地,你们要不要去实地调查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皱眉,“你的意思是溜进他家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家里的电脑连着看家,宝,我可以远程替你们关掉,保证不会被发现,另外他家现在没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这意思吗!?”我捂住话筒跟苏菲说:“潜入调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