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三百七十四章 家属闹事

第三百七十四章 家属闹事

        许相辰平静地跨出一步,挡在女人身前,挡住了记者镜头,也挡住了那些闪烁着的、要将女孩最后一层遮,羞布扯下的灯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请您把照片交给我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岑岑的母亲,也是没想到,警方态度居然如此强硬,她昂起头,瞪着面前的警,察,说:“怎么,你们警方也想袒护这个破集团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低下头,盯着面前的女人,眼神变得很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世界上,哪有疼爱女儿的母亲,会在女儿尸骨未寒时,大闹公司,又在众目睽睽下,将女儿的裸,照公之于众,她所想要的,不过是借着这个机会,利用媒体将事情闹大,再利用舆,论的力量,勒索公司,榨干女儿最后一滴血。

        许相辰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,眼神一点点变冷,眼眸微微眯起,目光中,透着微寒的凛冽意味,他说:“这和袒护哪方无关,只和是否触碰法律有关,如您不交出照片,我将以传播y...秽物品罪逮捕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...”女人只说了两个字,嘴就哆嗦的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明明可以说很多话,比如指控警方滥用职权,又或者控诉警,察欺负她一个弱女子,无论是在法律上还是道德上,她都有很多话可以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在那一瞬间,她忽然意识到,这个警,察,说得每一句话都不是在开玩笑,他是真得会在众目睽睽下,给她戴上手铐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作为律师,被警,察拷起,甚至很光荣,可面前的警,察,态度太认真太郑重,她甚至在这样的态度里,嗅到了非同寻常的不可后退意味。

        令她根本生不出任何反抗念头,她几乎不受控制地,颤抖着双手,下意识地,递出了那厚厚一叠照片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低下头,双手接过照片,望着照片上那个女孩苍白的面容,冷冷淡淡的道:“谢谢您的信任,警方会全力侦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从一开始,就没有再看女人的脸,而是将照片,递交给许相辰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见我转身,忽然攒紧拳头,一个传播y.秽物品罪,就堵死了她以后再拿出这些照片任何机会,这个警,察怎么敢当死者家属说这种话!

        可如果她今后再不能拿出这些照片,媒体记者是不会对她女儿的死报以太多关注,她也就失去了给公司施压的最好筹码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事情闹得这么大,她已经没有再闹一次的机会了,不管如何,都必须一鼓作气,也不知哪来的勇气,她望着我的背影,冷冷道:“呵呵,我就知道,你们是不会给我们死者家属一个说法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"您要什么说法?”我没动,因为许相辰的手搭上了我的肩,拍了拍,他上前几步,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目光犀利,语言锋利,女人被逼得生生转头,只敢盯着公司门口的记者,高喊:“××公司出了这种事情,我女儿被活生生逼死,难道这事就要不了了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学校出了这样的事情,我们校方,肯定是要负责的。”,负责人向前一步,坚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,负责,可不是嘴里说说就够的,你得拿实际来讲话吧。”,那妇女心下一喜,太棒了,既然公司这边同意负责,不能推卸责任,那是不是说明,他们就要给予足够的赔偿了?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那个负责人弯下了腰,对着陈岑岑的母亲鞠了一躬,“很抱歉造成今天这样的结果,我代表公司给您诚恳道歉,请原谅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妇女也是没想到,××集团的致歉竟来得如此干脆诚恳,她竟没有再闹下去的理由,可事已至此,她没有任何回头路可走,只能继续强硬下去:“道歉就能解决问题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话,我的目光,从围在周围的记者们身上收回,看了眼周围群情激奋的路人,对妇女说:“既然负责人也在,您有什么要求,就在这里提吧,我们警方也好帮您做个见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故意抬高了嗓子,让全场人都可以听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四下静寂,所有人的目光,再次汇集到那位披麻戴孝的女人身上,记者们把话筒往前凑了些,仿佛都在等着她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心下一颤,看着那些灼灼目光,她心里默默将眼前的警,察千刀万剐了一万遍,什么叫在这里提,什么叫做个见证?这个警,察很明显知道她要的是赔偿,却偏偏逼她在大庭广众下开口,但这种情况下,她又怎能直接开口提钱?

        她往后退了两步,抚住额头,低声道:“我累了....有什么问题,我想去办公室里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许相辰和我都不说话,只是看了眼负责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负责人对我们眨了眨眼,很快正色的说道,“没事,女士,你有什么要求,在这里提出就好,警方的人也在,您的一切需求我们都将会满足,女士,尽管提吧。但是,事后提起的话,不太好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妇女闻言,明白了今天是要不到钱了,一下炸了,“等等!我要你们××公司赔偿三千万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的孩子在你们公司死去,你们就要负责!

        她没管记者咔嚓咔嚓拍了多少张她的丑恶嘴脸,没管路人悉悉索索讨论着什么,只是一直用冷冷的眼神盯着负责人,仿佛在说,你要是不给,我就告翻你们公司。

        记者与路人都懂了她的意思,纷纷传开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既然家属已经提出了要求,那么,××集团的负责人,您怎么想?”,我看向那个慈眉善目的负责人,微微笑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主要是听警方的结果,谁也不能确认您的女儿陈岑岑就是自杀无误。”,负责人欠了欠身,“不过,三千万的赔偿费,我想我们是不能让您满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!我女儿死在这里!我都有证据,她根本就是被人的流言蜚语逼死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没人再去理她,我看了许相辰一眼,他转身对着记者们说,“好,今天采访就到这里吧,记者们,快散了吧,这太影响秩序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