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三百七十二章 蛇图

第三百七十二章 蛇图

        大概十五分钟,我们到了另一家公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您好,您是负责人?”,许相辰和迎面走来的男人握手,两人脸上均带着善意的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我是在这里自杀的员工的部门经理,警察先生,你们有什么事情,可以询问我,我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跟我们说说他平常是个什么样的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次是个男死者,我不禁回想到刚刚在警局,看到的视频,里面的男人脸上带着无尽的沉迷,啪,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......他刚来的时候,我们都注意不到他,后来这小子人格魅力越来越大,女人也注意着他,男人都羡慕,反正人缘还不错,人也挺好的,就是吧,”,经理突然招了招手,许相辰和我把头凑过去,他在我们耳边小声说,“就是啊,他摊上个差劲的妈,时不时得来公司闹一闹,整的公司和他的面儿上都不太好看啊,除了这个,也没什么了,反正我们跟他处的还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还不错,哎。”,许相辰摇了摇头,嘟囔了句,似乎在遗憾他的死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带我们去他工作的地方看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入眼的仍旧是整齐的书桌,不过,太整齐,太干净了点。这样一看,反倒显得有些刻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卧槽......”,突然,许相辰低呼了一声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这个......这不是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手有些抑制不住的颤抖,我看向他递过来的纸张,那是一个规划工作业务的日志本,上面是整整齐齐的字,但是,我翻开一页后......

        目光凝在了那个画的的精致的盘起来的蛇像上,和那个女员工一样?这个蛇像的出现,是巧合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不得而知,我们和经理打了声招呼,拿着那个日志本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下一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,我和许相辰对视一眼,纷纷看清了对方严重的凝重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共发生了六起自杀案,通过暗网上的直播时间发现,那是同一时间发生的事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经理?”

        找到了下一家的负责人后,我没再废话,直接让他带我们去死者的工作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又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蛇的黑黑的眼珠盯着我们,我脸色有些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一家又一家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总是能在死者的专属物上找到一个蛇的样式的图像,很显眼,也很逼真,不过,就连我这个圈外人都可以看出,他们不是来自同一双手,不过是创造者对它们用心了,所以人们看起来格外的精致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约用了两个小时,我们跑完了六个不同的公司,找到了六个蛇图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警局,气氛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队,这......是s的标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......对,他们最开始出现在知道内情的警察视野中时,出的第一个案子就是跟蛇有关的,所以后来几次,当我们看到这个盘着的黑蛇,或者是留下个s,都可以确定是那个组织,十有八九的事情我,十有二一暂时没碰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那基本可以确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接下来你们打算怎么办?”,冯队摸了摸手上的手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潜藏,能引出来一个是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对,我也这么想,既然开始了群体行动,我感觉,不会这么简单,这是一批,那么,下一批呢?”我赞同的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可以把目标定位在白领中,年轻男性女性为主。”,冯队长思考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以××集团为中心,或许我们是不是要去了解下那个集团的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你们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嗨,经理,又见面了。”,许相辰高兴的摆摆手,那个体型有些臃肿的经理一摇一晃的过来,“啊?怎么了吗,警察先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或许,你可以辅助下我们的工作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有什么需求,你们尽管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是,可以给我们个通行证吗,我们需要每天过来查看。”,我盯着他的眼睛,很诚恳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天相安无事的过去了,暗网上的那个号码的头像一直黑着,没再更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了!有人跳下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女员工大呼小叫起来,我们快速打开网页,果然,在那个页面看到一闪而过的影子,随后在地上溅起一个血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让让,都让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是冯队,他指挥着人拉起警戒线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交换了下视线,皆看到双方眼中的惊愕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抱着平板电脑,紧盯暗网上的人备注的消息,“surprise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按理说不会这样......”,我百思不得其解,许相辰拍了拍我的肩,经理过来,“哎,这个陈岑岑人很好的,就是太好说话了点......哎,后来还传出来不太好的谣言,怎么老天不会放过好人呢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太好说话?谣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,别人说什么她都不反驳,小姑娘家家的一天天的可怜见儿的,哎......后来啊,别人还p了她的裸照,全公司人都看到了,真的是,什么人啊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了解了,谢谢经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害,我也没帮上什么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次去了这个陈岑岑的办公桌,却没有找到什么,我不信邪的翻了一遍又一遍,仍旧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为什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点奇怪啊......”,许相辰摸了摸头发,脸上是和我一样的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接起电话,里面喊道:“杨杨!,××公司出事了,死者的母亲叫了记者,说是那个公司的人害死她女儿,要让集团给个说法,据说手法特别专业,可能是做医闹出身,好可怕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快速穿好衣服,赶到了警局,“呼哧...呼哧...怎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闹事儿呗,要钱呗!赔钱!”许相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据了解,陈岑岑的父母,都是律师。”技术人员在一旁开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