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三百六十四章 鱼鳞

第三百六十四章 鱼鳞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!他们不是情侣,许相辰,快走!”,我低低说了一句,快速朝那个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怪不得怪不得,有点怪怪的...这个男人很聪明,周围都是情侣,没人会觉得他们很奇怪。不过,情侣之间也不至于就连走路都要抱在一起,还有就是,那个姑娘很僵,离得有点远,我看不清她的表情,也许被吓坏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开始减速,轻着步子,屏住呼吸的朝两人走去,没想到那个男子很敏,感的转了过身,“您好,有什么事吗?”,我看着他露出的完美无瑕的笑,有些恶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抱歉打扰到你们了,我是找这位女士的,有点事情想说。”那个男子谨慎的盯着我,我注意到他怀中的女子轻微的摇晃了下头,眼珠滴溜溜的转,我读懂了里面的意思,那是让我快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再次向前了一步,“你怎么不说话啊?”我故作不知情的歪着头冲男子怀里的姑娘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干什么!”,我知道,我触碰了他的安全点,超过了他心中的安全距离。人与人之间都会存在或远或近的距离,美国人类学家爱德华·霍尔博士为人际交往划分了四种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男人的反应就算上一种,叫公众距离,也就是三点七米到七点六米左右。顾名思义,无关系或许不认识的人之间的距离,例如公共场合中无关系人之间的那种距离社交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我看了看我们之间的距离,还没小于十米,他似乎太敏,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啊,可以把你女朋友借我一会儿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借!滚!”

        三,二,一,咚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没忍住的笑了笑,看着从男子后面绕过来的许相辰,在我跑来时,给他留了个手势,意思是咱俩包抄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不知道他是怎么选择信任我的,毕竟天黑了,我的视力他也不了解,万一真就是我看错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这小子,真是有意思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接近无声的奔跑冲过来,对着那个男子颈部用就是一下狠劈,我没想到的是,这个许相辰看起来瘦瘦弱弱的,手劲儿这么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噗通”一声,那个男子猛地呈放松状态跪在地上,向后跌倒,晕了过去。没有了禁锢的小姑娘一下子往前扑,手疾眼快的我一下子接住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是夏天,穿的少,我能清楚感受到衣襟处湿了大块,我僵硬的拍了拍她的后背,“没事了没事了...”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已经是男子被带到警局的半小时后了,我和许相辰还是留在这个村子,继续观察。

        空气宁静许久了,我把视线转向那个思绪放空的姑娘,“那个...”,她身子轻颤一下,攥了下拳头,“怎...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我们两个人是警,察,来这里调查案子的,不过暂时没什么进展,你要是不介意,可以和我们讲讲你这个所谓的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识人不清了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了,有两个警,察在,不用怕,可以把你的安全交代在我俩手里!”靳岩拨了拨自己那丰茂稠密的短发,笑的露出两颗透亮的虎牙。

        姑娘脸红了一下,两个不同类型帅哥在这有些不太自在,她别扭的动了下,身子,进入了讲述的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和他是在网上认识的,我们暧昧了一个多月才确认关系,他突然提出要和我见面,我想着赶今天的活动,没想到他也是这里的人。更没想到的是,他居然让我到他家里住,并不停的提出让我去他家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态度太怪,我不肯同意,他就用刀威胁我...我...真的很谢谢你们,我也不知道,如果今天没有你们,我会不会也会成为,这几天刚在海里发现的一堆骨头...所以真的很感谢!”

        姑娘说着,就站了起来,恭敬的冲我们的方向鞠躬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没动,许相辰连连摆手,“我们是警,察啊,应该的应该的,为人民服务。”,说着,他还站起来冲小姑娘敬了个礼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见这形势,不由得在心里笑了下,活宝不愧是活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说,那个男的总强调去他家里,走吧,去看看?”我皱了皱眉头,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小姑娘告别,我们朝着她说的方向走去,因为没有搜查令,我们不得进去,只能在附近观察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成想,这一观察,还真就叫我们观察出了点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瞧,这是不是...头骨?”,在门边阴暗处,一片稻草铺在上面,露出一小块白色痕迹,看来是主人走的很急,没来得及好好掩盖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拿手机拍了几张照片,这已经可以作为证据拿到搜查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门口都有头骨,谁知道进去了,门后等着他们的又是什么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冯队,有件事情......对,好,我们马上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放下手机,我朝着蹲下,身仔细看着骨头的许相辰走去,揉了揉他的头发,“走了,你又不是专业的,这个交给法医。回警局,回去拿搜查令了。”,说完,我特意在那里站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出意料,刚站起来的青年突然哎呀呀的抓住他一个手臂,“脚脚脚!脚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...”,去警局的路上,汽车开动的声音与我的嘲笑声混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那么好笑呢!靠!”许相辰看我几乎笑岔气的模样,气了一会儿也跟着笑了起来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我第一次,觉得活宝自来熟的性质,很好很好,能给人带来欢乐。

        路程似乎都不那么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队长,需要法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队长慈和的脸一下垮了下来,“情况很糟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些不太好,我们看到了一块头骨,说不定在犯人家里还有很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再次来到这个土房子,我有些不舒服,我嗅到了空气中弥漫着的恶臭...甚至,有些不敢进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拍好了第一现场的照片,我和许相辰把那个露个白色的角的位置的稻草往别处扒拉,下一秒我俩都懵了,除了几个头骨,居然还有大片大片沾着血肉的鱼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