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三百六十二章 海妖

第三百六十二章 海妖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有人类兀自传出,它们的肉可以使他们长生不老,他们的眼泪可以让他们富贵一生,越来越多的海妖被抓起来,他们割他们的肉,他们折磨他们让他们留下最天然的眼泪......终于,一个海妖发现,他的族人们,一些上了岸就永远不再回来,有的残着身躯回来。是他们错了,人类,终是黑暗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本就力量强盛,不反抗本来就是因为怕人类受伤,没想到,他们居然会如此伤害他们的族人。于是大规模的海妖从海底游上来,为了用歌喉迷惑赶海的人们,让他们丧生在此,而且,他们有了个不成文的规矩,每年必须要有人祭祀。

        所谓祭祀,就是献出青春的女子或男子,捆着绑着扔进海里,成为海妖的食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到现在,还有人怕海妖报复,偷偷把刚生的婴孩扔到海里哩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不禁想到了书上介绍的内容,海妖,是希腊神话中的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荷马说她们住在一个海岛上,用美妙的歌声吸引航海者,她们的海岛也因此堆满了人的尸骨。希腊神话是公认的有关海妖的最早记载。早期文献对海特点的描述可以简单地概括为:从外形上看,海妖与人类除了下,半身的鱼尾外并没有多大的差异,只是海妖极为美丽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海妖大多数以美人鱼居多,一般鸟人很少攻击或者是接近人类。所以大部分海妖都保持着半人半鱼的模样,为了是可以用声音及样貌来蛊惑人心。例如希腊神话里的奥德修斯就曾经与人鱼塞壬接触过,在希腊神话里只有男性的人鱼才属于是海神的孩子,而人鱼只是海妖的一种并不属于神属性。也因此在希腊神话里及受到希腊神话影响的一些国度里,他们对于出海的人门看到了人鱼并且活着回来的人称其为勇者,但是如果发现岸边有人鱼出没的话则视为不祥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我觉得海妖就是现在人们好奇的人鱼,不过没人见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丹麦童话中则是美人鱼,强调了其妩媚优雅。

        东方,主要说的是中国和日,本,这里的传说中,则它们为称为人鱼,但不知道他们究竟什么样子,又有多美丽。另在中国传说中,鱼尾人身的也称他们为鲛人,他们的眼泪,可以化成珍珠。日,本传说中人鱼是一种长寿的物种,且人鱼肉可使人长生不老。

        越来越多关于海妖的怪谈传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唯物主义的我始终坚信,世界上并没有鬼物精怪作怪,一切都只会是人类预想欲盖弥彰做出的事情,人心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以抽根烟吗?”待老人说完了故事,屋子里沉默了许久,就连许相辰这么话多的人,居然也只是叹了口气,没发表看法。我的声音打破了此时的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。”老伯点点头,我便不再客气,拿出一根烟点上,吸了一口后满足的喟叹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来一根吗?”我拿着烟盒冲两人比划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均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许相辰,跟我出来下。”,我叼着烟独自向外走去,想跟他谈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,柯南哥哥~”他弯着语调,眯着一双好看的桃花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老伯的故事很诡异,但我感觉,这里人失踪的话,一般是不会怎么当回事儿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居住在这里的人几乎每家每户都要靠赶海生活,他们很有可能在赶海过程中就造成死亡,所以没有人会去报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找到突破口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哦,柯南哥哥有了吗?好快哦。”他低着头嘟囔着,我手没控制住的揉了揉他的头,出乎意料的柔软,这个大孩子还真是治愈啊,“我也没,所以这次,咱俩一起加油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嘞,收到!”他突然立正,给我行了个军礼,我无声的抿了抿嘴,回了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挨家挨户的打听,一年来有没有人失踪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就接到了法医的电话,“我们从头发里提取了dna,她叫徐柠,是这里赶海的老人的女儿,一年前失踪,报了警,结果并没有效果,消息石沉大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顿了顿,继续说,“那几块其他部位的骨头,应该不是徐柠的,大小对不上,我们怀疑,头骨和骨头至少是两个人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们继续挨家挨户敲着门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一个人冒出来,“嗷呜~哥哥杀了哥哥,哥哥杀了哥哥!哈哈哈哈哈哥哥杀了哥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说什么呢?”我懵了,下意识看向旁边,突然跟一张黝黑憨厚的妇人的脸对上,“嘿嘿,别听他瞎说!他是个傻子,话里不得信的,不得信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,你俩从哪冒出来的啊!”许相辰一个没忍住,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我一直在这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才不是傻子!我不是!”那个孩子衣衫褴褛,身上发出一股子臭味,还有些被抽打的痕迹,我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,但是那个妇人的态度过于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给了许相辰一个眼神,他眨了眨眼,很快理解,“婶子,跟我们谈谈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害,你这孩子,俺跟你们有啥好谈的喃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婶子,我们说实话吧,我们是刑警,来这儿调查案子的,出命案了,您跟我们说说这儿的事儿呗,我们就是了解了解情况啊,真的啊!”,他碰了下我的胳膊,我也很快领悟道,“对啊婶子,这孩子咋回事儿啊?我怎么感觉你有点...害怕他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对,我相信自己的眼神,从妇人的眼睛散发的信息,就是害怕以及敬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,说来话长了...那我长话短说吧,这孩子是被...”,她顿了一会儿,似乎考虑半天,才招了招手,让我们凑近点,她小声说,“被祭祀着选出去的孩子,我们都眼睁睁看着这孩子沉到海里,谁知道啊,过了没几年,他又回来了,回来后啊,都不会说话,就在那儿啊啊的,怪吓人的。他们都说他被海妖侵染了,是他们那边的,不用学人的习惯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