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三百六十一章 调入县城

第三百六十一章 调入县城

        后来的事情,交由靳岩一手负责了,我不想再看到唐辞了,他的脸都写满悲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江楠,我们以后,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江楠主动邀请我去她家里做客,我有些欢喜雀跃,可是不由得想起了唐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她眼睛里的笑意,我觉得我的整个世界都满了,快要溢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轻轻的吻了下她的眼睛,鼻梁,到了嘴唇,用舌,尖描绘着她完美的唇形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上,我们盖着被子纯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喜欢什么样的生活方式?”,江楠转过头,我思考了半分,“似乎,现在这样就很好,忙的时候,满眼都是案子,我们时不时歇一歇,我满眼又都是你,多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笑了笑,“我和你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是啊,我们都属于那种闲暇不下来的人,要真的闲下来,说不定会不会被逼疯,就这样,蛮好。忙的时候认真工作,闲的时候认真恋爱,两不耽搁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    早上起来,我发现江楠生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楠楠?怎么不开心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正在厨房里忙活着,我从背后抱住她,凑在她耳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冷淡,是不是有了别的狗子!”我突然想和她皮一皮,这样的情趣儿,怎么玩都不会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才没有。”她嘟了嘟嘴,看着那透着光泽的唇,我禁不住一亲芳泽。

        很久后我才知道,这妮子是因为害羞......因为她早上一醒来,发现自己趴在了我的身上,主动!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局长...嗯,知道了,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晚上接到了局长的电话,我要被调到市里了,这是升了官职,但我也没有太高兴,队友都是陌生的人,也不知道会不会适应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想到老头一片苦心,我觉得我可以接受,毕竟,是老人的心,为我们好,我会去珍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叶哥,好好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叶杨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在火车站跟他们告别,我抱了抱江楠,“没事的,想我了我们可以打视频电话,再说了,万一我一个没注意,说不定就被人调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被苏菲抽了一记,“闭嘴,给老娘好好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好,知道你们关心我,我走了!保重!江楠,电话联系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独自上了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叶杨同志,非常高兴您能来我们局,大家热泪欢迎!”,非常有仪式感,我们互相敬礼,一起鼓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这里给你起了个外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整理期间,一个青年凑近我,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叫你叶柯南,你是到哪哪出命案哪,我们这儿平时小打小闹的,也没咋当回事儿,平时案子都小打小闹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柯南?哈哈哈。”我挠了挠头,突然秒懂。名侦探柯南可不就是,人去了哪儿,哪儿必出命案,我也是??不会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,今天一群众在××市××镇杏埔桥下撤网捕鱼时捞到一个高压锅,说是里面有人骨啊,我们这正要去调查呢,走啊,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路上,一开始说我被起外号的男生很健谈,一路上都有着交谈声,不至于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由此也知晓了这里的队长姓冯,据说来路挺大,空降的,我笑了笑,谁又不是空降呢?那个男生叫许相辰,文文静静的名字,却是个话唠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便到达地点,“我去,这玩意整的有点恶心了,都烂了,这要是赶海的都看到了得恶心成啥样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相辰骂骂咧咧的在旁边喊着恶心,却丝毫不惧的走向那堆骨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人的头骨与其他部位的骨头,还有着头发,不过一边颧骨那里,已经被海水侵蚀的有个小洞,浅浅的,却很显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法医在旁边做着记录,可以确认系女性的部分尸骨,死者为成年女性,有染发,身高1.50--1.55米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的骨头,暂时不知道属于哪里,主要是,不知道属于几个人...我打了个寒颤,居然抛尸到海里,那些赶海的人...很有嫌疑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什么线索都没有,骨头被专业人员送回了警局,让法医做dna鉴定,我和许相辰几人留在这里了解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伯啊,您能说说,您是怎么捞到的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盯上了一个看起来经过了时光的蹉跎,却扔面目和善的老人,“啊,老刘啊,他捞着,就是网撒下去,捞上来一个大塑料袋,里面全是骨头咧,怪吓人的喃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人比比划划,又说了许多平时在这里怎么打鱼的,我能看懂他们的辛苦。

        许相辰这小子运气就好了,直接跟老人说的老刘聊上了,“对,我们是镇上的刑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感情好啊,这儿,邪滴很喃,你们可千万别搞出什么大事来,我们一些老家伙可是再经不起大风雨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害,您瞧瞧,您这是说什么呢!老头儿们骨头多硬实,看着精气神儿夜足,可是比县上的一些老人好得多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你一句我一句,许相辰凭着自己极高的情商,会说好听的话的嘴,把老人的心拿下,“唉唉好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诶诶,怎么回事儿,去哪啊这是?”我突然被青年拽的一个不稳,“老头子看咱顺眼,让咱去吃饭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午的大太阳晃在他身上,我被他那一口白牙晃得眼睛疼,愣了一下,“哦哦,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人真的很高兴家里来了人,他轻轻的讲述,老伴儿走得早,几年前有大灾,害了一帮赶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听着不对味,似乎这里面有什么恐怖故事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伯,给我们讲讲呗,咋回事啊,没听过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学着许相辰那夸张的样子,自己被自己逗笑,露出真诚的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跟你们小孩讲,怕你们害怕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能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大伯,你说吧,好奇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传说啊,这里有只海妖啊...”老人的声音,哼出了一丝丝神秘,敬畏,以及恐惧...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作恶多端,似乎是来复仇的。曾经的他们是单纯的,他们爱人类,相信他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