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三百六十章 精神分裂

第三百六十章 精神分裂

        我和靳岩对视一眼,齐齐跟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出来吧,这样就一点意思都没有了呢。”突然,唐辞停下了脚步,他上身后仰着,勾着一个奇怪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都没动,因为实在不能确定他到底是在诈我们出来,还是真的发现了我们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真的,那只能说,唐辞这个人,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    唐辞转了个身,迈着轻快的脚步向我们袭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和靳岩也没就此躲下去,主动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其敌人抢占先机,我决定先发制人,“你好啊,唐先生,又见面了,真的非常感谢您,上次帮了我们大忙,有兴趣和我们一起去吃个夜宵?”,我半真半假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优雅的俯身致歉,“抱歉,很荣幸听到您的谢意,但我并没有吃夜宵的习惯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果然......他根本没帮过什么大忙,而且,我们连朋友都算不上,加之注意到了,在我说出唐先生三个字时,他眼中很快的闪过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靳岩这时也发现了不对,“好吧唐先生,下次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被靳岩拉着走着,感觉有点不对劲,微微转头,对上一双专注的眼眸,我猛地一哆嗦,加快脚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咱们是不是打草惊蛇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回到警局,靳岩思考了些时候,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能这么说,你们有了很大的发现,衣服上的血迹对吧,只要验证dna是林青月或者宋嘉森的,这就是物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抱着肩膀,安慰着靳岩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还在思考,怎样才能有个机会找到证据。

        主要是,不知道,唐辞究竟是在林青月死去前出现的,还是死后才杀死了宋嘉森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一早。

        晨跑的我接到了队长的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好,马上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今天天气真的好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过早,我顺路买了豆浆油条,准备带到警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来来,没吃饭的过来!”我吆喝着,三两个人乐呵呵的围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叶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是昨天夜里,局里值班的某个同事接到了一个电话,说是在自己家中发现了一把刀,上面是干涸了的血液...

        我第一反应是,宋嘉森的心口,被刀割到见骨的十字架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来人,我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唐先生,您怎么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叶警官,靳警官,苏顾问,我...我昨晚突然在我家里的最隐蔽的地方发现了这把刀,”,他递过来一把作品精制的短刀,黑色刀柄上刻着烫金的十字架,看到的人脸色均变得不好,显然也都记起了宋嘉森,靳岩甚至干呕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到了它,那上面全都是血,我越想越怪,所以打了报警电话,不过这不是我的,我没买过这种东西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辞一向柔和的脸变得惊恐不已,哆嗦着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一手扶着胳膊肘,一手拄着下巴,沉吟半天替在场的人回答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...唐先生可以说说看,为什么你要突然去翻那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...就是下意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拜托你说实话,我们没时间陪你玩这种无聊的你说我猜游戏。”苏菲皱了皱眉,音量提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怕我说了你们不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吧,适当的消息我们会选择相信。”苏菲冲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昨晚回家,我听到有人叫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唐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谁!?”我没有看到任何人,我甚至怀疑是我听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唐辞,我给你留了礼物,嘻嘻嘻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哪?你到底是誰?你怎么进来的有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嘻嘻嘻...”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尽量保持冷静,但是猛地一颤,我发现,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放我老婆的照片的地方。”唐辞身子颤抖,似乎怕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靳岩突然抓住我的手臂,“我去,叶哥,这不闹鬼呢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么一说,我感到一股凉气袭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对,绝对不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说看,这个声音,你熟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...我感觉,很熟悉很熟悉,可我想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和唐辞一问一答,我突然明白了苏菲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没有别人就是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跟靳岩对视一眼,看到了彼此严重的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    对,这个解释很合理,似乎也只有这个才可以解释了,他的一切不正常行动,都是因为,他精神分裂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经过昨晚的事情,我发现夜里的唐辞和白天的唐辞互相不知道对方的存在,或许,经过昨天,夜里那个已经察觉到什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?怎么可能是我自己?这又不是科幻世界,别开玩笑了苏小姐。”唐辞的瞳孔放大,震惊的后退两步,摇着头说不会是...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是精分,也就是精神分裂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病!你凭什么说我是精神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看有人质疑自己,不耐的摆摆手,“精神分裂症的一个特征:妄想,关系妄想,被害妄想,影响妄想,嫉妒妄想,夸大妄想,钟情妄想,罪恶妄想,疑病妄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知道,苏菲不爽了,于是我凭着自己的记忆,接了话头,“精神分裂症的又一个主要症状:幻觉。幻听:是指没有听觉刺激也可出现听觉现象的体验。持续的言语性幻听常常是精神分裂症的表现。嗯,你就这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还有许多专业词汇我们没人再说,唐辞有些不知所措,“那...那这刀,刀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包容的笑笑,“你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不可能,我...”他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,我们都知道,任谁突然发觉,自己是个杀人犯,第一反应都是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,他根本就是无辜的,是他体内的另一个人支配了他的躯干,去做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他做的不是恶事,是为了救助一个女子,一个和她妻子很像的女子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唐先生,你先别激动。”我试图劝解,可他根本听不进去,“别说了...求求你们别说了...不是我不是我,真的不是我,你们为什么不相信!”一个男人,委屈的憋出泪花,这个场景可是不太好看,我们都怜惜又尴尬的别过脸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事实就是事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