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三百五十三章 林星

第三百五十三章 林星

        我叫林星,是个吃软饭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院长说我生来就被扔在院门口,我在孤儿院长大。五岁那年,一对很恩爱的夫妇收养了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孩子,你想不想跟我们回去?”那个妇人弯腰揉了揉我的头,弯着眼睛对我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能有个家,是我记事儿开始就有的心愿,“好。”,我听到自己这么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后,你有爸爸和妈妈了,谁也不能欺负你。”妇女蹲着搂着我,男人就着她蹲下来抱着我们俩,温柔的蹭蹭女人的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年后,奶奶年纪太大,一个人住不方便,家庭条件不允许养父养母给老太太请个保姆,所以老太太搬来和我们一起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奶奶是个特别好的人,她喜欢花花草草,喜欢小动物,她热爱年轻人的潮流玩意儿,爱学各种新鲜的知识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太太接受能力强,和我很聊得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奶奶,我好痛...”年龄太小的我并不会照顾自己的身体,吃坏了东西,食物残块留在了阑尾腔引发了急性阑尾炎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候,我才知道,老太太对我是真的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小猫儿似的呼喊着奶奶,捂着右下,腹,身体冰凉没什么力气,痛的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星儿啊,不怕不怕,奶奶带你去医院,啊,咱去医院。”她腿脚真的不太方便,一个不小心还差点绊倒自己,奶奶早就不记得什么用手机打120,只想着她的乖孙能快点没有病痛折磨。我趴在她瘦弱的背上,眼泪不争气的流出,不知是疼的还是什么......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我感受到爸爸妈妈越来越相爱了,他们在家时几乎是形影不离,但是没有空陪我,本来就敏感的我,越发不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妈妈,妈妈,你和爸爸是不是不爱小星了。”我眼睛通红的低着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呢,爸爸妈妈当然爱小星啊,不过啊,小星啊,你是喜欢弟弟还是妹妹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弟弟妹妹?我只喜欢爸爸妈妈。”其实七岁的我已经察觉到了什么,眼前的女人这几天总是在莫名其妙的笑,总会摸自己的肚子,脸上也越发红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星,乖,就算有了弟弟或者妹妹,爸爸妈妈也会一直爱你的。”女人一如刚接我回到这里时的温柔,在用暖烘烘的手摸着我的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个家待了两年多,我当然知道,他们收养我是因为结婚几年,妈妈的肚子一直“没动静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的她问我喜欢弟弟还是妹妹,我懂了...

        被抛弃的背叛感使然,我愤怒的推了下妈妈,在她身后的爸爸连忙接住即将摔倒的她,“老婆,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他妈的要干什么!”一声怒吼加一个巴掌,是七岁的我因冲动恼火换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爸爸......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被打的摔倒在了地上,妈妈连忙起身过来拉住他:“怎么能打孩子呢,小星不懂事,小星你先出去,妈妈跟爸爸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她的肚子一天比一天“胖”,我的心理问题越来越大,胆小怯懦几乎成了学校的一些人的笑话我的理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妈妈!妈妈!爸爸,妈妈怎么会死掉呢!爸爸...奶奶!!”

        妈妈终于要生下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了,可是那个消毒水味道地方的白色衣服的人告诉我们,妈妈难产死亡了,我的弟弟妹妹也没能幸免,窒息死亡了。从那一刻,我的世界彻底变成灰色,在我心里,白衣天使不是天使,是带走我妈妈的坏人,是带来发疯的爸爸的坏人,消毒水的味道我一闻到都会感到浑身发冷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,爸爸又喝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嗝......小兔崽子...把我的雪柔还给我...都是你害了她...”晃晃悠悠的高大的影子进来,躲在桌子下的我知道,一会儿又会是一场酷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找...找到你了...”冰冷的声音在上方响起,我猛然对上他那双恐怖的眼睛,长大后我才发现,他恨死我了,他觉得是我给他们家带来的不幸。

        皮带啪啪抽响声和我的尖叫,把因为妈妈的去世而悲痛的奶奶从睡梦中吵醒了,“住手!咳咳...你怎么能打星儿!怎么能!儿媳妇没了,你给我振作点!亲孩子没了,林星也是你的孩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最爱的女人死了!她连孩子都没留下!都是他!是他抢走了我和雪柔的孩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时候我可能是有点恨他的,直到我碰到爱的人才知道妈妈对爸爸的意义是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奶奶!!”

        十七岁那年,家里的积蓄花的不剩什么,爸爸天天酗酒,本就不太富裕的家庭此刻更加艰难。这天,他刚抽下皮带,吃不好的我骨架小的像个小姑娘,根本没多少力气反抗,刚蹲下来捂头,就听到奶奶的痛呼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她拖着年迈的腿,拦了爸爸,却被喝的不省人事的他推了一把,老太太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去医院后,查出是脑血栓,我整个人都是懵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我拼命赚钱,写微信公,众号的文章,打工,做小软件...可是还是不够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我成年了,在一个公司工作,被这里的老板盯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中年人来找我,我听到他们称他为王叔。他让我上去一趟,上面是公司老总的私人房间。我进去的时候,坐在主座的男人抬起头,我知道那是他们嘴里的顾总,这里最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那眼神有些可怕,凶狠也带着奇怪的兴奋,我感到自己在他面前是光着身子的,被看透的恐惧席上心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想走,一回身,却被两个高大的保安拦住了。我没法不识趣,便坐到了桌子的一角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间里就我们两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