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三百四十九章 故事2

第三百四十九章 故事2

        林星是福利院的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被一个幸福的家庭收养了,可惜好景不长,家里的女主人难产去世了,孩子在母亲肚子里时间过长窒息死亡,家里的男主人认为是林星来了后,带来的厄运。林星的养父每日每夜都要喝酒,喝醉了还会打他,家里唯一对他好的就是养父的母亲,他法律上的奶奶。

        奶奶会给他做好吃的,看见养父在用皮带狠抽他时拉住疯狂的养父,解救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一次老人生病了,又在阻拦养父对他的抽打时被养父推了一下,老太太倒在地上,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被查出是脑血栓。可是在读大学的他根本没钱救奶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断的换了一个又一个工作,最好的是在一个公司当模特,上面的老板相中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老板叫顾凌,三十多岁。等林星去了那里才知道,他男女通吃。可他虎口里难逃,养父的抽打与老板的手法一比根本是冰山一角,有时候被打的全身都是淤青,那里也出血了,他只是更加兴奋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不想放过他,他在那里每一天都是折磨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,林星碰到了李柏,苟活着的他终于可以看到生活里的一点点阳光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柏说他爱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星等不及了,跑去问顾凌的助理王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叔,我想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待在他身边的人,男男女,女,换了一批又一批,没有一个人能在他身边待上三个月,可你已经陪了他一年了,我想你也见过他的手段,你应该明白,你这时候要走,能不能活着出去都是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星知道这并不是唬他的话,法制社会又怎么样...没人可以帮他,可他不想放弃。

        全身都很痛......很痛,林星用力掐着自己手心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穿起一件白衬衫,熟练地打了个领带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星用手撑着,将自己的上身从床上支起来,脖子之前被他用绳子勒得太紧,嗓子有些发不出声,还很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想这样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系腰带的手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我走吧......”我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是一阵沉默。林星很怕他,这沉默让他心里慌乱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过来帮我弄下皮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声音很温柔,这很难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那种总拿着电话骂的人狗血淋头的老总,还曾把几个公司的高管打得嘴角流血,这一幕经常出现在我的恶梦中。与我见面的时间里,有八成,他都在愤怒着,然后泄愤似地和他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此时如此温柔,林星起身,点着脚走到他身前,试图让自己展现出温顺的笑意,然后麻利地帮他扣好了腰带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腰带,突然抬手将它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换一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星赶忙回身,在衣柜里又拿起一条展示给他。他点了头,林星便又快速打开皮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看,换一只。”顾凌又将那腰带拆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,我系好一条,他便要拆一条,拆到第五条的时候,林星觉得自己的整个身子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七条打好的时候,林星知道,自己已经惹怒他了。林星偷偷瞄着顾凌的眼睛,听见他叹了口气,突然头上剧痛袭来,他抓住了林星的柔顺的短发。林星呜咽着,感觉自己的身子被扯着转了半个圈,然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腰带,我想换几条就换几条,男人女人也是一样。”顾凌吼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我没换你,一年了!整整一年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星没时间顾及自己头上的剧痛了,只能重新跪在顾凌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求求您了顾总,求求您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林星啊......你是不是忘了!是我给你治好你奶奶的钱!是我供你读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忘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星知道他说的是真的,知道自己只是他的私人物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叫李柏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一个电话,他就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拿起电话要打给王叔,我知道,王叔可以做很多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伤害他......我不走了,”眼泪很没出息的流了出来,“我永远都不走了,求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见他哭了,温柔的擦了擦他的泪,起身将他踹倒在地,然后拿了条崭新的皮带狠狠的抽打。

        黑的白的......最后是彩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林星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,也许是他打累了,顾凌大喊了一句“滚!趁我没反悔给我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疼吧。”我摸了摸他的后颈,我真的恨我自己为什么不早点遇到他,这样......也许,救赎他的人,是我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疼,明天我也不走,我可以和你永远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男孩脸色一天比一天红润,我觉得日子过的像做了个美梦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无事的时候就去人少的河边钓鱼,我烤鱼喂给他吃,反正没有人认识。平时他会戴着眼睛一副小学究的样子皱着眉看书,我就在旁边做数据分析,两个人待的很舒服。得空了会去看影院新上映的电影,我们抢着喝一杯可乐,人群中有人会用佩服的眼神看着我们,我想他们可能也是有了爱人,只不过爱的人和他们性别相同罢了,而怕非言非语的他们并不敢出来公开互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小城市著名的爱情中央广场我们当然不会错过,在那里坐上了中央处的摩天轮,当摩天轮到达最高时,我主动吻了林星。我们会永远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里的不安越来越重,在某一天,林星没多解释,我知道,是顾凌的人给他打电话了,要把他收回,顾凌反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用最快的速度收拾了我们两人的行李,还没出门,就出现了一群黑衣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拽着他的手死死不放,被他们用铁棍用大力打了几下,清脆的骨折声响彻耳膜。头部在倒下时被踹了几下,意识模糊,我有些看不清他的脸了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李柏!顾凌......我知道你在这!你他妈的放过他!我求求您您放过他吧!我跟您回去,再也不逃了,不逃了!”我听到了林星撕心裂肺的喊声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别......别离开我。”我用尽力气也只能小声说一句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