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三百四十八章 故事1

第三百四十八章 故事1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够了!我他妈也听够了!你说林星被人追杀,你要带他走,好,为什么你家里的东西一样都不缺?你说你被那些人打了,好,他们是谁你不知道,为什么打你你不知道!为什么要杀林星墨你他妈还不知道!”我双手用力锤在审讯椅的铁桌上,“你他妈把我们当三岁孩子唬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问过他的过去,我也不想知道,也不在乎,但我爱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被气笑了,眯着眼睛咬着牙,“装痴情是么?你真他妈恶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有一句是骗你的......我们就是酒吧里认识的,然后相爱了,他当时....有男友,因为这个,我们分开了一段时间,三个月后,他又来找我,身上就有了很多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照片仍然摆在李柏的身子前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好,你不说,我帮你说。你和林星半年前成为情侣,期间他一直没有在学校住过,时常缺课,并且一身的名牌!嗯......我们查了你的职业,搞金融分析的,一两百万的身家,养不起他,我想这也是你们冲突的原因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养不起,为什么不换个人呢?”我拿起了那条被烧焦的鞭子,“你的性虐倾向,不是谁都能满足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还好,你们这行,人脉广啊,真想赚快钱,有的是机会。”我指了指那包毒,品,“但是你的销路出了问题,你一个外人,动了地下毒,品交易的蛋糕,让人截了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2020年5月30日,你开始用林星泄愤,但玩到后来,你想要试试自己一直买卖的东西了。第一次嘛,都会嗨起来,借着药劲,你给林星也开了天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越说越快完全没顾他越来越难看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然后你出了门,从你的消费习惯来看,是去买酒,但遇见了贩,毒组织,他们把你揍了一顿,又把你送到了医院。但林星没人照顾,直接死在了你的公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已经审讯了不知几个小时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我把这个极荒谬的解释说出来,李柏才终于冷静下来,去思考林星的死亡,他自己的蒙冤,以及受审的整个经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与苏菲学过一些行为心理学,这是审案技巧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激怒他,污蔑他,但这是我的职责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想等他理智渐失,我便可以将已有证据串联起来,圆出一个漏洞百出的“真相”。但“真相”不重要,“漏洞”才是关键。

        嫌疑人会忍不住驳斥那些漏洞,一旦驳斥,就会被我突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警官,我想你很清楚那些证据都可能是假的,皮带为什么被烧焦,我家里的东西是不是整齐的过分了,还有小星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男人理智的过分了,他顿了几下似乎是忍着伤痛,继续说:“还有小星身上的痕迹,是不是远超了性.行为的程度?你们去过现场,肯定也都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讲个故事,警官,能给我支烟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把烟放在他嘴里,帮他点上,他虚弱的身子被烟味呛了一下,咳嗽半天,用淡淡的声音讲述他们凄惨绝美的爱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是个离异的男人,离婚后,哥们带我去酒吧,还找了几个姑娘,大家都心照不宣。

        年龄逐渐大了,我可以清晰的辨别姑娘浓妆下的脸是什么样儿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哥们不知道,我和我妻子离婚,是因为我越来越对她不感兴趣,却对男人格外感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到角落,一个年轻的身形消瘦的男孩走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人吗?咱俩喝一杯?大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是心情使然,我答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许是气氛太好,也许是他的脸苍白也好看,一条街从头喝到尾,喝到大醉回到我家,似乎一切都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我留下他吃了早饭,还问了他的名字,其实这是不合规矩的。去酒吧猎,艳的,就算加微信都会留下小号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只是说:“林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愣了一下:“真名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笑了一下,阳光下的眼睛透彻见底:“是啊,大叔你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叫李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在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就知道,这个男生是被包,养的,他穿了一身名牌,可是眼睛是骗不了人的,他的眼神出卖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我后来还是爱上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是每个星期来陪我一天,对,我不甘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天能不能别走,能不能和我……”在一夜狂欢后,用近乎求情的语气凑近他的耳朵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都柔顺的他突然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,我到底是什么人!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当然知道,他属于别的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如我们试试在一起?”我还是没忍住说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猛地起身,我们相连的地方分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整个房间陷入了沉寂,许久,我们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早就明白的林安,你可以要我的身子,我的身......”林星顿了一下,“我的身子不珍贵,但承诺,我给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以离开他的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说了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离开他,我养你,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眼睛立刻红了,嘴唇颤抖着,忍了好一会,终于流下泪来。我知道他心里不好受,于是缓缓走上前,想要抱住他,却被他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推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星,我没有在开玩笑。”我深吸了一口气,“我喜欢你,不,不对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看着他的眼睛,“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对我这么好,你别对我这么好!”林星更咽着笑起来,“这段时间我好开心啊,从没这么开心过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跟我在一起,好不好?”我知道,他动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想思索出一条能说服他的观点,大脑却一片空白。我知道自己早已沦陷了,沦陷在林星含泪的眼波里,我没法理智,“你都哭成这样了,你别说你不爱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安不敢看我,眼泪一滴一滴跌落在脚背上,“你如果不爱我就好了,我们就可以一直这样生活下去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直这样?每星期见一面,其他时间失联?你真的想一直这样?我不想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每一次你从我家离开,我都担心再也见不到你了,一个星期里,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一字一顿地凶狠地控诉着,“我天天担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林星突然扑上来,深深吻了我。

        唇肉柔,软,泪水咸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个月后才回来,我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,我也不在乎,只是开门后看到他那张温柔的脸,我就会很满足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我们在一起了,他的故事,让我明白了他说他很痛苦的概念是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