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三百四十七章 凌虐

第三百四十七章 凌虐

        “求求你们......我的孩子......我不能死我不能死......”她抬手用力敲自己的头,大声哭喊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杀人要偿命的,从古至今都不会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,我,江楠,苏菲,靳岩一起把两个孩子送到了一个孤儿院,等待着好心人的领养或者在这里快乐的成长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后来呢?

        或许那天风太温柔,或许雨太柔软,我们都记不太清。

        好累啊......案子一件件的破,生活一天天的过,人性的丑陋曝光在阳光下那一刻,冰冷又温柔。

        忙活了几天,我们都停了一会儿,我蹲在警局的走廊享受着短暂的安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叶杨。”我低着头,闻到淡淡的香味,我知道,那是属于她的温柔。清冷的人儿心不冷,她很温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晚有空陪我去中央广场走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抬头看她,我想,此时眼里的宠溺一定被她看到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浑浑噩噩回到家,心里还在想着江楠的话,是不是,她有点喜欢我?哎,我在想什么啊真的是,明明是朋友,“夜晚啊,快点到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猛地一个鲤鱼打挺,用沾湿的手抓抓头发,换上休闲帅气的衣服:“当一场约会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见迎面走来的依旧清清冷冷的女子,我心下有些忍耐不住的欣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今天真漂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很帅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随便便的走走,感受着人群中的自由肆意,晚风吹在脸上软软的,柔柔的,痒痒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我有话想和你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扑通扑通的跳动,她要说什么......难道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叮铃铃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电话声在人群中其实并不突兀,但此时全身心都恨不得长出耳朵仔细聆听的我却无法忽视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......好,我们马上就来。”我皱皱眉,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队长的电话,××公寓发生命案,走吧,这几天又不能消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到最后......江楠的话也没说出口,她脸色有些不好的跟着我直接去了现场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一具被凌虐了的尸体,男子脸上有刀痕,手臂腹部背部.......就连头皮里......身上只有那张脸,除了被刀子割伤外没有其他的血痕,干净的出奇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间的床底下被发觉大量毒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初判定,脖子上的针眼致死,拍几张照片把人带回去,我需要检验报告才能知道更多。”一身便装的江楠马上进入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深呼吸了一下,从这个男生白嫩出奇的脸可以看出来,他的美好的人生才刚刚开始,就被人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人啊,有时候太可恶了。”靳岩在旁边咂咂嘴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碰了碰我的手臂:“刚刚去约会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:“哪能啊哈哈,别乱说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切。”她撇了我一眼朝李西城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查到了,这个公寓是一个名为李柏的人的,他现在在医院,男子叫林星,是个大学生。”技术人员小刘快速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,我要去会会那个人渣。”靳岩握握拳头,很显然,他把房子主人自定义为杀人凶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审讯室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身体还虚弱的男子坐在靳岩对面,我没敢去审他,我怕我控制不住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男子空洞的眼睛直直看着靳岩,我们在外面观察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杀他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没杀他?那他的尸体为什么会出现在你的公寓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靳岩扔下了几张照片,是林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裸着,侧躺在羊绒地摊上,嘴里有浓稠的白色泡沫,脖子上有青黑色的勒痕,满身都是新的伤口,都是被皮带抽打所致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一张特写,在男子的脖子,那上面有一个针孔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眼看着李柏一直咬着牙,咬的吱吱作响,像是要碎了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生气?在难过?我们这么做是不是对的?他真的是凶手?一连串的问题在我心里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嫌疑人在愤怒,他似乎接受不了这个消息。”苏菲抱着肩膀慢慢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你的吧?”靳岩拿出了一条大部分已被烧焦的皮带。那是在现场发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。”李柏平淡的说,唇色更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呢?”靳岩又拿出了几支细长的针管,和几包白色粉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吸,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是从医院里逮捕你的,你血里面有什么我们都清楚。”靳岩走过去,聊起了他的袖子指着他的肘关节内侧,那上面有数个崭新的针孔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在医院的路上,小刘把医院的诊治翻了出来,这个男人贩,毒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查了李柏和林星的家庭背景与经历。他们是相恋的,嗯,两个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空气都带着一丝凝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一直贩毒,只是不吸,直到昨天,杀林星的时候,你开荤了!”靳岩握紧了拳头,他妈的这个人模狗样的男的不是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妈的,我没杀他!”三十多岁的男人有些憔悴,英俊的脸上有些狰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能证明!?谁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他妈的说过了!”歇斯底里的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有些犯烟瘾了,但这个时候实在不太合适,这个男人……很奇怪,我偷看了一眼苏菲,她脸上也尽是玩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审问了半天,我听够了,在耳麦里叫靳岩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