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三百四十五章 爸爸妈妈很相爱

第三百四十五章 爸爸妈妈很相爱

        一切都在往王梦身上引去,但一切又都太成功了,太顺利了,这真的不是我觉得事情顺利不好,而是我的直觉一向很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会就到了张平家,我们下车敲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强行破门吗?”靳岩看了我我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又不是抓嫌犯,破什么门傻小子。”我们只是来送报告的啊喂!我笑着拍了拍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刚转身,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?怎么回事?”我看着黑漆漆的大门,心里一咯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是凶手把死者妻子和孩子杀了吧,我靠,不会真是仇杀吧。”靳岩嘟囔着。我们俩动作很快的齐齐拔枪,脚步很轻的挪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叔……叔叔……我妈妈不让我们开门,对不起。”一个微弱的童声响起,紧绷着身体的二人纷纷放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朋友,那你怎么还给我们开门呢?嗯?”我低头摸了摸男孩的头,看他们怯怯懦懦的样子有点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记得叔叔,叔叔你是好人,我知道的。”小孩儿抬头,黑亮黑亮的眼睛看着我,说完还兀自点点头表示肯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小朋友好乖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叶杨警官小孩缘也好好哦。”靳岩在旁边故作阴阳怪气的撇撇嘴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对他笑了笑,继续跟小朋友对话:“你们妈妈呢,她怎么不在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妈去扔垃圾了,很早就去了,还没有回来哦。”小孩子甜甜的声音真的很治愈,话里的内容让人深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去了很久……这是处理什么垃圾?我感觉不太对劲,给靳岩使了眼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点点头,拿出几根棒棒糖递给小朋友,“跟哥哥说说,妈妈处理的什么垃圾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,我想想。”小孩没在乎称呼,歪着小脑袋似乎在认真思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哦,妈妈没有提过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们不再强迫小朋友回忆,只是用话家常的的语气随便问了下死者死亡那天,他的妈妈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我记得哦叔叔!不过妈妈不让说,会打。”他缩了缩小肩膀,低下头,那可爱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抱在怀里。可让我感到震惊的是,他说妈妈不让说,说了还会挨打!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呢,你都说了,叔叔是好人啊,你偷偷告诉叔叔,叔叔帮你保守秘密,这就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哦,连这个叔叔都不会知道的秘密哦,来,你凑在我耳边悄悄说。”我温柔的说着,看小孩疑惑的看了看靳岩,于是我承诺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孩的一句话让我后背发凉。我们跟小孩说了句“再见,注意安全。”便急忙往警局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队长,凶手另有其人。查周彤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还是不太敢信一个孩子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,爸爸妈妈好像和好了哦,爸爸妈妈又可以一起爱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天我看到爸爸回来了哦,他们一起出门啦!虽然回来的只有妈妈但是我还是好开心!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爸爸妈妈在一起时不吵架啦嘻嘻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仿佛回到了他们讲悄悄话的时候,孩子的欣喜的嘻嘻笑声充斥在耳旁,我听不进去后面的话了,只剩下爸爸妈妈一起出门几个字在脑海里转悠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西城没多问,立即安排技术人员去查王梦的家庭背景以及她最近的购买记录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术刀作案,除非她是……不然不可能会随身带着手术刀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你们这么快就回来了,没多慰问一会儿?”我走到了研究试剂的门里,江楠仍然在盯着化验报告,头也没抬的问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凶手可能是张平的妻子,周彤。”我平复下心情,我最近有什么大事情都忍不住的跟她分享,自嘲了一会儿回到了正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一向冷静的她也不禁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实在是震惊,杀了丈夫明明对她没有任何好处,虽然平时打打闹闹但是也不至于因为丈夫出轨而杀了他吧,得不偿失,在这个社会上,他们的小孩身上还会背负一个“母亲是杀人犯”的称号,想到这我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周彤在撒谎,那晚她和她丈夫一起出去了,在过程中肯定是发生了冲突,妇女在情绪激动下,把随身携带的防身的手术刀拿出,刺死了张平……或者说……嗯……根本一开始就是她策划好的,是她把死者约了出来,趁月黑风高报复完杀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都很有可能。走吧我们去看看技术人员怎么说。”江楠先走出房间,回来冲我怒了努嘴,意思是“跟上!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紧张的办公室里只剩下技术人员操作电脑的啪啪按键音,他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着在此时更是快到了模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嗒——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查完了,你们看看。”在他说出这句话时,一群人同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周彤……曾在卫校学习过……”众人随着我的手指的方向看去,很显然这条信息对于此刻的他们来说非常有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卫校……护士……医生……手术刀……这条线儿对上了!可以解释死者身上那些大小不一却都很平整的伤口,凶手是一刀一刀满腹仇恨与果断冷静刺得,在死者失去行动功能后,享受锋利的手术刀刺入身体的过程中死者求饶的呜咽与哭喊,最后一刀一击毙命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显然都想到了这点,齐齐发出冷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定位了吗,周彤现在在哪?啊?”靳岩有些烦躁的挠了挠头,急的跺脚。

        啪嗒啪嗒…………嗒……有规律的按键声让众人的心情平复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兔子急了也咬人,何况是一个歇斯底里的妇女,快,让几个人去保护好她的孩子,我怕她情急之下做出什么不好的事。”李西城冷静的安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