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三百四十四章 血迹纽扣

第三百四十四章 血迹纽扣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你们得重新审视下王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线索中断的感觉并不好,我有些颓废的蹲在外面抽烟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后响起清冷的声音,猛然站起来使我头短时间内晕眩了下,我来不及思考的双手按在来人肩上:“是有新发现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见是江楠,我愣了一下,眸子里更加闪闪发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出发吧,刚刚感觉死者紧握的手不太对劲,因为你知道的,人临死时如果手是握住的,而刚死的时候尸体还没有变硬时又没有外力给他张开,那么过一段时间尸体僵硬之后就不容易掰开了,所以我让专业人员用机器切割了,得到了一个纽扣。”江楠在前面快速的带路,一边和我解释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了解了,让技术人员来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看到那个带了血迹的纽扣,我皱了皱眉:“技术人员不用过来了,我知道它是谁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对江楠眨了眨眼,拨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要去。”苏菲抱着肩膀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靳岩也以为是重大发现,在那头乐呵呵的说道:“走吧,再去会会王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看了长相精致的女孩一眼:“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色不早了,沉宁的城市热闹起来,敲门声在此刻不是很明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啊!”开门的仍是疑似被傍上的新大款,在看到叶杨时低下了头:“叶……叶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梦,看来得在警局请你喝杯茶了。”靳岩笑出一口白牙,苏菲在旁边当雕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又是你们啊…………喂喂喂我都说了这事情真的和我没关系!我不是凶手啊!!不是我!我为什么要跟你们回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不是微表情专家,但是看到她一开始并没有慌乱只是不耐到后来的恐惧,我开始怀疑凶手真的会是她吗?如果不是那只能说明这个女人控制表情的能力很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跟我们走吧,希望你可以好好为自己解释一下,如果你不听话我们也许会就地行法,希望你可以配合警方工作,能救你的只有你自己。”我冷冷的回答,面对大喊大叫的女人谁也没办法保持好心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渐渐安静下来,大口呼吸着迷茫的跟在我们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那叶少再见!”门内的男人礼貌的把门关上,被王梦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血迹化验报告在你们出发后出来了,血是张平的,指甲里也没有别人血迹。”江楠看我们回来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看来凶手蓄谋已久了,相当谨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梦像这样的人吗?”靳岩问了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没再说话,人心隔肚皮,谁知道皮囊下的是人是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梦,这枚纽扣你怎么解释,这是来我家劝和时你穿的衣服上的纽扣。”我严肃的盯着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门是透明的,外面的人可以看到里面的情景,里面人看不到外面。江楠,靳岩,队长李西城皆皱眉盯着王梦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件衣服我也不知道去哪了,我回家找了好久没找到呢,我发誓我说的是真的啊叶警官!”

        审讯室是没有窗复户,不开灯里面是黑的,人的眼睛是不会说谎的,所以要看清楚受审人的眼睛,同时让受审的人无法用睡觉来拒绝回答问题,毕竟有灯照着睡不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强光下一切都看得清的时候,女人紧张的举起双手语速越发快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的表情不太像作假,说的很可能是真的。”苏菲在外面平静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当时在那个富二代家里啊,我不是跟你们说了吗你们到底还要干什么!逼供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可现在有嫌疑的只有你,而且死者手里握着你衣服上的纽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!有纽扣也证明不了就是我杀的人!”她情绪再次不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让我出去!放我出去!我又不是凶手你们凭什么审问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嫌疑人和警察的情绪都不是很稳呐~”苏菲嘴角含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闭嘴!”她看我忍得手臂青筋暴起的样子,缩了缩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警察可不能打公民,小心我告你!”她又昂着头一副令人作呕的姿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查了她手机,近期并没有给奇怪的人打过电话。”技术人员的声音让众人的心再次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凶手不是她?那又是谁?到底为了什么?我有些迷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能让我看看死者吗?”我出了审讯室,站在江楠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跟我走吧。”检查报告已经出出来了,我们不太“敢”给那个可怜的妇女送去,怕伤了她一颗已经伤痕累累的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戴上消毒手套翻看着张平的眼皮,刚发现尸体时,他的震惊加恐惧还刻在脸上,仿佛不可置信到了极点。我脑子里晃过什么,知识在一瞬间,可惜没能抓住

        事情不会那么简单,仅仅一枚纽扣并不能将王梦定罪,谁能和他有这么大的仇恨,身体上深深浅浅的痕迹,是凶手平稳的刺进去拔,出来的痕迹,一共刺了十几刀,伤口没有致死,凶手的刀法还算熟练,对人体研究很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太担心。”依旧是清冷的语句,里面却多了一丝别的意味,让我一下回过了神

        “江楠……谢谢你。”我认真的看着她半天,发自内心的感谢她的算不上安慰的安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什么,都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我去给死者家属送检验报告吧,顺便慰问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王梦,你先在这里待几天吧,解除嫌疑前不能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亲自把她送进了一个铁门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起初挣扎的厉害,后来没力气了就嘴里不停骂着难听的话,我动作不算太粗鲁的把她甩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队长,我和靳岩去一趟张平家。”我和靳岩对李西城行了个礼,他严肃的回礼后拍了拍我肩膀:“路上小心,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路上无言,我和靳岩一个开车一个看窗外发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接下来怎么办……”靳岩嘴唇颤了颤。

        线索全堵死了,除非我们去一个一个排除张平认识的人,空气在此时闷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儿,这世上肯定不会有鬼的,在互联网时代,只要是人做的事情就一定会有痕迹,我们继续努力找,别降低咱们士气啊!”我冲他怒了努嘴笑了下,摸了摸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点点头,继续思考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我觉得似乎我们哪条路走错了,现在的一切都不对,说不定凶手正在某处看着他们瞎忙活乐的够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