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三百二十四章 被迫干苦力

第三百二十四章 被迫干苦力

        我觉得这个时候,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我的身上,似乎带着几分嘲笑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这个时候你又不愿意了,如果连这点小事都不愿意做的话,那就不用跟我谈其他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道这里江楠轻轻的挑起了眉毛,嘴角似乎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微笑,但是等我发现的时候,又很快的收了回去,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此时的江楠,我咬了咬牙好吧,既然如此女神都已经把话撂在这里了,难道我还好意思说不行吗?想到这里之后只好点点头答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我做就是了,你们全部都散开,这种脏活累活以后都可以让我过来帮忙,我非常乐意效劳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这些话,我觉得我简直就是一个狗腿子,曾几何时我多么高昂的性格,如今竟然也能够面不红心不跳的,说这种话,我也真挺佩服我自己的脸皮,厚道都可以当防弹衣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你可要好好的做,要不然我们科长生气了,可是后果很严重的!”小助理突然间憋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面前这一堆脏兮兮的骨头,我实在是下不去手,于是就戴上了手套,犹豫了半天,这才将手伸了进去,摸到这些人骨的时候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,这时的感觉就好像在触摸一个死人的身体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楠跑过去倒了一杯咖啡,喝着一边喝咖啡,一边笑眯眯地望着我,看上去心情似乎还挺不错的,虽然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让江楠原谅我,但是如今看到江楠这么高兴,我反复觉得他好像早已经不在意了那些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一想,我也就收回了自己到嘴边的话,随后继续干着手里的活,这种时候还说这么多做什么,只管好好的做事情就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谁都想不到,我第一次用手去碰这些骨头的时候,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不行啊?不行的话你就放下吧,我们自己来就可以了,不用这么勉强自己!”魏黎笑眯眯地说了一句,我觉得这个家伙仿佛是在打趣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不行啊,一个男人说自己不行的时候会被人看不起的,难道不是吗?”虽然我现在的心理充满了恶心,但是为了在江楠的面前表现一下,我硬是厚着头皮的,把这些东西全部都洗干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楠看到面前洗得白花花的骨头,这才笑了笑,于是缓缓走到我的身边,用一种好奇的目光打量着我:“我只不过是开一个玩笑而已,没想到你还真的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从来都没有跟你开玩笑,不管任何一句话我都是说的非常认真的,哪怕是你让我去上刀山下火海我都愿意!”说到这里我感觉脸上有些挂不住了,这种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,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油嘴滑舌的!”江楠狠狠的朝着我瞪了一眼,检查了一下我工作的情况,似乎还挺满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今天你的工作已经做完了,那你现在可以走了吧,反正都已经没什么事情,也没有你干的活了!”江楠这才扭头看着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知道我跟江楠之间,的确是有很多话没有解释清楚,这个时候江楠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上了,我还能说些什么呢,于是也就收回了自己的目,光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就先走了,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,你随时跟我说,我随叫随到。”说到这里,我连忙收回了自己的目光,心里也觉得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这个时候我没看到的是,江楠看我的眼神还挺复杂的,毕竟如果一个人愿意去接受所有的批评,那就证明他真的已经成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科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江楠很快收回了自己的目光,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叶警官好像对你挺有意思的样子,他对其他的人好像都没有这么上心呢!”大家都忍不住打趣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听闻此言,江楠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送过去:“有胡说八道的这个功夫能不能好好的工作?我看就是平时里你们一个个都太悠闲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走出法医科的时候,才发现天都已经按承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的大雨还没有停,该走的同事都已经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过多久江楠就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雨了,要不要我送你一程?”我刚才观察过了,江楠今天没有开车过来,对于我来说,这可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呀!

        我非常想要在江楠的面前,展示一下自己的男友力,可是对方不知道能不能给我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刚才叫了滴滴车!”江楠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酷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呀,我这不正好顺路吗?还是我送你了?要不你把打车的钱给我也行,正好最近我在兼职滴滴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?”江楠露出了满脸意外的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一本正经的回答:“家里条件不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看她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江楠差点就忍不住笑了,于是在我厚颜无耻的要求之下,江楠就坐了我的车回家,这时我一颗心高兴的差点没蹦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送江楠回去的路上,他一直都没有说话,唉,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车里播放着温和的曲子,情绪也慢慢的被带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法医这么苦这么累,为什么你还要选择当一个反应呢,像你这样的女孩子应该可以选择更多适合你的工作吧?”我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话,简直就是没话找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沉默当中才听到江楠说:“我觉得当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才是挺好的,对得起自己也对得起良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法医也是我从小到大的心愿,能够会死是因为难道不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吗?”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江楠说这么多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你愿意原谅我了吗?”我还是在纠结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些事情我早就已经没有放在心里了,是你自己一个人耿耿于怀而已。”江楠淡淡地勾起了嘴角,可是却没有笑起来,这让我有些不明所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