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二百八十五章 各司其职

第二百八十五章 各司其职

        吃过药之后,江楠的情况好了很多,而我也没有再继续留下来的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你就先休息一下吧,要是不太好意思我就去跟局长那边替你请个假,女人脸皮薄不都是这样子的吗?”我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楠连忙拒绝了我的提议,然后放下了手里的热水杯,一本正经的回答:“谢谢你已经不用了,我现在好了很多,下午可以继续工作,现在两具尸体都还没有查清楚身份,还有死亡原因,我怎么可以回去休息呢?你就不用替我请假了,好意我已经心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咱们这个案子又不是迫在眉睫,非得忙着最近破案才是连死者的身份都不知道是什么,要不然就先休息一下,咱们也不着急,在这一两天难道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我这么说,江楠只是用一种奇怪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,似乎有些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说这些话,而我则是缓缓收回了自己的神色,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我不可能直接告诉江楠我心里的想法,毕竟像我这样的人不会轻易的对任何一个女人坦白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愣了半天之后,这才放下了水杯,然后走到解剖台那边开始研究起了面前的尸体,好像跟刚才那个胃疼的脸色发白的江楠完全不是同一个人一样,要不是我亲眼所见,我都不相信,一个女人转眼间就可以变一张脸,速度还是如此之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两具尸体其实还是有很多共同的地方,比如说他们身上的这些痕迹,都可以证明长期处在职场当中,如果是居家旅行,脚烙应该不可能会被高跟鞋摩擦成这个样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提到这件事情的时候,江楠还是想要寻找更多的线索,毕竟这个线索太普遍了,假如只是巧合呢,必须得去寻找另外一个更靠谱的消息才可以,面前的这些都只不过是很简单的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此时的心里又在担心这案子的进度问题,同时也在担心着她身体的毛病,毕竟一个女人非要在我面前强撑着,无非就是不想透露自己的软弱,同时也可以证明她对我的抵触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不明白,难道就是因为上次那件事情,所以让江楠对我产生了这么多的意见吗?当然了,这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原因,再有其他的事情我就不明白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魏黎进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刚才已经从行政部门那边拿到了一些资料,但是这些失踪女性好像都对比不上这两个人的资料,看来咱们还得去查。”他一脸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这个回答,江楠好像并不是很在乎的样子,反正都已经是在情理当中了,即便是没有行政课那边的线索,江楠的心里也知道会是这样的一个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?对于这种无头的尸体的确是非常的困难,但是要查起来也是需要一定的线索,只要行政科那边能够配合的好,咱们很快就可以确定死者的死亡原因和身份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的时候,江楠拿起了手术刀,开始研究着面前这些白骨,其中那一句就是之前无头女尸的尸体,尸体的情况腐烂的非常的可怕,如今也只剩下一句白骨了,看着面前这一句没有投入的白骨,江楠陷入了沉默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咱们应该从哪里开始调查呢?这个白骨看上去好像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,我觉得要查起来真的是挺困难的!”魏黎忍不住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关系,咱们只要认真的去做一件事情,我相信一定可以查出来的,把灯打开,我细细的研究一下这些白骨,看能不能再发现一些细节上面的问题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的时候,江楠便让它们把面前的大灯给打开了,灯光瞬间亮了起来,照在了白骨的身上,我站在旁边也看得有些触目惊心,毕竟我不是一个专业的法医,只是一个行政警察而已,对于这些东西我自然是很少去接触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除了脚上的这些痕迹之外,咱们很难找到其他的线索了,我已经用放大镜去研究了半天。”魏黎提到这些事情的时候,心里面都觉得有几分纳闷,毕竟细节的地方很难去寻找,但是也听到了大家经常说起来的细节决定成败,所以大家心里面都没有放弃。

        听闻此言,江楠微微点点头,然后两个人就对着面前的白骨研究了起来,我站在旁边被他们当成了空气,尴尬地让我有些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了想之后我才轻咳了一声,试图让他们发现我的存在,江楠下意识的朝着我看了一眼,我就把手里的这些药放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江科长记得要吃药,这个药饭后吃会好一点,然后晚上记得吃饭,照顾好自己!”说完之后我就转身离开了,没有看清楚阎栩此时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叶警官该不会是喜欢你吧?”魏黎一眼就看得出来,这种情况还需要多问些什么吗?再说了,江楠在警局本身就是一个女神,有多少人排着队打算要追女神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楠在面对这个话题的时候,只是冷冷的瞥了一眼说话的人,随后淡淡的回答:“这有什么可好奇的,不要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,赶紧干活吧,咱们还要去查线索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魏黎忍不住笑了笑,随后提起了手里的放大镜,开始观察白骨的表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两个人的骨骼年龄都差不多是在20多岁,30岁不到的年纪,并且身上的磨损程度也差不多,骨头非常的完整并没有过其它的痕迹,那也就是说两人在死前基本上都没有过搏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江楠是不是可以大胆的猜测凶手跟死者之间也可能是熟人作案呢,当然了,这个对于一个法医来说,不是她应该去管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尸体表面上并没有这些痕迹,那有可能是熟人作案,并且用了其他的办法害死了死者,光凭这些线索,咱们根本没办法确定死亡时间,还有死亡的原因,这真的是太难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的确要查两个无头绪的尸体,对于他们来说是挺困难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