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二百七十三章 死者的头颅呢

第二百七十三章 死者的头颅呢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法医科那边就已经把尸体进行了简单的处理,验尸的过程当然是要带回警局方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辛苦了,江法医。”在江楠走过去时,我忍不住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淡淡的扫了我一眼,就这么走了?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我的内心多少还是觉得非常尴尬了,因为昨晚那件事我还是耿耿于怀,毕竟我差点就动手打了我未来的老丈人啊?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一想之后,要是江楠不愿意原谅我,我觉得那也是我自己活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靳岩走到了我的身边,看到了江楠刚才对我不冷不热的态度之后,才笑着说道:“我觉得法医女神可能是不想搭理你,毕竟你昨天可以差点把人家亲爸给揍了,要是换做我,我也不想跟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不能说两句好听的话吗?”这个家伙简直就是天底下第一损友吧?

        本来我的心情就非常的郁闷了,没有想到靳岩还要给我来一个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    算了,我觉得,等回到警局之后,我还是找一个机会跟江楠亲自解释一下昨天晚上所发证的事情,不然我的心里始终是觉得很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解剖室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换上了衣服之后,开始和自己的助手对尸体展开了清理。

        尸体已经严重的腐烂了,这种情况之下,从尸体表面基本上找不到任何线索,只能把这些剩下腐烂的肉身先解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头,这是什么?”助理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面包虫。”江楠淡淡的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当助理还不明白面包虫是用来干嘛用的时,只见江楠把一大口袋的面包虫倒进了口袋里,很快,那些虫子就爬进了白骨当中,啃噬着这些剩下的肉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了这一幕的助理,还是忍不住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江楠早已经是见怪不怪,此时戴着手套,一脸平静的说:“死者的身体已经重度腐烂,只能用这样的办法把尸体给处理好,剩下就会是一堆白骨,希望这些白骨可以对我们有点作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道这里,江楠就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,等待着这些面包虫啃噬尸骨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看着江楠在里边站着没干活,趁着这个机会我就过去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嗨,江科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事吗?”江楠头也不回的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有些尴尬,尤其是想到了昨晚的事情,就觉得自己的脸上一阵阵火辣辣的感觉,但是解释还是要解释的,不然真的是没法说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时间吗,我想跟你说一个事。”我上前一步,看到了眼前这一幕虫子啃噬尸骨的画面,我感觉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胃,现在又有些不舒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我这副样子后,江楠才收回了自己的神色,然后转身走了过去,来到了旁边休息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吧,什么事情,我很忙。”这样说话的语气,这么冷漠的态度,就跟我第一次遇到江楠时候,是一模一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没错,我感觉经过昨晚那件事之后,江楠对我的态度是越来越冷漠了,看到我昨天的那些态度真的让她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我就是想跟你解释昨天晚上的那件事情。”我满脸无可奈何的神色,这些话还是要说一个明白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江楠似乎并不在乎的样子,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,淡淡的回答:“就这个吗?那就不用解释了,我根本没放在心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你的表情不是这么告诉我的。”我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就是一种口是心非的生物,明明都已经非常的生气了,但是在你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,女人往往都会非常平静的告诉你,我没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般来说,在这种情况之下,你真的以为女人没事,那就完蛋了,过后这个女人肯定会把你大打入黑名单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不想做江楠的黑名单,于是就极力的解释着说:“其实我就是把叔叔误会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误会是一个老男人,要包养我的那种,对吗?”江楠冷着脸问,这态度居然还说自己没有生气,我怎么会相信?

        我一看江楠的脸色,就赶紧解释着说:“对不起,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,我当时只是想要保护你,我以为对方对你图谋不轨,我没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江楠却只是淡淡的一笑:“还说不是,你这话分明就是直接告诉我,你就是这个意思,难道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告诉你,叶杨,我江楠从来就不是那样的人,没想到在你的心里居然把我想的如此龌龊,看到以后除了工作上的事情,你我之间不用说话了。”江楠淡淡的说着,眼神里满是寒冬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知道,就因为这件事我彻底了把女神给得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把那个男人误以为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哦,我明白了,江楠的意思是说我把她看的太轻浮?这话该怎么解释呢,反正这个时候好像说什么都是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叹息了一声,等我想要解释什么的时候,江楠已经去忙自己的工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愣在原地呆滞了片刻,只好转身先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了,江科长还是不愿意原谅你?”靳岩八卦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摇摇头,心里有了几分失落:“我就是好心办坏事了,我也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样,你说这种情况我解释还有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靳岩只能无奈的安慰着我说:“放心,爱要与挫越勇嘛,我相信江科长迟早都会想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,人家现在是在气头上,我看你就不要去撞枪口了,好好把案子给查明白,然后找个机会把人约出来,好好说说。”靳岩给我出着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笑了笑,这是什么鬼主意?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了,查案要紧,你说的对,等到案子结束后再说。”现在江楠每天忙着调查案子,根本就没有时间听我说那些没用的废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了办公室里,我接收到了李队那边传送过来的资料,是在现场拍的一些图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现场附近是一片河流,如果说凶手把死者的脑袋丢进去,万一顺着河水冲走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一想,又是一阵阵的纳闷,万一真的这样做,只怕是这个案子要查一个明白,真的是比登天还要困难了。联想到此,我便开始认真的看着手里的这些照片,但愿能够发现点什么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