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二百五十六章 撒谎的眼神

第二百五十六章 撒谎的眼神

        阎栩此时坐在了椅子上,一双目光清冷的就像是冰块儿似的,让人看了都会觉得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阎栩这个人本身都透露出一种生人勿近的冷漠感,此时王永才就坐在了阎栩的面前,即便是30多度的夏天,也感觉有些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请问我说的话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?干嘛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呢?”王永才下意识的说道,没想到自己的这些话,竟然让一个美女警察露出了这种阴冷的目光,莫非自己说的哪里不对不成?

        “十一二点的时候你们就已经分开了,那么当天晚上赵三儿就遇害,紧接着你的手也伤到了,我不是记得你说自己的手是在工商的时候弄到的吗?怎么如今又是跟赵三在同一天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提到这个问题的时候,王永才顿时就傻眼了,随后连忙摆摆手,说道:“不不不,我可能是说错了,我的手是26号的,我25号跟赵三儿在一起打麻将,26号的那天我去上班了,也是弄伤了手,去医院包扎的时候才听说赵三儿已经遇害的事儿……”弄伤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的话句句属实,你们可一定要相信我呀!赵三儿的事情跟我没有什么关系,我跟他无冤无仇的也就是差那10来万块钱,我也不可能跑出把人给杀了吧,杀了他我有什么好处,钱也得不到,还要坐牢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王永才露出了满脸无奈的神色,也不知道他的那些话究竟是真是假,总而言之整个眼神当中都透露出了一种慌张,这种慌张显然是跟之前有着不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阎栩就这么一本正经的望着面前的人,虽然不知道王永才如今说的话是真是假,但是只要去她上班的地方调查过监控,确定王永才26号伤到的手,那基本上也就可以确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不排除王永才他们几个人联手杀害了赵三的这件事情,更何况他们是26号受的伤,赵三是在25号的晚上遇害的,几个人加起来完全有理由杀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说你们几个人都借了钱给赵三儿,分别都差多少钱呢?”我好奇地问到,如果是这样的话,他们几个人都是赵三儿的债主,不同程度的差了一大笔钱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了想之后才听到了他说道:“我还算最少的就投10万块钱,差的最多的是李梅梅,这两人每天打麻将都眉来眼去的,要说这李梅梅也是贱,自己都已经有老公了,还整天跟这个赵三儿鬼混在一起,我要是李梅梅她老公不知道头顶上有多绿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费那么多话做什么,问你什么就答什么,不要扯这些没用的话!”阎栩突然间喊了一声,王永才这才收回了自己到嘴边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你可以接着说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梅梅总共借给了赵三儿七八十万这么多,本来是两口子打算今年用来首付的钱,谁知道这钱借出去之后也叫不回来了,李梅梅还一直跟我们提起了这件事,说打算一起联手去把钱给要回来,然后我们也就没这种打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不想去把钱给要回来呢?”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永才一边瞅着嘴角一边回答:“没用啊,这个赵三儿手边根本就没有钱,逢赌必输,家里面输的什么都已经没了,有时候挣了点小钱就知道吃喝嫖赌的,根本没有存下钱来,你去跟他张口也是白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为什么还要把钱借给他?”明明知道赵三儿这个人根本就还不起钱,竟然还能够大大方方的把钱借出去,又不愿意去要,这个真是有些想不明白,我觉得王永才说的话并不一定是真的,或许其中还有其他的水分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听到了我这么说,王永才的脸色变得有几分不太好看,在阎栩震撼的神色之下,这才老实巴交的交代:“好吧我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我给赵三放高利贷了,他给我的本钱基本上都已经还的差不多,只不过那利息越滚越多,我就在想,反正要不回来也就算了,本钱都已经到手了,利息要不到我也没想这么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家伙还真是鬼泣眼多得很啊,放高利贷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,难道不知道现在国家打击高利贷吗?你竟然还能够明目张胆的做这种事,说究竟放出去多少钱,害了多少人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阎栩突然间一拍桌子站了起来,目光也更加的严肃,王永才看到了阎栩此次的神色,差点吓得一屁股坐在凳上,然后这才捂着自己痛的那只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真的只有这几次,其他的时候我都是安分守己的在做点小本经营,完全不像你们说的那样!”王永才抽着嘴角说道,当然是很害怕阎栩的威严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王永才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市民,仅仅靠这些收点利息花销而已,要是被这样抓进了监狱里面关着吃几年的牢饭,那可真是不划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呢?”阎栩可不相信对方说的话就这么简单,王永才既然肯放高利贷给赵三儿,这样的人不可能没有放贷给其他人吧?

        在阎栩的追问之下,王永才这才全部都吐露出来,没想到这家伙放出去的高利贷高达几百万,每年坐着收这些利息都已经够吃喝拉撒了,看来这家伙还真是有一手靠这个都能够挣钱发家致富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那家工厂王永才也有一定的股份在其中,那天在工厂里面之所以受伤,也是因为有人动了工厂里面的机器,本来王永才每天晚上都会去检查这些机器的,可是没想到当天晚上机器竟然突然间开始运动,原本那个时候机器都已经全部关掉了闸刀,却没想到出了这种事情,肯定就是有人在背后陷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说这些事情那也真是见鬼了,明明说的工人都已经把闸刀给关掉了,可我哪知道突然间出了这种事情,分明就是有人在陷害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永才一个劲的说有人要害他,让我们把凶手给抓出来,但是他所提供这些线索实在是太少了,我们的能力也非常有限,并不仅仅是因为王永才的这几句话就能够把凶手给抓出来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