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二百四十九章 装神弄鬼

第二百四十九章 装神弄鬼

        病房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刘芳脸色惨白地躺在了病床上,身上还有四肢,都被绳索固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?”阎栩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护士解释:“病人一直都要在闹自杀,我们只能够用这样的办法保护他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闻此言,我跟阎栩对视了一眼,这个刘芳究竟是什么情况?非要在医学院里面寻死觅活的,有什么意思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谢谢!”我低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护士小姐离开之后,我才将目光落在了刘芳的身上,此时刘芳的眼神非常的涣散,瞳孔也无法聚焦,整个人都不知道处于一种什么样的情况之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上的伤有着多处的淤青,多半就是在病房里面自己撞的,看上去伤得不轻,要死也不知道,寻找一个其他的办法,非要在病房里面装神弄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样整天在医院里面寻死觅活的有什么用?我现在只想问你孩子的事情了!”阎栩拉过了一把椅子,就这样一脸严肃的坐在了刘芳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看他脑袋可能受了创伤,只怕是阎栩说什么都听不进去,于是下意识的跟阎栩提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刘芳清醒的很,不但非常的清醒,也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不过是因为心里面过意不去,所以才会露出这样的神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闻此言,刘芳的眼神这才渐渐的聚焦了,于是将目光落在了我们的身上:“小华,小华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再找你的儿子了,你的儿子究竟出了什么事情,难道你心里不明白吗?现在不要在我面前装神弄鬼的,非要跟我装病是吧?要不要我找个心理医生来给你鉴定鉴定?”阎栩可不吃这一套,有些东西并不是表面上就能够装得过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阎栩的这句话之后,刘芳的眼神果然改变了许多,跟之前都有些不太一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,我现在只想知道你跟他们4个人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,平日里除了在一起打麻将之外,还有没有其他的关联?”

        阎栩只是想浪费多余的时间,有些问题能够在病房里面问清楚,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,谁知道刘芳这样的女人下一步会做些什么,阎栩必须要提前打算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听到这些话的时候,其实我的心里是有些惊讶的,因为我不明白,像刘芳这样的人做的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人活在世界上不就是为为了相夫教子,然后过好自己的生活嘛,这个刘芳简直就是可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完了阎栩的这些话之后,不知道过了多久,刘芳才反应过来,然后说:“我不知道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知道为什么跟他们在一起打麻将,那你知道现在赵三已经死了吗?”阎栩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听闻此言,倒是让刘芳的心里多了几分惊悚的感觉,此时此刻正瞪大了一双眼睛,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几个人当中就是赵三死了,你们都活得好好的,并且另外的几个人也得到了报应,我想知道你们究竟做了些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提到这个问题的时候,我的心里也比较惊讶,因为阎栩所问的这些也就是我想知道的,毕竟只有查清楚事情的关键性,我们才能够知道,背后究竟隐藏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觉得这其中应该不只是打麻将这么简单,也或许是跟刘芳的丈夫有一定的关系,但是如今我们没有线索的情况之下,也不能够乱说,只希望从刘芳的口中得知一些重要的线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没有必要跟我们撒谎,因为我们想知道的事情迟早都会查出来的无所谓,只是需要一点时间而已。”我淡然的说了一句,告诉了刘芳事情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    沉默了许久之后,刘芳也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,到了嘴边的话也迟疑了片刻着才说:“所以你们到底想问什么?我孩子都已经死了,还要我做什么?我付出的代价难道还不够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孩子是无辜的,你付出什么代价了?”阎栩冷漠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我想知道关于你丈夫的消息,他人呢?”阎栩突然间想到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刘芳却只是淡淡的一笑,然后扯着嘴角说:“我说了我不知道,就是不知道,问我一百遍我也说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关系,你可以继续嘴硬,等我们查出来的时候看你还有什么可说的,如果你不想被人当成精神病送进精神病院的话,就不要在医院里面装神弄鬼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这些话的时候,阎栩也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跟阎栩都一致的觉得,刘芳隐藏了太多整个案件的线索,也或许跟我们之前所想的一样,刘芳的丈夫非常的有问题,但是目前来说联系不上刘芳的丈夫,这也是比较困难的一点,假如我们等人可以取得联系的话,说不定就可以排除其中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医院里面走出来的时候,看着阎栩此时非常僵硬的神色,我这才下意识的问:“阎队,这个刘芳是不是有很大的问题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得出来,刘芳很有问题,这个人满腹心思都是藏着很多秘密,也不愿意把她丈夫供出来,我想这其中的秘密应该还挺有意思的,现在我们只需要找到刘芳的丈夫,然后再根据这些线索查下去,肯定能够查出一些所以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提到了这些事情,阎栩缓缓吐出了一口气,不管怎么样这些事情终究是要查明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阎栩的一句话也让我明白了很多道理,刘芳有问题不假,刘芳的丈夫也很可能跟这个案子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这话自然也不假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晚上十点半,酒吧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嗨,帅哥,喝一杯啊?”挺着大胸脯的女人一步三摇地走在我的身边,时不时用自己那d罩杯的胸狠狠的蹭着我的胳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意思,不感兴趣!”我把玩着,手里的高脚杯正在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切,该不会是个变态吧?”大胸女人鄙视地看了我一眼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缓缓抬眸,这才看到了一身红裙的表妹林晚晚,正朝着我缓缓走来,嘴角带着微笑,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