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二百四十八章 谋杀代价

第二百四十八章 谋杀代价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其余的4个人在完全没有受伤,并且没有损失的情况之下,靳岩提出这样的疑惑,那还说得通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他们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程度的受伤,基本上这种伤都是一辈子不可能复原的,假如用这样的代价去谋杀一个人,简直就是荒唐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靳岩这个想法刚刚提出来的时候,就已经被队长李西城给否认了,而靳岩也没什么可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咱们现在该从什么地方开始去调查呢?毕竟就死了赵三儿一个人,其余的几个人都好端端的,凶手为什么仅仅只杀死了赵三儿,留下了4个人?”提到这个问题的时候,所有的人都陷入了沉默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斟酌了片刻,我才说道:“我觉得凶手只杀害了赵三儿,或许有两种可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西城微微严肃的眼神望着我:“说说看你的想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第一种可能性是凶手还没有机会下手,毕竟4个人要同时杀死了他们都需要付出很大的时间,又要抹去了所有的线索,对于凶手来说还是比较困难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第二种可能呢?”大家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第二种可能就是这4个人罪不至死,但是凶手想要惩罚一下他们,让他们都付出应该有的代价,赵三之所以被杀害,也或许是因为赵三做的失而不舍的事情,我们现在只需要查出他们5个人之间有什么关联,或许真相就能够水落石出!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虽然是这么说的,但是事情哪里有这么简单,要调查一个案子的来龙去脉,那可真的是非常的复杂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西城听完了我的分析之后,沉默了片刻,看着大家都没有说话的样子,应该是默认了我的这个想法,当然了,这也仅仅只是我个人的想法,真相是什么还需要去调查才能够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其他人有什么想法吗?”李西城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之后,才听阎栩慢悠悠地说:“叶杨说的的确是挺有道理的,为什么你对凶手的想法这么理解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只是站在了心理学的角度上去分析,我并不了解这个凶手所有的一切,但是我认为应该差不多!”我在警校的时候学过心理分析,虽然不是比较专业,但是多少也能够明白一些很专业的知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就是说你所有的一切仅仅只是猜测而已,背后的真相是什么我们都不知道,现在所需要去调查的一切,也仅仅只是一部分的线索在指导着我们!”提到这些事情,阎栩的脸色似乎更加的严肃。

        的确,她说的一点都不错,这仅仅只是我们自己的猜测,假如要去查真相,需要更多的线索指引着,我们只是靠眼前这些细微的表现是远远不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沉默了片刻,阎栩才收回了神色:“李队,我觉得整个案子最可疑的地方就是刘芳还有她老公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李西城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刘芳虽然现在疯疯癫癫的,但是从理论上来说,刘芳并没有受任何伤,仅仅只是因为这一次的事情而想要跳楼自杀,也是因为对不住自己的孩子,可是刘芳的老公跟孩子如今的消失不见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或许可以这样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阎栩把自己的想法跟大家说了出来:“如果这几个人跟刘芳凑在一起打麻将,当天是他们给刘芳打的电话,导致孩子被烧死,这种情况之下,你们觉得最想杀死这些人的人会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刘芳的老公?”我心里冒出了这样的一个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就是刘芳的老公!”阎栩的眼神也正色了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是我,我会让这些跟刘芳一起打麻将的,每个人都付出应该有的代价,尤其是那个把刘芳约出去的人假如这个人是赵三儿呢?”阎栩眯起了自己的眸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的心里更加的怀疑了,随后把那张信封里的死亡名单拿了出来,就在这时我发现了一个不对劲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往杀手在送死亡名单的时候,都会在信封背后印一个骷髅印,血红色的骷髅印,非常的显眼,预示着死神的来临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这个信封并没有骷髅印,虽然字体模仿的非常相似,但是信封上却暴露了一点,这并不是杀手送出来的死亡名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了!”我突然间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根本就不是杀手送出来的死亡名单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我这么说之后,阎栩也接过了我手里的信封,研究了半天,总算看出了所以然:“大家看这里跟以往的那个信封相比,背后少了一个血红色的骷髅印,也就是说这个死亡名单是假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这个死亡名单是谁发出来的?”靳岩突然惊讶地问道,难道不是那个杀手组织的人在搞鬼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要看杀害了这些人对谁的利益价值最大了,你们觉得会是谁呢?”阎栩的脸色更多了几分从未有过的冷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人肯定就是刘芳老公,都已经这么长一段时间了,还没有出现自己的孩子死于非命,刘芳的老公肯定是想要给孩子报仇,这几个人当中刘芳的老公唯独没有害刘芳,可是现在却消失不见了,真的非常的可以!”林一诺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听闻此言,李西城的神色震了震:“马上加大力度去排查,用最快的时间找到刘芳的老公带回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要是早发现这一个死亡名单不对劲,也就不用绕这么大个圈子了,也怪我们当时只忙着查看内容,而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刘芳还被关在医院里面,每天都有护士24小时看护着,我跟阎栩来到医院的时候,刘芳还在那里大吼大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医生,请问病人的情况怎么样了?”我走了过去打听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种情况之下我们建议你们还是移送到精神科那边去吧,病人的情况非常的激动,每天在医院里面大吼大叫的,也影响到了其他病患的休息!”医生很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阎栩跟我对视了一眼,随后说道:“谢谢大夫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么说来,刘芳并没有在跟我们装傻,有可能的确是受到了非常大的打击,才会变成这般模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