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二百四十六章 烧焦的铁盆

第二百四十六章 烧焦的铁盆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,那孩子就这样被煮熟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阎栩还一副没反应过来的表情,这个世界上当真有如此不负责任的父母吗?

        大妈的神色略带难看的回答:“那可不是嘛,当时我们邻居都要被吓死了,后来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处理的,就听说男的回来把老婆打了一顿,然后就成这样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警,察来的正好,这些事情得好好的查清楚呀!”大妈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该不会是后妈吧?”阎栩觉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绝对不是,当时生孩子,坐月子的时候我还送了一筐鸡蛋过去呢,谁知道亲妈都能够做这种事情,更别说是后妈了!”其实老一辈的人都挺厌恶后妈这个角色,因为他们认为后妈这种角色,大概就是那种都是言情剧里面的嘴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刘芳说来也是可悲,年纪轻轻的就沉迷于赌博而不可自拔,把这么小的孩子就这样扔在家里面跑去赌博,难怪会被男的打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妈摇摇头叹息了一声!

        听完了大妈说这些话的时候,我的目光在看到芳,并没有一丝毫的同情,这女人不是活该吗?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当妈的人就应该要24小时照顾这孩子,更何况这孩子这么小,万一真出什么事情应该如何是好,既然能够心大,就这样扔下了一岁多的孩子跑出去打麻将?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刘芳此时抱着双腿蜷缩在角落里面瑟瑟发抖的时候,阎栩缓步走着过去,蹲在了刘芳的面前,眼神紧紧地盯着面前的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叫刘芳?”阎栩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华,小华,我的儿子……”刘芳抓起了地上的布娃娃,紧紧的抱在了怀里,神色恍惚一直呼唤着孩子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,示意刘芳的脑子可能有些问题,再说受到刺激之后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够恢复的,只怕阎栩现在过问也寻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,还是等到之后再说吧!

        阎栩也明白了我的意思,缓缓站起身,从我说道:“这个刘芳受到的刺激不少,估计要问出什么所以然,可能会很困难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阎队,你说这个会不会也跟黑衣人有关系?”我下意识的问了一句,心里面对这个问题也挺好奇的,难道这也是那个神秘人的手笔,可是我觉得这应该不像是他做事情的方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觉得呢?”阎栩突然间反过来问我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这个问题时,我不禁思考了半天:“我觉得应该跟这个人没什么关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理由呢?该不会就是你自己的直觉吧!”阎栩慢悠悠地问了一句,戴上了手套开始查,看着屋子里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一边检查一边回答:“这个组织里面的人都很奇怪,他们自认为自己就是这个世界上的黑暗审判者,能够代替神明审判坏人,孩子还这么小,我认为杀手不可能会对孩子下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他们每个人都受到了应该有的代价,如果跟杀手没关系,这有些说不通!”阎栩慢悠悠地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话是这么说的,但是我的直觉就是告诉我这事情绝对没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阎队,那你这边有什么好的主意吗?”我正查看着整个房子里面的摆设。

        发生了这件事情之后,刘芳的老公人就消失不见了,那再有孩子的尸体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!”阎栩淡淡的回答了一句,然后提步走进了卫生间,我也跟了过去,刚进卫生间的时候,阎栩的脚步顿时僵硬了几分,于是捂住了自己的嘴巴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,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,那是一个烧糊了的大铁盆,盆底黑黢黢的,但是能够清晰的看得到盆里面已经烧熟了的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肉粘在了盆底根本就抠不起来,看上去真的非常的可怕,难以想象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这么小的孩子就坐在火炉上被一点点的给烧死,然后经历着常人都无法经历的痛苦。

        阎栩紧紧的皱着眉头,脸色十分的难看,浴室里面虽然还留着这个烧死了孩子的盆,但是并没有看到孩子的尸体,可能孩子的父亲已经去处理这些尸体了吧,我心里是这样想的!

        “太残忍了……”阎栩忍了半天之后才说了这么一句话,的确是非常的残忍,像这样的画面我都没法看下去,不知道当时这个孩子经历痛苦的时候,她的父母都在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母亲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当我跟阎栩还在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,门外突然传来了刘芳的一声尖叫声,于是我立马冲了出去,看到刘方正从楼上的窗子打算要跳楼自杀,而我当时没多想,赶紧以三步并作两步的速度跑了过去,一把抓住了刘芳的胳膊。

        刘芳的半个身体都已经悬空了,我紧紧的抓住了她的两个胳膊,阎栩也跑过来帮忙,刘芳看到我抓住了她的胳膊之后二话不说低头就咬在了我的手腕上,疼痛的感觉让我就紧了眉头,但是没有想过要放手,我只要一松开手,刘芳掉下去那不得摔死?

        “抓紧了!”我低声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阎栩也赶紧冲过来帮忙,以我们两个人的力量费了九牛二虎,这才把刘芳给拖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吧?”阎栩扭头朝着我看了一眼,望着我血淋淋的手臂,忍不住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先是倒吸了一口凉气,当然不能够在女人的面前表现出柔弱的一面了,于是便大大咧咧的一笑:“没事没事,不过就是被咬了一口而已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芳寻死觅活的要撞墙,阎栩只好用手铐把人给铐了起来:“少在这里寻死觅活的,关于这个案子还没有查清楚呢,要死的话等案子查清楚之后你再死绝对没有人拦着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芳在这里鬼哭狼嚎地也是吸引了不少邻居的注意,但是大家都对她指指点点,似乎对于刘芳平时做的那些事情,邻居都是有目共睹的,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大家也只是心疼那个死去的孩子,并没有任何人同情刘芳这样的女人。